球王巴乔从天主教转为佛教的原因:没有佛教,我可能是个打铁匠

从6月13日的揭幕战开始,2014年世界杯即将在这个夏天制造新的疯狂!铁打的球赛,流水的球星,但“辫帅”罗伯特·巴乔的独特光芒却让人难忘——退役已10年的巴乔,20多年前就已是虔敬的佛教信徒:“如果没有佛教,我现在可能正在卡尔多尼奥和父亲打铁,或者更糟,沉迷于吸毒或其他恶习中。”

不久前,罗伯特·巴乔在都灵出席了日本创价学会佛教中心的落成典礼。巴乔说:“这次我不是来这里谈足球的,我来这里是因为我信佛教,从20多年前我就开始信教,而佛教对我帮助很大。”创价学会的主席池田大作就是引领巴乔信佛教的导师。1967年出生的巴乔是意大利球迷以及中国球迷非常喜欢的球星,自从2004年退役之后,巴乔就开始过着“隐居”生活,很少在媒体露面。如今47岁的巴乔已经是满头白发。

0828-5-1

从天主教转为信佛”

罗伯特·巴乔在其出版的自传《天堂之门》里,介绍了自己学佛的经历:“1987-1988年赛季,我在佛罗伦萨踢了27场比赛,进了6球。我的进球比较少,主要是伤痛作怪。我很少参加训练,上场比赛时往往10分钟后就精疲力竭。我在这个困难的时期开始信佛,这并非偶然。

“1988年元旦对我是个有象征意义的日子。这是新年的开始,也是我新生活的开始。元旦清晨7点半,我敲响了毛里齐奥的家门。他是我在佛罗伦萨的一个朋友,他是佛教徒,一直劝我皈依佛教。

“我原来是天主教徒,小时候常去教堂做弥撒,但我对天主教的信仰并不深,当我停止做弥撒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我的一个习惯罢了。在毛里齐奥的一再坚持下,我对佛教产生了好奇心,开始羞羞答答地到书店找一些佛教书籍看,最后在1988年元旦决定试一试。

“和许多人一样,毛里齐奥通宵达旦地欢度元旦,3个小时前才上床睡觉。他睡眼朦胧地开门说:是你啊,出什么事了?我回答说:我必须开始信佛,现在,立即,如果你现在不答应,那就算了。

“毛里齐奥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他说:‘你疯了,应该把你绑起来。什么时候不行,偏偏现在?你脑子里有魔鬼吧。’他当然没有拒绝我的要求,就在1988年元旦寒冷的清晨,我揭开了人生新的一页……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停下。我每天至少打坐念经2次,每次至少1小时。在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我都从不间断。”

佛教教我不断挑战”

“佛教的基础是革命性的,讲因果报应,每个人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负责。当年受伤时,我经常问自己的问题是:‘为什么偏偏轮到我?’佛教让你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人生就是苦谛。我身上伤病很多,很容易产生停止踢球的念头。但后来我明白了,生活就是挑战,佛教则教我不断地挑战。

“佛教让我寻求觉悟,给我力量,帮助我避免迷失。举个例子吧,我在维琴察儿童队时,我们踢得很漂亮,有时会有千把人来看比赛,但最后踢出名堂的只有我。数年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消息,我当时的一个队友因为吸毒而被捕。我很痛苦,为了这个朋友,也为了自己:又是一个人迷途了,而我未能帮助他。

“迷途是容易的。如果没有佛教,我现在可能正在卡尔多尼奥和父亲打铁,或者更糟,沉迷于吸毒或其他恶习中。”巴乔的绿茵生涯是坎坷的,可谓几起几落,但他并没有消沉和堕落,反而意志更加坚强。”

佛教教我变得善良”

巴乔颇有感触地说:“佛教教会了我许多东西,佛教你变得更加善良,使你处处为他人着想,让你对自己的有更清醒的认识,佛教同时教会我对自己更有信心。内在的精神修炼使我的精神彻底放松,使我精神高度集中。信仰佛教使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佛教还教我如何克服这些缺点,战胜自我。”

巴乔的佛教引路人德尔波里尼说:“有一点可以肯定,信佛教、静思修炼使巴乔很受益,这不仅对巴乔从事足球运动有所帮助,而且对巴乔高尚人格的形成也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0828-5-2

0828-5-3

佛教教我发挥潜能”

巴乔认为,佛给了他很多启示,激发出他的许多潜能。他说,男人就如一座冰山,你最初看到的仅仅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那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大的潜能则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现在我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力量、能量、集中精力、热情、创造性等,将自己的所有价值都体现出来。他还举出意大利伟大诗人但丁作例子,但丁当时的处境极为艰难,可他却把这种痛苦转变为动力,体现自己的价值。

正是有了这种精神力量的支持,巴乔总是能以一颗平常心对待逆境,把压力变为动力,从来不对自己失去信心。不少球员一旦受到挫折,便失去信心,从此一蹶不振,像一颗流行一样消失了,巴乔则能冷静面对挫折,相信自己。一次次事业坎坷并没有使巴乔对未来失去信心,他相信,自己一定能东山再起,再创辉煌。正是这种信心使他受益匪浅,成为近10年来世界足坛最受爱戴的球星之一。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64f18960101iux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