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信心花朵缤纷陈

澳洲学员圆菩

 gjfxw

《雪域光芒》中有一篇《转经轮》,讲述了一位从城里来的女居士,渴望得到上师转经轮的故事。文章中女居士对出家师父说:“如果我能得到上师的转经轮有多好啊!我天天转它,就和上师天天在一起了。”有那么一天,在某个猝不及防的时刻,她的愿望实现了。这如同梦幻般的时刻深深打动了我,我渴望这种时刻降临在自己身上。然而这个念头生起时,自己都觉得可笑,此愿遥不可及。我无法前往喇荣,就是去了那里,也未必有福报见到上师。见与不见,上师都在那里。不是么,我用仓央嘉措的诗歌安慰自己。我想自己能做的就是努力闻思修行,将来可以有能力饶益自己,饶益有情。

香港世青会之行,因父亲突如其来的车祸未能如愿,我仍用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安慰自己。上师是菩萨的化现,对众生的慈爱,如月光般没有偏私。可是,上师您知道吗,我是多么渴望得到您的加持品!上师是佛,是全知,于我,您的加持品就是稀有信心,就是菩提心,就是和您在一起。

上周日,我参加了墨尔本发心师兄们的聚会。发心不易,同行道友聚在一起,总能感觉到上师三宝特殊的加持力量。聚会中得知,有师兄供养出此次世青会上师亲自加持过的白珠红绳挂件,这为聚会增添了许多欢喜。可惜加持品只有两件,机会渺茫,我略感无奈。马上转念,得与不得都要欢喜,都不应该影响心的安住。因为师兄们多,用抓阄的方式。我抓的时候心里默默发愿,今天无论是否得到上师的加持品,我都要努力闻思修行,努力发心,报答佛陀、报答上师的恩情。虽是一瞬间的念想,打开纸条,上面却赫然写着“有”。这梦幻的时刻突如其来时,令我眩晕,如同从天而降的舍利花。上师的的确确什么都知道!每个人内心的想法,他都了然。

当时为了提高自己的中奖率,居然建议圆度师兄不要参与抓阄,师兄同意了。圆航师兄是我们的学长,他主动放弃了抓阄,我想一定是师兄们特意把机会留给我们。我能得到上师的加持品,师兄们是助缘。圆度师兄走后,我很不好意思地对她讲,这次抓阄对她不公平。师兄却回复说“我早已得到特别大奖,想知道是什么吗?”我说想不出,她答:“《入行论》法本。我们只要报《入行论》组的师兄,每个人都得到了大奖啊,对吧?其实上师讲的法比什么都殊胜。师兄,你也得到的呀,一样都有的。《入行论》的法本不是特别大奖吗?”师兄的话,立刻点醒了我。

此生于我,已是无比幸运。我的前半生,活在暗无天日、贪嗔痴的轮回大海里浑然不觉。在家庭的无私支持与关怀下来到菩提学会学习,与法王如意宝、上师堪布这些大善知识结缘,找到了一条开显解脱道。在这条坎坷崎岖的修行路途中,不仅有众多同行道友,更有发心师兄们一起并肩努力。在这里,我得到了师兄们太多的关心和爱护,我收获的太多太多,它们已悄然珍藏在我的心里,让我时刻都觉得和师兄们一起行走在佛陀的光芒之中。

如今每晚青灯旁,伴我入眠的必是上师教言。在这些不可思议的上师金刚语中,我常常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光明和加持。当一个人内心开始渴望挣脱黑暗的无明之网时,也许就是接近光明菩提行的开始;当我不断地思索,不断地在生活实践中反思并修正自心时,也许就是接近融入上师心滴的时刻。这一刻,即便跨越了三千里地九霄云,跨越了生死世纪,上师怎能不知道我的心呢?

感恩佛缘师兄家的聚会,茶香饭香,皆源于佛陀上师不共的加持;师兄们的欢声笑语,乃至举手投足的瞬间,皆是内心生起的稀有信心之花。

愿常相依聚,喇嘛钦!

2014-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