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慈善家:Chuck Feeney

0819-5-1

 Sabrina

Charles F·Feeney(查克·费尼)生于经济大恐慌(Great Depression)的1931年,纽泽西的一个蓝领阶级,爱尔兰裔的天主教家庭。后来他为了拿到政府的就学资助加入空军,大学毕业后,他去法国,嗅到商机,种下了未来事业的种子。他在1960年与Robert Miller一起创办免税店集团(DFS),也是他累积财富的起源。

他今年81岁,和妻子住在旧金山的一房一厅的出租屋。他从来不穿名牌,眼镜破旧不堪,手表是他花15块从地摊上买来的,他用的公文包是个布袋。他最喜欢的是便宜的烤奶酪和蕃茄三明治,他没车,外出都是坐公交车。如果你和他一起上小酒馆,他一定会仔细核对账单;如果你住在他家,睡觉前他一定提醒你随手关灯。

你一定不相信他其实非常很有钱(超过80亿的身价应该排得上前几名吧),但是,我们听过其他有钱人的名字,例如比尔盖兹,巴菲特,却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为什么?

他捐了5.88亿美元给康奈尔大学,捐了1.25亿美元给加州大学,捐了6000万美元给史丹佛大学。他投入10亿美元用来改造爱尔兰的九所大学。他设立”微笑行动”慈善基金,为发展中国家的腭裂儿童做手术提供医疗费用;他为控制非洲的瘟疫和疾病投入巨额资金……迄今为止,他用80亿美元创立的“大西洋慈善基金会“已经捐出40亿美元,还有40亿美元等待捐献。

他就是对己吝啬,对人大方,喜欢赚钱却又把所有的钱捐出去做慈善的查克·费尼(Chuck Feeney)。

他做事有多低调?

为了避开美国法律关于基金会信息披露的有关规定,他的“大西洋慈善基金会”故意远离美国本土,到百慕达群岛去注册。基金会的名字没有使用查克·费尼的名字,他甚至要求基金会的员工不告诉家人自己在那里工作。根据他的苛刻要求,接受捐赠的机构甚至不能为他放置一块铭牌,捐赠的受益者大多不知道资金的来源,知情者必须签订保密协议;若向外界透露有关消息,资助将停止。

直到1997年,Chuck Feeney的“免税购物连锁店”被法国奢侈品巨头伯纳德·阿诺尔特(Bernard Arnault)收购,公众才知道,费尼在该公司的股份已移交给“大西洋慈善基金会”,他捐赠的数额竟然超过了麦克阿瑟、洛克菲勒等家族设立的鼎鼎大名的基金会!

这么多年,他为人低调,行善一直隐姓埋名、捐款全部匿名,就连他亲自创建立的高达80亿的“大西洋慈善基金”,也拒绝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当人们发现他之后,继续隐姓埋名已无法实现,但费尼及“大西洋慈善基金会”仍然尽量低调,比如:不专门发布捐助消息;拒绝设立各式铭牌;资助建设的大楼不能用他的名字命名(据说这样可以吸引其他希望获得冠名权的慈善家与费尼合作)。对此,费尼说:“谁建起楼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楼房建起来。”

费尼共有四女一男,这些儿女没有得到特别恩宠和多少财产。学校放假时,他们需要自己打工赚钱。女儿十几岁时,有一段时间与好友一起打了不少长途电话。父亲发现话费账单后,立刻切断自家的电话,并贴出了一张本市地图,上面标有住家附近的公用电话。接着,他还将账单送到那女孩的父亲那里。女儿当时觉得很尴尬,但她后来觉得父亲这样做很正确。

对于费尼隐姓埋名地捐出家产,子女们也很赞成:“也许听起来有点奇怪,但他这样做,接受捐赠的人不必特殊对待我们,这样我们可以当个‘普通人’。”在大西洋慈善会理事会的记录上,留下了费尼的一段话:“我认为,除非富人们在一生中用财富来帮助做有意义的事,要不然他们无形中给未来一代制造了不少麻烦。”

费尼的诸多慈善项目中有一个叫“微笑行动”,主要资助发展中国家腭裂儿童接受整形手术。有一次,他在一处候诊室里见到了一名准备接受手术的女孩,女孩用手掩着嘴,掩饰不住激动与期望。做完手术后,她微笑着,似乎在说“我现在再也不是你以前看到的那个丑样子了”费尼说,他在这个时候才会觉得,财富是有价值的。

还有一次,在一家餐馆里,一名男子走过来对费尼说:“您知道,我接受过您的奖学金……我现在是这家餐饮连锁店的总经理了。”这让费尼很高兴。

费尼能说流利的法语和日语,喜欢到世界各地看看,自由选择捐款对象和用途,“大西洋慈善基金会”的捐赠范围早就超越国界,比如:向越南学龄儿童提供交通安全基金;为澳洲癌症研究及菲律宾面瘫儿童整形手术提供费用等。费尼说:“人们习惯于赚钱,成为富人对大多数人都很有吸引力。我并不是要去告诉人们应当做什么,我只是相信,如果人们能为公益事业提供捐助,他们将从中获得巨大的满足。”

费尼·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人都加入The Giving Pleage Group,这个组织目前有81位亿万富翁会员(包括脸书的Mark Zuckerberg,CNN创办者Ted Turner),大家都同意将财产的半数以上捐出作为慈善用途。巴菲特希望抛砖引玉,期待更多印度和中国的亿万富翁可以共襄盛举,建造更美好的世界。

目前,查克·费尼还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在2016年前捐光剩下的40亿美元。现在这笔钱正以每年超过4亿美元的速度流向世界各地需要的地方。在费尼看来,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需要帮助,因此,捐助来不得半点儿延误。他笑着发誓说:“这钱要是不能花掉,我死了都不能瞑目。”另一个是为富豪们树立榜样——“Giving while living(享受生活的同时,做出馈赠)。”

媒体追问查克费尼,为何非要捐得一乾二净?他的回答很简单,因为“你一次也只能穿一双鞋”(够实际了吧)。

0819-5-2

Conor O’Clery帮费尼写了一本自传: The Billionaire Who Wasn’t: How Chuck Feeney Made and Gave Away a Fortune Without Anyone Knowing。

在自传里,费尼说: “I had one idea that never changed in my mind – that you should use your wealth to help people.”

有兴趣的人可以参考看看这本书。

文章来源:http://sabrinahuang.com/2012/05/18/chuck-fee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