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等于自杀 四个理由解释应食素

0824-5

四个很好的理由解释为什么你应该食素——

1. 因为吃肉就是谋杀

我们知道汉堡包和鸡翅膀不是长在树上的。它们来自被我们判处死刑的,甚至早在它们出生前就被判了死刑的动物。

凡吃动物产品的人都应对这些动物生命的滥用和死亡负责,动物有它们自己的生活和个性,它们不会选择被分割和放在餐桌上的。

2. 因为吃肉是种酷刑

那些被食用的动物已记不得绿色的牧场,新鲜的空气和阳光,它们出生不久就被迫离开自己的妈妈,数千只动物被一起挤在工厂化的农场中,有时候它们都无法移动或在任何的方向走一步。它们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而悲惨。

为提高饲养鸡的肉产量,他们让鸡长得那么大、那么快,以至于它们的腿都被自身的重量压垮了。因此,鸡遭受了关节和骨骼的疼痛和心脏病。它们不能动弹,一些鸡干渴而死,只因为离它们的饮用水有几步之路。

为提高鸡蛋的产量,鸡笼被高高地堆叠起来,鸡的粪便从上面掉落到下面笼子里的鸡身上。雄性的小鸡因对蛋业无价值,它就被扔到垃圾桶或扔进绞肉机(如果它们还活着),然后再喂给其他养殖动物,甚至其他鸡吃。

因为那些饲养的食用动物是如此的紧张和恐惧,工厂的农民们认为只有通过致残它们才能防止它们的对抗。他们用烧红的刀刃把鸡的喙嘴割去,而猪的牙齿和尾巴的去除都不使用止痛药的。在杀戮的场地上,许多动物被剥皮和切块时还都是有意识的。

我们也不要忘了鱼。无论它们是被钩住口腔拉上来的,在鱼网内从海洋中拖出来的,或是人工养殖的鱼,鱼和其他海洋动物也都会感到痛苦和不愿意去死。

3. 因为吃肉等于自杀

这不仅仅是由于饱和脂肪和胆固醇。首先,人类没有被设计为吃动物产品的,即使是它们最自然的,未加工的形式。而且由于现代的农场饲养方式,每吃一口肉、蛋、乳制品,随之一起进入体内的是:

抗生素和类固醇:在工厂化农场里都给动物吃这些药物,以防止在拥挤,不卫生的条件下爆发疾病,要使它们能在那里生活并长得更快。

粪便:当动物尸体被“清洗”时,会刺破动物的肠道,从而使肉被粪便污染。(在绞牛肉时,一个动物的排泄物将与其他的动物混杂在一起。)喂养动物的饲料实际是是谷物、排泄物、其他动物的尸体、过期的狗粮、猫粮以及餐厅吃剩的食物的混合体。

脓,血,痂:一天多到三次,用电动挤奶机接到它们肿胀的乳房上,导致了伤口和感染,这些物质最后也一起进入了牛奶之中。

毒素:生活在水中的鱼类吸收和摄取在水中的任何东西,当我们吃的时侯,这些物质就传递给我们了。所以不管我们喝的水有多干净,当我们吃鱼时还是会得到汞,多氯联苯(PCBs)以及其他的毒素。

病原体:很多细菌是无害的,甚至是有益的。例如,只有细菌才能合成维生素B12。但某些细菌菌株会造成危险,甚至致命的疾病。大肠杆菌0157:H7型中毒,被称为“汉堡包疾病”,在鸡和火鸡上可发现弯曲杆菌,而沙门氏菌的疫情已涉及到几乎所有的动物源性食品,尤其是鸡蛋。

如果心脏病、癌症和其它疾病不会说服你不要吃动物产品,但可能肉类的生产已对环境造成了危害。

首先,饲养食用动物消耗我们的氧气供应。在中美洲,三分之二的雨林已经被砍伐,用作畜牧场。同时,世界上的牲畜产生的甲烷为全球甲烷总排放量的15%~25%,而甲烷的温室气体效应比二氧化碳要高24倍多。

在美国,近一半的水,超过三分之一的原材料和燃料,80%的农业的土地,以及有70%的粮食被用来饲养食用动物。反过来,每秒钟产生了8.7万磅的肥料!这些废物是整个人类排泄物的130倍。它们将漏到溪流与河川之中,污染水源。

4. 因为吃肉是不公平的

人类的痛苦和其他动物的痛苦是相互关联的。通过减少其他动物的痛苦,也有助于减轻我们人类的痛苦。

例如,每一天约有8.4亿人口过着挨饿的生活。全世界牲畜消耗的能量足以供养87亿人。谷物可以用来让饥饿的人有饭吃,而不是用来养肥那些食用动物。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种植谷物供人类所需,而是种谷物,喂养动物,杀死动物,然后吃它们的肉?简单地说,你吃的肉越多,能给他人吃的就越少。供20位素食者食用所需的土地,只能养活一个肉食者。谈到土地,大公司以最低的价格买土地,并利用它们来种植只有富有的人士才能买得起的食物。农民们,种植自己需要的作物,如果没有把他们的土地用于饲养动物,结果就会挨饿和贫穷。

通过抵制动物产品,我们也抵制了屠宰场和动物加工厂,这些是臭名昭著的低工资,工作条件不安全和劳动关系恶劣的工作场所。

例如美国养殖动物行业,故意招募移民,未成年人,贫困的农村美国人,因为他们会接受低工资,会因害怕失去工作而容易地被操纵。一些肉类加工巨头甚至走私无证非法人员进入美国,他们远离家乡,得不到任何的支持,很多外来工人被当作养殖畜牧业的奴隶对待。在美国的一些屠宰场,有三分之二的工人是不会讲英语的移民。

日复一日,这些工人必须奋力对抗动物的挣扎,保护自己的性命、使用危险的设备来分开肉和骨头。培训时有时看一点有关的录像,某些屠宰场工作人员周转率高达400%,这意味着要经常更换那些熟悉操作机器,没有意外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工人。

通常,这些工人非常担心他们的工作配额或要跟上流水线的速度,他们也考虑采取额外的一些预防措施,最简单的方法,如保持他们的刀子锋利。至于安全装备,动物加工行业通常要求工人自掏腰包,付钱来买,尽管事实上,很多工人太穷了,甚至不能养家糊口。因此毫不奇怪,每年要有1/3的屠宰场工人患病或受伤,其他制造业的工作为1/10。屠宰场工人的重复性压力伤害为任何其他制造行业的35倍以上。

我们已经听到了如此糟糕的情况,事实上,这些数字甚至有可能更高:工人、人力资源职员和管理部门被劝阻有关工伤的报告,以获取高额奖金和保持保险费用减少到公司的底线。许多生病及受伤的员工需要报告,但他们被迫假装是在家里受的伤,甚至直接被解雇掉,这样公司就不必支付医疗费或不需将受伤的情况报告至职业安全局。

养殖畜牧业除了剥削穷人,移民和儿童外,没有采取什么措施保护危险场地工作的工人,他们也被指控破坏工会。当工人试图组织工会,行业就使用非法恐吓和骚扰的诡计,使亲工会的工人保持沉默。据人权组织观察“许多试图组建工会和集合起来协商的工人受到监视,骚扰,施压,威胁,停职,解雇,驱逐或以其它的方式来损害他们结社自由的权利。”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497a190101jc7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