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流浪动物的命运

0823-5

城市流浪动物的命运引人关注,往往都发轫于极端的新闻事件。今年4月,南京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烧狗事件,再一次引发了反虐待反虐杀的抗议浪潮。那些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宠物,为何成为任人宰割的丧家犬猫?它们的悲惨命运何时才有尽头?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大陆,宠物狗和宠物猫是财富和时尚的一种象征,一只北京犬或西施犬动辄开价上万元,一只名种猫也价格不菲。随着宠物热的兴起,一些血统不纯的北京犬和西施犬大量进入普通百姓的家庭。限养法规只针对养狗的市民,对宠物狗的源头——狗市和狗的繁育却没有限制。很多人并没有把宠物当作家庭的一员,社会也没有为它们准备好应该准备的一切。

在各个大城市,每天都有数十只至上百只小动物被遗弃、受残害。2006年6月,北京的流浪猫狗已达到40万只,广州约有100万只流浪猫,流浪动物已成为中国城市的一个社会问题。 每只流浪猫狗的背后往往都有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主人,在一些人眼里,决定宠物狗命运的是品种和身价。串种的京吧和西施犬是攀比心理造成的第一批弃儿,在北京人与动物环保科普中心,有4只某天后级歌星送来的小狗,此人在不同时期“钟爱”不同的狗,新欢一买回家,旧宠马上就被遗弃。南京烧狗事件的主谋朱爱玲就振振有辞地为自己辩解:“那又不是条好狗!”家养宠物流落街头的原因大体有以下几种——主人喜新厌旧、不能宽容它们的生理特性(尤其是成长过程中的行为问题)、不愿承担过高的办证费和医药费、走失、乔迁新居、年轻夫妇生育小孩、主人离异或去世等家庭变化和变故。

政府部门某些不合理的规定也是犬只遭遗弃的主要原因。以前,有关部门一直试图用高昂的管理费限制养犬。北京的狗户口曾高达5000元一只,每年注册费2000元。广州更高,分别是 1万元和6000元。在上海市区,按地区分别为每年2000元或1000元。近年来尽管有所降低,无证犬仍然远远多于有证犬。北京城区的养犬者中,86%是工薪族,许多犬主的狗买来只花了几十元到几百元。穷人也有情感慰籍的需要,养狗即奢侈的偏见明显影响了政府部门的管理思路。程序繁琐、代价高昂令太多的犬主不愿办狗证。官方数据显示,上海治安部门捕获的犬只中,无证犬为有证犬的4倍。截至2006年3月底,广州10多万只宠物犬当中,上牌的才几百只,这意味着全市逾99.5%的宠物狗是“黑户口”。“35厘米以下”的尺子,把不少友善的工作犬和伴侣犬也一笔抹杀。 并非所有的管理部门都如此机械、官僚。深圳市政府就认识到,必须采取规范、引导和宽容的态度,将养犬纳入政府的有序管理。2006年7月1日,深圳市城管局实施新的《深圳市养犬管理条例》,养狗管理费由每年每只2000元降至300元,还免去了第一次上狗牌的5000元,节育犬收费减半。

 

被弃宠物的悲惨世界

在老旧居民区的幽暗弄堂、在商品房小区的灌木丛,在午夜的公园里、马路边,在垃圾场,游荡着流浪猫狗的孤独身影。它们的温饱没有保障,时刻可能受到虐杀;它们源源不断地成为某些人的盘中餐,成为某些毛皮服装厂的“原料”……内蒙古的赵长虹有一次捡回了一只小狗,它头几天拉出来的竟是流浪时吃的墙皮和砖头末子。90%以上的流浪猫狗有伤病,除了少数被收养,绝大部分都在很年轻的时候悲惨地死去。有些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心理满足的人,通过戕害小动物发泄不满,其卑劣猥琐,令人发指。每当某种疫情威胁到人类的健康,当替罪羊的总是小动物。

猫和狗,这两种在发达国家受到广泛保护和爱护的伴侣动物,依然被许多国人当作食物。每年,中国大陆的市场上被作为食物屠宰的狗多达1000万只,猫则超过400万只。许多广东人认为猫肉是滋补佳品,据统计,广州地区日食猫上万只(除了少数为人工饲养,大部分是流浪猫),这还不包括粤东、粤西、粤北等地。大批被屠宰的流浪猫由冷藏车运往广东一带,偷猫、贩猫、杀猫、卖猫肉、吃猫肉、卖猫皮、做猫皮大衣这样一条巨大的“产业链”已经形成。上海的一些无良商贩,甚至用流浪猫的肉制作“烤羊肉”。为了揽客,千山的一家饭店竟当街杀狗。在上海的徐家汇商业圈、天钥桥路和肇家浜路的路口,有家餐馆赫然打出了“狗肉纸火锅”的广告。

 

文章来源:http://city.ifeng.com/fhzl/njd/20120413/23825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