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佛罗里达州托莫卡的囚犯找到了佛教

0820-4

吉姆·豪格

翻译:溯源网

 

(佛罗里达州戴托纳海滩)44岁的吉姆斯·培瑞兹是一名前职业自由搏击选手。他现在于戴托纳海滩外的一个州监狱服刑,因为他的一些“江湖正义”。

“我的邻居正在给他的4岁的继女注射海洛因。我敲开门把他打个半死。所以我被判了几个无期徒刑。”培瑞兹在于托莫卡改教机构的一次采访中说。

他并不对所做的后悔。

“我还是想干掉他。你不能把海洛因注射到4岁孩子的胳膊上。”培瑞兹说。

幸好他在佛教里找到了信仰。他参加一个每周一次的打坐训练。打坐的领导者是DeLand的苏利文和可可海滩的库明斯。

如其他的囚犯一样,培瑞兹赞颂佛教把他们带到一起,使得狱中生活更可忍受一些。培瑞兹练习的是“住于当下”,因为想到无期徒刑就会“把你的心撕碎”。

在监狱里,培瑞兹说他常能遇到恋童癖者。

“我经常想把他们抓来打个半死,”培瑞兹说,“这时我就打坐、努力住于自己,然后可以接受他们在身边而不是外面的街上这个事实。”

53岁的约翰·金海姆说:“我已经在监狱里30年了,如果没有佛教,我不认为我还能保持理智和一丝幽默感。我可以用任何的金钱为这打赌。”

他们说当学生准备好打坐时,老师就出来了。但是他们的老师,苏利文,回忆说他开始时并不情愿。

10年前,托莫卡的佛教徒寻找一些佛教训练的指导因为当地没有相关的人员。

最终,他们找到了奥芒德海滩的苏利文。

“我开始时很焦虑,我不觉得我合格,我没有资格并且怀疑我的水平是否对这样环境中的人有用。那是一个监狱,听起来比较可怕。”苏利文说,“但是,他们需要帮助,我可能可以帮助,所以我不觉得我可以说:不。我知道佛教的练习帮助我度过了非常痛苦的时刻,我只是希望能有一种方式也可以帮助他们一下。”

苏利文于2006年一月开始了每周一次的活动,活动通常包括一个指导下的打坐,一些唱诵和鸣磬,最后是提问时间。

活动吸引了大约30人。苏利文估计,从2006年开始他们已经帮助了150多人。

对于犯人的行为改变,苏利文不贪丝毫功劳。

“佛法起了作用。他们的修炼起了作用。我想被无条件的接受为一个有价值的人起了作用。”苏利文说,“对我来说,这是我生平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

金海姆以前读过有关佛教的小说,但是他是在监狱里才开始佛教的训练。

“我被判了无期徒刑是因为抢劫和贩毒等相关的罪行。”金海姆说。

“当我意识到我的生活在荒废时,我已经度过了10到14年。”金海姆说,“佛教的训练使我意识到你将一直在监狱度过这个事实。你需要做一些事情。”

“如果你的生活没有意义,那么为什么要活着呢?”

他给了一个这样的例子:

在6点的早餐排队时,因为队伍移动慢,一些人大声叫喊。他边上的一个人抱怨食物。你可以说,是啊,吃得太差了。或者我可以认识到我对境界的背离。境界就是境界。我的背离是增加的额外的东西。

他长出一口气放松一下。“我们回到了呼吸,”金海姆说,“让一点光明进来。恼怒也不是那么严重。”

“下一次你还是恼怒。但是如果你练习一百次、一千次,在某一点上,它就反射了。你不会恼怒,你延伸了自己。”

金海姆说,他想“愿我身边这个人快乐起来,愿他们能停止受苦,愿这些叫喊的人能停止叫喊,停止受苦。”

金海姆还练习感恩,把每个东西当成礼物,甚至监狱的食物。

“很多人说,你怎么能感恩这样差的食物呢?我提醒他们:你耕田了吗?你清洗了吗?你包装了吗?你开卡车把食物从田地里送到加工厂了吗?你在这儿帮助准备食物了吗?你吃完后洗碗吗?”

“如果这个链条中一个人不在,你就没有吃的。”他说。

兰涛·海尔涛曾经是托莫卡改教机构的囚犯,他归功佛教帮助他从吸毒、犯罪、然后重返监狱的循环中解脱出来。

“佛教完全地改变了我的生活。”海尔涛说,佛教教会他承担责任。“以前我总是竖中指。现在我会问:我有没有责任呢?”

海尔涛现在做两份工作,一个是在窗户染色公司,另一个是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饮食业的服务员工作。最近他参加了一个自助餐的服务,是为了向一个关于执法会议提供饮食。

“我12个月前刚从监狱出来。我曾经有5项重罪。但在这里我站在政府高级法律官员边上,我觉得有点讽刺。我发现了我的生活非常重大的变化,”海尔涛在位于奥斯汀的家里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现在得到了非常大的信任。”

文章来源:http://www.news-journalonline.com/article/20140218/LIVING/140219444/0/search?p=1&tc=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