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一江两河”流域土地荒漠化现状与成因研究

0815-3

次仁

西藏“一江两河”流域指雅鲁藏布江、拉萨河、年楚河的中部流域地区,位于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南部,跨北纬28°20′、东经30°21′,东起山南桑日,西至日喀则拉孜,南接喜马拉雅山脉北麓高原湖盆地,北至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脉,东西长500余公里,南北宽约220公里,总面积6.65万平方公里,占西藏自治区总面积的5.41%;人口80余万,占西藏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在行政区划上,“一江两河”地区包括拉萨市的城关区、达孜、林周、墨竹工卡、堆龙德庆、曲水、尼木,山南地区的贡嘎、扎囊、琼结、乃东、桑日,日喀则地区的日喀则市、江孜、白朗、拉孜、南木林、谢通门等18个县(市、区),共辖214个乡、9个镇、8个办事处和10个农(牧)场。该流域历来是西藏政治、文化与经济的中心地带,在自然、社会、经济各方面的发展都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对该区域土地荒漠化的研究,不但能填补我区荒漠化研究的区域空白,而且能丰富和完善荒漠化研究的内容。

 

一、“一江两河”流域土地荒漠化现状

土地荒漠化包括由气候干旱、植被贫乏、地面昼夜温差大、物理风化强烈所产生的荒漠、砾漠、沙漠、泥漠和盐漠等一系列过程,受这种过程影响的土地称为荒漠化土地。“一江两河”流域内荒漠化土地类型多、分布广、危害大,是我区荒漠化问题较严重的地区之一。

1.荒漠化土地的类型

按照有关荒漠化土地类型与等级划分标准,“一江两河”流域内可以划分出四种荒漠化土地类型:重度荒漠化、中度荒漠化、轻度荒漠化和潜在荒漠化。

(1). 其中以中度荒漠化土地居多,主要包括半固定沙(丘)地和裸露沙砾地两类,分布在日喀则地区的拉孜县、南木林县、谢通门县和拉萨市的墨竹工卡县等地,占全自治区各类荒漠化土地总面积的51.19%,是我区面积最大、分布最广的一类荒漠化土地。

(2). 轻度荒漠化土地次之,主要包括固定沙(丘)地和半裸露沙砾地二类,分布在山南地区的贡嘎县、扎囊县、琼结县及拉萨市的尼木县、林周县、曲水县等地,占全自治区各类荒漠化土地总面积的38.73,是我区分布面积较大的一类荒漠化土地。

(3). 重度荒漠化土地所占比例最小,在我区主要包括流动沙(丘)地类型和沙质盐碱地,主要分布在墨竹工卡县、拉孜县、南木林县等地,占全自治区各类荒漠化土地总面积的3.83%。

(4). 潜在荒漠化土地主要有退化草地与风蚀耕地两种类型,整个“一江两河”流域内均有分布,占全自治区各类荒漠化土地总面积的6.25%。区内荒漠化的土地达到这种程度反映出本区的荒漠化总体上处于正在发展阶段,具有持续蔓延的态势。

2.荒漠化土地的分布

“一江两河”流域荒漠化土地分布规模具有范围广而又相对集中的特点。集中分布在宽谷盆地和支流汇入口地带。同时还具有带状、片状且不相连的分布特点。由于该流域内从泽当至日喀则段河谷地貌具有宽谷与窄谷、峡谷相间,以谷为主的特点,从而使得区内荒漠化土地并不连续,在心滩、边滩、洪冲积平原、洪冲积扇、干河床与山坡等地貌单元上均有分布。

3.荒漠化的危害

西藏荒漠化土地的广泛分布已对我区生产建设和人民生活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危害和损失。尤其是“一江两河”流域广泛分布的各类荒漠化土地对该流域人民的生活与生产造成了多方面的危害。其中在资源方面造成可利用土地面积的减少;在环境方面造成空气水资源与食物污染等;在社会经济方面主要造成了农牧业生产减产,埋压地表建筑物、毁坏水利设施和危害交通运输等。

 

二、“一江两河”流域土地荒漠化成因分析

人们普遍认为荒漠化是干旱、半干旱及部分半湿润地区由于气候变化与人类活动等因素所产生的一种以风沙活动为主要标志的地面沙化过程,同样“一江两河”流域土地荒漠化的形成与发展与生态环境条件、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密切相关。

1.脆弱的生态环境

“一江两河”流域总体为半干旱与半湿润气候。海拔4200米以下的河谷地带为藏南高原季风温带半干旱气候,气候干燥,夏季时间极短,春秋相连,冬季漫长,年降雨量270~550毫米,主要集中于5~9月份,占全年降雨量的83%以上。同时,流域内深受西风急流影响,冬春季节高空西风急流高度低,风速大,流域又呈东西走向与西风急流风向平行,加之地势西高东低,更助长了风力的强度和等级。使本区风力大,持续的时间又长,区内风蚀气候侵蚀力较强。除此之外,流域内宽阔,水流平缓,河道多叉流、江心洲、浅滩等,堆积旺盛,往往具有宽广的沙质和沙砾质冲洪积平原及宽浅的河床,冬春枯水时冲洪积河床沙地出露。受制于上述严酷的自然条件。流域内林木覆盖率极低,流域内林地总面积为24.57万亩,其中天然林11.34万亩,人工林13.23万亩。森林覆盖率2.4%,大量含沙地表直接暴露于地表,因此区内气候干旱多风,地表多沙,植被稀疏低矮,使得“一江两河”流域生态环境极为脆弱。

2.气候的干暖化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的趋势加上受制于青藏高原的环境变化,“一江两河”流域的气候近40年来呈现出明显的干暖化——增温减湿趋势,使区内降雨量持续减少。随着气候增温减湿,流域内蒸发量增大,土壤变干、径流减少,必然导致流域生态环境趋于更加恶化,促进荒漠化的产生与发展。

3.人类活动及过度的开发利用

“一江两河”地区是藏民族的主要发祥地,是藏族人民活动的中心地带,区内人与生态环境的关系已由单纯的自然再生资源利用阶段,发展为人为强化土地再生能力阶段,尤其是近10年间人口增长迅猛,人均占有土地资源锐减,导致土地资源开发利用的规模与强度不断扩大,造成对土地资源的过度开发利用。其中主要表现在滥牧、滥垦和滥樵等方面。“一江两河”地区,在1982~1990年期间,人口增多,自然增长率为20.9%,耕地面积为378.25万亩。林地面积24.57万亩,畜牧存栏为849.44万个绵羊单位,而理论载畜为246.86万个绵羊单位。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人均耕地面积及畜均草地面积逐年减少。尤其是冷季期间牧畜的超载,天然灌木林樵采而遭破坏等现象,使土地资源开发利用的规模与强度急剧扩大。这些过度的人为活动,必然会对区内荒漠化的形成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上述分析表明,“一江两河”流域内生态环境脆弱,具有荒漠化的潜在条件与因素,土地荒漠化的内在危险性较高,同时,气候是本区最为活跃的生态环境因素,气候变化将引起生态环境的变化,导致地表外引力作用方向与性质的改变,气候的干暖化就必然造成流域内广大地区向荒漠化环境演化。加之区内对土地资源的过度开发利用更使区内本来就贫乏的地表植被遭到进一步破坏,激发荒漠化的潜在条件与因素,加剧荒漠化过程。因此,“一江两河”流域内的土地荒漠化是自然与人为因素共同作用、相互激发、相互促进的产物。

 

三、人为因素在荒漠化中的作用

“一江两河”流域农牧交错地带的土地荒漠化的主要因素是受滥垦,滥牧,滥樵的影响。

1.滥垦

“一江两河”流域按其资源与环境条件,应在采取防护措施下大力发展灌溉农业,适宜发展旱作农业,但目前却在缺乏相应保护措施下盲目开荒种地。当今区内有效灌溉面积不足60%,各类防护林面积为40%,虽然耕地面积不断扩大,但耕地面积仅占流域面积的3.8%。因此,过度农垦虽然是影响土地荒漠化的因素之一,但并非是重要因素。

2.滥樵

“一江两河”流域内生活能源薪柴占有一定比例,且全部来自区内天然灌木林和温带草原的灌木,过度与不适当的樵采必然会造成土地荒漠化。虽然,由于生活习惯的原因,薪柴在区内生活燃料中所占比例总体较少,又有相当部分来自山地天然灌木林,直接采用沙地地表的薪柴数量不是很多,直接由樵采造成的荒漠化土地的规模较小,但过度樵采对土地荒漠化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3.滥牧

“一江两河”流域畜牧业生产历史悠久,虽然农牧结合区土地利用长期以牧草为主,但区内草地生产力水平低下,尤其是冷季草地的载畜能力极低,不断增长的牧畜压力下草场往往严重超载,通过破坏草地植被与土层造成土地荒漠化。“一江两河”流域内有草地7125.70万亩,占土地面积的71.42%,其中冷季草地占39%,利用时间长达215天,暖季草地占61%,利用时间仅150天。四季草地则全年利用。从载畜潜力分析,1990年天然草地全年理论载畜量为543.74个万绵羊单位,当年存栏牧畜为624.1万个绵羊单位,超载80.36万个绵羊单位。造成这各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是违背“以草定畜”的原则。从而导致草地不断退化,退化面积达1730.49万亩,占草地总面积的24.3%,其中轻度退化占43.3%,中度占37.7%,重度占19%,各地区退化草地面积及退化程度如下表。“一江两河”流域内滥牧的范围广、规模大、强度高、时间长,而且宽谷盆地大部分属超载严重的冷季草地,受滥牧影响与作用更加突出,因此,滥牧成为影响本区土地荒漠化的主要人为因素。

 

综上分析,人为因素对荒漠化的影响与作用主要与地表原生植物和土层结构遭到破坏密切相关。滥牧等过度的人为活动必然会以破坏地表植被与土层结构为媒介,加大、加速区内广大沙质、沙砾质地表的风蚀等风沙活动过程,导致土地荒漠化的产生与发展。因此,滥牧成为“一江两河”,流域导致土地荒漠化的主导性人为因素,其次为滥樵,再次为滥垦。

通过上述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一江两河”流域有轻度、中度、重度与潜在四种荒漠化土地,在分布上具有分布广泛、相对集中以及地形上呈现多样性等特点。

“一江两河”流域影响土地荒漠化的主要原因有,脆弱的生态环境,气候的干暖化和过度的人为活动等方面的因素。总之,土地荒漠化是一个以潜在因素为基础,以自然因素为主并与人为因素相互作用而形成的综合过程,其中气候的干暖化与过度的人为活动具有近乎同等的作用效力。这说明荒漠成因具有一定的区域性。

参考书目:

1、张荣组、郑度、养勤业:《西藏自然地理》,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

2、朱震达、刘恕、邸醒民:《中国沙漠化及其治理》,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

3、西藏自治区土地管理局:《西藏自治区土地利用》,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

4、西藏自治区“一江两河”地区综合规划组:《西藏一江两河地区综合开发规划》,1992年版。

5、张晓民:《治沙:任重道远》,载《西藏日报》(汉文版)1999年8月13日。

文章来源:http://www.tibet.cn/periodical/xzyj/2003/01/200705/t20070521_239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