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心是最大的修行

——第四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澳洲菩提学会发心人员交流会发言

圆教

gjfxw

顶礼上师三宝!

“发心是最大的修行”,这句话是2014年2月份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跟几位世青会国内发心道友开会时说的。

今天我们为什么会聚在一起?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而我的发心,是为了能在今天的交流中,跟大家一起忆念上师恩德,真诚地共同发愿生起菩提心,力所能及地承担佛弟子的责任。

在轮回中,每个佛弟子最幸福的,莫过于跟上师相遇的那一刻。当我们在香港亲眼目睹上师此生如此宏大的弘法利生事业和功德,做为弟子,我们感到内心无比欢喜。当看到上师度化众生无有疲厌,我们发愿随学上师。

去年我以海外参会人员的身份参加了第三届大会。今年的大会中,除了前期筹备工作,会议期间,我的主要工作是参会外国嘉宾接待。目前我在上海,是12年第一届加行组的学员。

对于怎样学佛成就最快,《雪域光芒》(又名《行者随笔》)中提到,上师仁波切意味深长地回答说:边闻思边修行边发心。这句话我们一定要仔细领悟。

那么,在修行中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菩提心。为什么要发菩提心?不谈别的,仅仅因为我们的发心就是缘起。上师的事业,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缘起而多了一份顺缘。有了正确的发心,上师的加持必将融入我们佛弟子的心。

回到半年前,当我们急着寻找大会的外国主题演讲嘉宾时,澳洲圆中师兄推荐了几位候选人信息,这是缘起。最后上师从里面选了一位。当这位嘉宾在香港问我,为什么找他来演讲,我看到圆中师兄就在近处,承担着保安工作。后来,我将圆中师兄直接带到上师面前,表达心里的感恩,当时圆中师兄很害羞。尽管上师、嘉宾、圆中、我,都是独立的个体,但我们却有着某种关联。这种关联看不见摸不着,清清楚楚存在,但也消失了。

此次大会嘉宾崔维成教授是国际顶尖的深渊科技科学家,蛟龙号第一副总设计师。2013年8月,我在某个杂志上看到对崔老师的采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谁想到日后能跟崔老师认识。在本次世青会筹备过程中,由于美国的圆优师兄推荐了他,我跟崔老师取得了联系,他欣然同意出席本次大会并发表演讲。

他这么一位富有名声的大科学家,却是如此的清净。他跟每个人都能聊很久,都很用心。有次在上海我们听完上师的讲座,告别时发现他居然没有车,他的交通工具是地铁。

到了香港,他对所有的参会人员,说出了自己年轻时立志出家的故事。他说:“李叔同就是我的人生楷模,我今后要走的就是他这条路。我给自己的人生规划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做学生,第二阶段是学者,第三阶段就是出家人。李叔同是用艺术展示他的第二阶段人生,我则改用科学。”言辞铿锵有力,无数人为之感动。

他还对我说:我要做一个成功的科学家,将来我出家了,曾经的科学家身份可以影响很多人。刹那间,我的内心又被深深地震撼了,似乎感觉到无量众生都变成了菩萨。崔老师是科学家菩萨,佛菩萨示现的普通人、和尚、猪、妓女、鬼等也是可以做菩萨的。

崔老师是立志出家的科学家。大会还有一位嘉宾Alex,他是西方人,快70岁了,哈佛大学博士毕业,在印度研修佛法长达29年,现在致力于佛法在全世界的弘扬。嘉宾深厚的佛学学术功底让人佩服,上师对他的演讲也很赞叹。

问问我们自己,人的一生有多少个青春的29年,可以像Alex一样,甘之如饴地为佛法付出?上师一直说,要长期闻思修行,上师是我们的榜样,Alex也是。

Alex没有出家。他说:如果我出家了,穿上僧衣,就代表佛教的立场。我不出家,这个世俗的衣裳让人感觉我是中立的,更有利于我在西方传授佛法课程,促进不同宗教和文化的沟通交流。虽然他的回答跟崔老师不一样,但他们却有同样的发心。

上师的主题演讲题目是“你也可以是菩萨”,在翻译这个题目时,师兄们用了might、could等词语,法师最后说“ You can be a Bodisattva”,语气肯定。《入行论》云:“生死狱系苦有情,若生刹那菩提心,即刻得名诸佛子”。是的,从发心的那刻起,我们就是菩萨。

我听说,澳洲杨潇、明慧师兄清晨五六点飞机落地香港就赶到教育学院。还在吃早饭就被人叫到名字,赶紧扔下碗筷去搬物资,拿易拉宝、分发物资、布置签到场地。还有佛源师兄,他是被紧急调入会务组监控小组的。自进入监控组后,他一直在默默发心,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圆增师兄从很早之前,就一直在管理世青会的facebook,做大会宣传,后来又在同传组发心,出色的表现受到一致肯定。记得大会第一天中午吃饭,香港合作方的嘉宾都在说,同传义工来自很多国家啊,言谈中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大家无法想象,上师对同传组有多么欢喜。

菩萨离我们很遥远吗?一点都不。看看我们的上师,看看身边的发心道友吧。佛法跟世间法相违吗?一点都不。用清净心,无私的心,用佛法的智慧、慈悲和善巧方便去做任何一件事,世间法可以成就,佛法也可以成就。

发心的师兄,可能没有太多时间闻思修行,没有太强的佛法理论知识,没有奇幻的觉受,甚至没有各种奖励和荣誉,反而会有很多磨难和违缘。但终有一天,他或她将渐渐靠近闻思修行的果,那就是——降服自心,利益众生。

话又说回来,发心其实并是一帆风顺的,我也有过很多烦恼。我选择祈祷上师,将所有的烦恼放下,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从不怀疑自己的能力,更不能让任何困难和烦恼阻碍自己的发心。在发心中,我学会了善巧方便处理各种问题。

这里,分享一下我向圆亚师兄(前欧洲菩提学会会长)讨教到的经验:如果是自己做得对,就要坚持;如果别人做得对,就要祈祷让别人成功,并衷心随喜;如果决定不了,就要向上师三宝祈祷加持,无论是谁成功。

还有一件鲜为人知的事,在大会开幕前1个半月,因为因缘的变化,我们紧急更换了一位主题演讲嘉宾。被我们推掉的那位嘉宾,当时已经与我们联络了3个月,并提交了全文演讲稿,我们也已经进入了给他出机票的倒计时。我带着惭愧心,带着道德性、批判性的心,有一个晚上没有睡着。我真的不希望他接受如此无常的消息。

“真诚地想要修持佛法的愿心……,不是希望被人认为是个‘好人’,当然更不是想要让自己不快乐,或成为一个‘坏人’。真正想要修持佛法的愿望,来自于达到证悟的渴望”。做为上师的弟子,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背上师的教言。作为世青会的发心人员,我们依教奉行,给嘉宾诚挚道歉,发了拒信。

作为凡夫的我们,在发心时有疑虑、担忧、害怕、难为情、欢喜、悲伤等等心态,是非、对错等道德性观念,是非常正常的。但当我们以强大的决心克服重重困难,来到世青会,在上师的加持下,一切都不再那么困难和重要。当跟上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只会发愿:永远跟上师在一起。关于跟上师相处的点滴,可以讲很多,这里就略去了。

上师是太阳,他智慧和慈悲的光芒照耀每一个人。离开香港回家后,我越来越想念上师,脑子里浮现的大多是上师的音容笑貌,威严、温和、幽默、微笑、疲惫,各种神情栩栩如生。尽管上师不在身边,但上师给了我心灵源源不断地启发,这是在世青会发心过程中,我得到的最重要的财富。我所修的加行十万皈依,不再是机械的,而是充满着思念的眼泪。

来自澳洲的圆增、杨潇、明慧、佛源、圆中、圆怀几位师兄,他们在本次大会中都出色地、圆满地完成了发心任务,我经常听到国内其他发心师兄们赞叹他们。澳洲菩提学会这么多年轻有为的师兄加入发心队伍,这是多么好的缘起!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的道友加入,在澳洲菩提学会以及上师的其他各项事业中发心。我们要感谢圆度师兄和澳洲菩提学会的其他师兄背后默默地支持,才有更多的师兄们有机会一展才华。

寂天菩萨发愿:“愿我生生世世,从现在到永远,都是无所依靠者的保护人,迷路人的向导,汪洋渡海人的船舶,过河人的桥,险者的庇护殿堂,黑暗中人的明灯,流浪者的收容所,以及所有求助者随侍在侧的仆人,生活不带严厉批判,喜悦来自真心接纳。”我们一起如是发愿。

2014-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