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力、表演

0829-22

泰•锡度仁波切

翻译:贝玛秋顿

摘自《相对世界究竟的心》

一、创造力

知识的十个向度中的两个——创造力及医明——是可以直接利益他人的,它们意味着照顾他人。创造力排第一位,乃因透过创造力,我们可以学习到许多善巧技能,它们可以应用到其他向度的知识。制作的艺术或创造的艺术,能够帮助他人,因为它与和谐的产生相关,它可以是一种实物的创造,也可以是一种结合了物、思想、人的创造。创造可以利益他人,也可以帮助我们自己的生活,诸如:由绘图中可引发创造的灵感;壶的制造可以利益日常生活;秉赋具足的老师可以传递知识。

完美的型是完美创造,然而完美是有等级的。究竟的完美是以最精湛的方式表现出宇宙。研究制作艺术的目的是要学习如何创造,那是一种洞察力的显现;也可以说是透过相同法则,将大宇宙以较小型式模仿表现出来。勤勉的学习与实证,使学生们有能力将手边的每件事物做得完美。完美创造的基础是一种对和谐与平衡的真实理解,而完美创造的动机则是做出有意义的、确实必要的事物。

仔细观察人身,人的脸、外型、身高和体型,外表看来都是相当平衡的,各部份配合的似乎一点不多,一点不少,这意味着人类具有好的平衡的因,如你所见,因与缘带来了某个程度的和谐,就会令人看起来很愉快。当你欣赏一处风景,若它的色彩活泼,展现自然的美、气候温和、处处生意盎然,这正是良好平衡的因的展现。银山(Mount Kailash)和心灵湖(Lake Manasarovar)就是完美平衡之自然景观的实例,正因为这完美的安排,数千年来,印度教及佛教徒皆视此地为圣地。

生活情境中一些自然的规律性,这些都反应出缘的和谐性。这个道理同样可以适用到创造的各个层面,不管它们是属于哪一类的活动。创造地学习——学习如何具体创造出东西——意指学习什么东西需要平衡,如何依照宇宙自然运行的法则来达到平衡,了解这些原则,对于制作任何东西都是重要的。

制造一件陶艺,你需要下列元素:用泥土来塑壶;用水来搅拌、塑形;流动的空气;有一个工作的空间;然后以火烧来使其永久定型。你必须知道你与这些元素的关系,以及这些元素彼此间的关系,如此,你才能依你的技巧与知识去创造出东西。如果你的知识是完整的,那么你将可以使每个部份都达到适度的平衡,而创造出一个完美的杰作。所创作之物体的功能是什么,将是达到适切平衡的重要考虑因素。你可以制作一个完整的壶,但若你不窑烧使其定型,那么它的功能将变得很有限。如果此壶是用来盛水,那么就需要烧之以定型,否则一盛水就溶散了。所以,元素间需要平衡,欲达到的功能方可实现。

一位艺术家的目标与态度,组成了他的创造活动。以画家为例,画家在作画之前必须先在脑里布局,先想好某个脸部要怎么画,他也可以不先想好布局就作画,如果他的意图是即兴成画。画者的动机与态度构成了一个实体环境,以适合他去完成绘画。不论他用的是画布或其他材料,水彩笔或颜料等等——不论他需要什么——都会依作画者工作背后的动机达成平衡。不论艺术家心中是有确切的目标或即兴的,他清楚地希望的是什么,然后才依他希望达成的目标去平衡一切。若他能成功地平衡一切,则他必可完成一件杰作。

创造意谓着材料及创作当下有一种特别的互动。譬如:当你想创作一幅字或一幅画时,备妥了所有工具之后,你会让自己的心先安定下来,让心变得清明。然后,你见到你所欲创作之作品,于是将它创作出来。有时候,只是在纸上画一笔,在纸面所提供的空间中作个简单的投射;有时候,可能更复杂一些。有时候,在创作的过程中,原先的构思变掉了;有时候,可以全然地创作出如原先构思的作品;有时候,只是开始创作,然后观察会发生什么事。创作就是在那个当下的展现、签字、手印。

创造力是一种天赋,它来自于过去多生多世,来自于儿童时期,来自于本能,和来自于学习。创造力可以由蕴育而得,各个领域中有杰出创造力的人,都是在该领域中蕴育了生生世世而得。蕴育创造力必须做一些准备。首先,必须对该领域产生兴趣,然后还要去了解它。其次,当了解该领域之后,甚至在了解与学习的过程中,沉浸其间是重要的,这沉浸必须来自内心创造的欲望。此人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沉浸的快感,而且会有欲望去完成某些有意义的事,做这些的动机若只是为了赚钱,则不是一个好的动机。再其次,创造者必须具备创作的技巧,有些人天生具备这些能力,有些则经由严谨的琢磨方法而变得技术高明。真正的大艺术家,都是集技巧、天赋和灵感于一身,那是种特别的秉赋,是多生多世蕴育来的。在蕴育创造力时,沉浸和灵感是最重要的事。若有位天赋异秉的艺术家,已发展出了洞察力、清明、和持平的心。那么,他的艺术工作将可表达出一些伟大的展露,使观赏者获得一些影响。若艺术家的技术已经达到了悟的境界,那么他的创作工作将带来更多的利益。完美对称的展现,正是究竟的心在相对世界中的自然展现,它相当具有启示性,且可以协助相应者晋升到另一个了悟状态。喜欢艺术的人们,在参观博物馆时,可能有过类似的经验:一件特殊的绘画或艺术品,将使他们对事物产生不同的觉受。他们会一再回去看同一作品,因为从这作品本身散发一有益的影响。这就是一件杰作的力量。

创造并非局限于工艺品或艺术,发明家和研究者的一些重要发现,也是他们创造力的发挥。他们将创造能力的焦点放在增高效率、治疗疾病上,而非绘画,譬如爱因斯坦(Einstein)以数学和物理来解释事物之运作。这类的创造力,通常将复杂的东西简化,得到简单而可理解之形式。更重要的是这些发现与发展,可以改善人类的生活条件,带来大家的福祉。这类创造力可影响人类的基本需求,如食物和住所,它带来便利,简省了许多的时间和劳力,诸如个人电脑。

大约一千年前,在西藏有个人具备这类创造力,他的名字叫做唐东加波(Thangtong Gyalpo),他想用铁来造桥。西藏是多山的国家,有许多大川,人们想尽各种办法来造桥,但都很危险,因为材料会腐朽。唐东加波发明以铁链来造桥,有些他当年在西藏和邻近王国建造的桥,到今天仍在使用,譬如在四川省境内的康定及塔次多(Tartsedo)。他在他的时空是位有创意的创新者。

今日我们所见到的发明,在过去连想像都想像不到,除非是极特殊的思想家。电视机就是现代平衡创造的结果,所有相关的元素、工具和技术,以这样的方式组合之后,不必透过电线或可见的连接物,我们就可以在播放者与接收者之间传播影像及声音。电视是科技领域内的一项伟大杰作。

有效的掌控环境,也是一种创造力,因为于此同时,它意味着能控制宇宙的奥秘,而且为了保持我们这个世界的美丽与和谐的完整性,就必须让它处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使我们的世界维持在美好状态的法则,一样适用于经营一个工厂。大量生产,必须仰赖每一个工作岗位上的人,完成他那部份特别的工作,然后才能一一组成而得到最后的产品,这是平衡法则在科技与组织上的应用。这在有上百名员工的汽车工厂或是在小乡村内的工业亦然。

最古老的创造力之一,也是一种永不过时的创造力,那就是养育小孩。一个好母亲,不是偶然可得的;养育是一种艺术、是一种技能,要慢慢发展的。母亲不仅是生育小孩,她不仅照顾孩子身体的成长,同时也照料孩子语言及心智的成熟。依佛教的观点,养育小孩是一种创造能力,它的意义远胜于生物的生育,生育犹如本能,遍存于所有的生物,它毋须特别的秉赋就可以完成。一个有能力的母亲,具备了仁慈与智慧,她以平衡的态度来教养她的小孩,使他们成为一个适应良好的人类,并在长大后也懂得平衡运用他们的天赋。正如同母亲在帮助孩子成长,孩子也在帮助母亲成长,母性的形成与人类的历史等长。如此说,并不是要否定这原则不能以其他方式在其他地方化现,只因为人类是与我们最息息相关的例子。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当母亲的创造力与小孩的创造力聚在一起,达到平衡时,完美的小孩就在这和谐的互动中长成。当然,养育小孩的还有父亲、家庭、朋友、老师等等的参与,当他们影响及协助一个小孩长大成人时,这些人都有很好的机会去发挥创造力。

当自然法则应用到艺术品时,是依循艺术家的心灵目标来达到,任何事物都可以被表达,可以是洞察力,可以是画者的心情,可以是清楚的数学定理,或以家庭为例去塑造环境。无论是任何形式的创造,都是创造者就手边现有之元素,以善巧之平衡技能,将创造者清楚的目标,投射出来的结果。

透过学习如何做出和谐的作品,一个人可以掌握创造的普遍性原则,因为不论在大宇宙或我们个人的小环境中,创造的法则与程序是相同的。创造中的任何动作,都在其自身本然形式中,就如同创造整个宇宙一样。那意谓着个体可以持续掌握自己训练有素的领域中的创造,直到他达到超越所有创造的限制而了解真理为止。这是运用相对世界,达到究竟的心的第一种方法。在科学与科技的领域里,科学家与发明家的梦想,就是要发现与运用宇宙的秘密,以及为什么事物以其既有的方式存在。掌握创造力,可以引导个体去了悟全部事物的奥秘,就在每件小事物之中。此掌握与其显现的真理,正是创造的究竟目的。

二、表演

将声音与动作结合的知识范畴,就是表演,在藏文里称作“度格”(DOGAR)。“度”有“唱”和“重覆”的双重意义;而“格”则指“肢体动作”。表演包含了语言表达、姿势、舞蹈和音乐,表演的目的,是要以身体的形式来表达,即声音与身体动作。

表演可以是原创的、承袭古典的,或是遵循艺术的原则自发的即兴之作。表演的特殊性,是它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达到很多的沟通——生命中的特殊事件或是某一段历史。它不限于生活中的故事或传说,或是生命中的某段特别时光。它可以是描述千年的历史,也可以描写一个下午的种种。它也可能只是个假想的情境,在现实生活里根本不可能发生。不论是很世俗的事件、是遐思,或是很殊胜的真理,都可能是表演艺术所要表达的主题。

以马哈嘎拉舞(Mahakaladance)的表演做一个例子,它是在寺庙里的表演,常与法会祈求仪式或是荟供(puja)连结在一起。因为是一种敬神的舞蹈,所以与一般人所研究的表演艺术不同,不过有许多基本原则仍然是相同的。马哈嘎拉舞的表演是有多重目的的,第一项就是禅修舞者的禅修,是依据马哈嘎拉荟供的法本仪轨来进行,当他起舞时,舞者也就溶入而成为荟供的一个特定部份,马哈嘎拉舞一般都是由僧众来表演的。

马哈嘎拉是慈悲的愤怒尊,任何一种马哈嘎拉祈请仪式的目的,都是想要克服染污及负面的事物,这是种最强而有力的方式。观众席中若有人了解祈请而且修行高深,则可以在精神上与舞者同步,舞者自身是透过姿势、舞蹈与吟唱来表演修行的。至于跟不上舞者的世俗人们,在参与的过程里也可以获得荟供的加持,使他们得以克服障碍。参与者只要发心正确,即使不会作禅修,也同样可以获得马哈嘎拉的保护。这类形式的宗教仪式,同时可为环境祈福,使它转化成保护者马哈嘎拉的曼达拉(Mandala)坛城。曼达拉是指马哈嘎拉所保护的、净化的空间。这个舞蹈清楚的界定了舞者与观众所在的清净空间。

宗教仪式里的舞蹈,是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的,领舞者通常是穷其一生的精力从事此艺术,一个舞者通常需要经过许多年的练习,技巧方臻精练。表演的僧侣,必须学习各种样态的姿势和动作,而且还要能与进行中之荟供的多方面同步,例如音乐、吟唱、法本的意义,和观想等。舞者必须很严密的遵行马哈嘎拉荟供的法本,它是源自于密续里实修的法本。每一舞步和每一舞姿,在每个大庙宇里都依其对马哈嘎拉密续修行法,有各自传统的解释,而进化成特殊形式。舞者的装扮衣饰,也都是依据法本所载及传统西藏的肖像来穿戴的。例如缎袍的颜色和型式;手工制的面具,如保护者、动物或其他于荟供所观见的造型;舞蹈中所用的象征饰物,这些都不是偶然的,而是承袭古代宗教及艺术的传统而保留下来的。

在每一个舞里面,舞步的位移与顺序,也全都是参照法本而循序安排的,第一节的舞是为当地祈福、以做好准备,并迎请伟大的保护者,这段舞是由“强朋”(champon),也就是领舞者来跳的,他的穿着是密续里的“黑帽”(black hat)服饰,接着的一节是马哈嘎拉及侍从的到临及迎请。代表着马哈嘎拉及马哈嘎利(译注:Mahakali,即女性化身的马哈嘎拉),随从行列里的次要护法及动物的舞者,带着彩色面具及镶边缀饰进场。之后的舞蹈显示着马哈嘎拉清除了所有负面的障碍。障碍是以一个小的塑像来代表,舞者用仪式中的法器象征性的将其破坏,此法器是代表专属于马哈嘎拉的特别武器。当染污被降服之后,观想一切化为虚空。接下来的舞则是向保护者献供。结尾的舞,则是对马哈嘎拉的赞扬与讴歌。此外,还有些舞者扮演其他角色,也都参与在这节目里,如坟场的大师(Cremation Ground),四方的本尊,鹿或其他神圣动物,或是护法等等。虽然,这些象征,各寺庙依其不同的习俗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基本的仪式仍是相同的。

法会之舞的作用是多层次的,它用动作、音乐、色彩、时间,和空间去演出在身体层面的舞剧,而于此同时它也进行了深刻、精密的心灵修习。法会之舞是另一种融合身、口、意的方法,以表达及经验究竟的真理。心灵训练或曰禅修,与身体世界两者间的和谐,是这实修的根本。

不含宗教意义的表演也是有价值的,它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影响人们,依各种音乐及表演而异。在西藏和不丹(Bhutan),一般人也会跳一些不含宗教仪式的舞蹈,他们有时候会选择与佛教故事相关的主题,或是与寺庙里的舞蹈相似的主题,也有些是以凌格萨(Ling Gesar)的事迹为主题,他是传说中的国王,其伟大的功绩成为很多西藏歌谣的主题。

要成为技艺高超的大师,有很多条件。就像其他领域的知识一样,杰出的表演是需要努力与天赋皆备的。虽然每个人都拥有潜力去表现各种技巧,但是由于因缘的种种条件,以及一世的有限生命,有些人的能力是比其他人更容易发展和表现出来的,如果某人具有优美的体态,又有天赋善用肢体语言、舞蹈及音乐,他就有机会在表演艺术里发展出伟大的技艺。至于需要花多少时间,就要看他的天赋、钻研领域的难度、和老师的知识而定了。要使一个人的能力有最大的发挥,最好的方法就是追随着一位有经验的大师。透过大师的教导,学生有机会经由他自己的努力学习,使能力得到最大的发挥,大师仍有能力融合过去数百位伟大艺术家的智慧,学生们浪费时间的机会较少。在寺庙里,资深的舞者常常是年龄已高的人,他们跳舞和研究舞蹈都是从少年时代就开始,而且,他们一生中大半的时间都花在教导学生上面。八蚌寺(Palpung Monastery)的领舞者有八旬之高龄,但他仍然肢体轻巧灵活,像他这样年高德邵者,又拥有舞蹈的传承,在僧众社群里受到高度的尊敬,因为他们有丰富的传统艺术资源。

音乐在表演当中占有相当的角色,其发展已有长远历史,是达成、经验和传递完美声音的一种途径。音乐在印度的发展颇受重视,与此主题相关的梵文法本,后来被译成藏文,成为藏文的原始资料。说明声音在表演中如何达至其影响力及净化力的故事,始自默汗(Mughal)王朝的国王阿卡巴(Akbar)时代,著名的乐师唐山(TanSen)。首先,要能记住音乐里的各个元素,以及它们彼此间的关系,这一点与其他学门的知识一样,是非常重要的,注重一天中不同的时间,或在不同季节里,及与这些元素的相应关系为何。古代有些“热歌”(ragas)或称旋律,能引出这些基本特质,并且是要在特定的时间来演奏。

有一次唐山乐师被阿卡巴召唤到宫廷中,示范伟大的音乐艺术。在准备阶段,未点燃的灯被放置在大厅的四周,这时大师被号令开始表演“热歌帝帕卡”(ragadipaka),即“灯的旋律”,意指“火”这个元素。他是如此有技巧,使得所有的灯被他的表演点燃,故事继续往下发展,他继续表演以致热力开始燃烧他自己,这时候,只有唤来他妻子(也是一位高明的乐师),她唱一首雨季旋律,而且果真成功的降雨,然后唐山才获救。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位大师所能达到的水准,他能在表演中驾驭元素和表现完美的声音。

长久以来,在印度音乐被用来引发一些特别的感受状态,那种气氛正如诗所表现的一样。音乐更进一步的目的,是要透过声音带来有益的影响,不论是在身体层面成心灵层面。完美的声音可以引发完美的气氛,在完美的气氛,完美的时刻可能化现出殊胜的意义,也可能只化现出普通的意义,这完全要看个人的深度与音乐本身的深度而定。每一种声音都可以营造出一个环境,而且以某种方式影响环境中的每一个人。

音乐是世界共通的语言,它能同时在许多层次与所有的众生沟通,终致连贯了相对世界通往究竟心灵之道。成功的音乐家有此能力去表现当下最适切的音乐,所以这时候音乐可以发挥它想要达到的有力的效果。任何人不论是聆听西方音乐或东方音乐,特别是在听一位伟大艺术家的表演时,他能经验到一些特殊的感受。即使某位秉赋优异的音乐家,只是在演奏一段普通的音乐,其声音本身都可以对心绪产生相当大的影响。由这普通的经验,可以瞥见音乐的深刻潜力。我们不难想像当我们在聆听一段完美的音乐时,而且是经过多次乃至数百次修正的音乐,我们所将受到的震撼力会有多大。

声音在表演艺术里,被适当的与动作结合,因为声音是依每一动作而生,且声音本身就是一种动作的表达,所以,当戏剧与舞蹈被完美的演出时,对观众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力,这种表演艺术不是只局限在舞台或电视上,事实上,人在一生中的每一个举止也都是一种表演,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小事,都与每个人、每件事关连在一起的,这些都是整个大表演中的一部份。透过日常生活中的创造,我们都有机会、有能力去发展表演技巧。透过凝炼我们的遣词用字、我们的手势,和我们的动作——所有我们生活当中塑造环境与气氛的方法——我们能发展出生命中无与伦比的表演。它是种可行的方法,使我们成为生命中的大师,以及使我们的生命成为杰作。

文章来源:http://ddks.zgfj.cn/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435&id=125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