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人际关系和大脑演化——人际关系如何影响大脑发育

   

Relationships and Brain Evolution

How Relationships Influence Brain Development

作者:珍妮·西格尔博士,杰琳·吉夫博士

Authors: Jeanne Segal, Ph.D., and Jaelline Jaffe, Ph.D.

  renji

二十多年来,关于大脑的研究及新技术的数量超过了有史以来的总和。这些新信息不仅改变了我们对大脑的看法,也揭示了人类的心智终生都处于持续迁变的过程中。

从婴儿到成年,大脑如何发育?而这些变化又怎样终其一生影响着人的情感关系?请看下文阐述。

大脑的社交层面

过去二十多年来,科研人员研究得出了有关大脑的丰富知识,并发明了大量研究大脑的新技术,其数量超过了此前所有人类认知研究的总和。这些爆炸式的海量信息极大地扩充了我们对大脑的认识,为我们提供了大脑发育的数据,说明了大脑与沟通、人际关系之间的联系。对大脑的这些研究:

  • § 增进了我们对个体和人际交往心理健康问题的了解
  • § 突出了早期非语言性关爱交流的重要性
  • § 说明了为什么很多人难以在家庭和工作中建立并维持有益、积极、有意义的人际关系
  • § 让我们知道随时都可以改变
  • § 提供了改变的方法

人际关系和神经系统

新的大脑扫描技术发现:大脑依据体验建立新神经通路的能力终生拥有——不仅限于婴儿时期。过去我们以为成年后大脑就会定型——现在不会再这么想!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儿童心理和发育专家丹尼尔·西格尔说:“刚出生的时候,大脑是身体中分化程度最低的器官,但它终生都具有建立新神经回路的可塑性。”

这种结构性和功能性改变的能力在婴幼儿时期表现最为明显,但它从不会真正消亡。实际上,大脑生物电活动的现代检测手段和大脑扫描新技术证实了这种终生的学习能力。科学家使用大脑成像技术研究九十岁以上的人群,在受试者大脑中发现,新神经通路在持续产生,虽然伴随着旧神经通路的不断消亡。我们现在知道了大脑终生具有自我更新的能力——可见,人类的心智永远在持续迁变的过程中。

持续迁变的人脑

  • § 大脑始终有能力发生改变
  • § 人际关系最能改变大脑
  • § 体验的影响力胜过遗传因素
  • § 新体验能产生新神经回路来取代旧体验

这意味着,即使几十年来,家庭和工作的人际关系都失败了,但我们仍然可以作出改变,得到所需要的、应有的安全感、互动感和激情。

婴儿—照料者关系的影响

科研数据能帮助我们了解人际关系塑造大脑的过程,也包括了解人类在初生时大脑尚未成型,这个时期神经通路很少,因为神经通路要通过婴儿自身的经历形成。大脑在人出生后三到五年处于飞速发育期,这个时期的发育受到婴儿—主要照料者之间关系质量的影响。这段最初的互动关系被称为“依恋情结”,在大脑发育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婴儿—照料者之间沟通的质量决定了这段关系,而通过这段关系的情况可以预测孩子未来人际关系的成败。

脑电图(EEG)、定量脑电图(QEEG)、正电子发射断层成像(PET)、单光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显像(SPECT)和功能核磁共振成像(fMRI)——这些大脑成像技术的引进,使我们能够看到和理解体验怎样影响脑内信息的流动和脑功能。而从亲密关系中获得的体验最能影响大脑发育。通过视频对全球数千个家庭中的婴儿和照料者进行研究,证实了依恋情结对神经系统的影响。这些研究结果使人们相信:在大脑,个人,个人与他人、与世界联系的发展过程中,依恋情结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孩童时期依恋关系的安全(或不安全)程度为以下关系奠定了基础:

  • § 与他人的终生人际关系
  • § 探索世界的安全感
  • § 压力顺应能力
  • § 平衡情绪的能力和对内外世界的认知能力

人际关系改变大脑的功能运作方式

人际关系——即我们与他人的互动——能够塑造大脑的神经通路,包括那些遗传形成的通路。近期大量有关大脑和发育学的研究显示大脑对以下因素有回应:

  • § 出生时仅对一个主要人物有回应
  • § 整个一生对非语言信息都有回应
  • § 整个一生对情感暗示都有回应

《心智发展》一书中,丹尼尔·西格尔以“正被感受的感受”来描绘塑造了记忆、情绪和自我意识等心理回路的人际关系。体验深刻的情感引发的沟通交流能够改变大脑,这些情感可以表现在面部表情、眼神交流、肌肤接触、身体姿势、动作、速度和时机、强度、以及语调之中。

依靠初生时大脑非凡的适应能力以及婴儿对主要照料者的情感依赖,可以建立起个人终生的思维、感情和行为模式。这种不断演化的模式持续影响着个人的人际关系,导致个人的成功或失败,帮助修复破裂的人际关系。由于大脑终生保持着可塑性,因此能够持续发生变化。对情感上依赖的人,即使进行非语言交流也可引起大脑变化。研究者艾伦·斯霍勒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基于玩耍和情感沟通的研究,他将“自我构建”描述为一个“二元进程”或“两个人的沟通交流”如今全球许多研究者将这种“二元进程”归属于一种非语言的沟通方式,它就像“跳了一种相互取悦和发现的舞蹈”而将婴儿与照料者连接在一起。随着年龄增长,为了改变大脑的功能运作方式,我们继续维持这种彼此的依赖关系。

已解决的冲突会刺激大脑发育

压力适度的挑战可能会刺激新的大脑细胞生长。大脑里情感印象和记忆的贮藏室——杏仁核中存在干细胞(译者注:干细胞是一类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在一定条件下,它可以分化成多种功能细胞),这一发现意味着情感挑战与新细胞发育有着终生的关联。鉴于过大的情绪压力会阻碍脑细胞的生长,因此脑细胞的生长能力也许和冲突是否得到解决有关。著名研究员艾伦·斯霍勒在他开创性的书籍《情感调节和自我的起源》中援引了一些研究资料,都说明儿童在二至三岁的冲突频发期大脑发育更快。对于依恋情结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或许能帮助我们理解冲突、脑细胞生长发育和冲突解决之间的关系。

文章来源:

http://www.helpguide.org/mental/eqb_social_emotional_brain.htm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yyy

一校:denis

二校:噶玛桑丘措姆、圆因

终审:阿游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