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贵的捐赠

y140806-01

方冠晴

这是一场惨痛的灾难。一场大火夺去了这个家庭女主人的生命,吞噬了这个家庭所有的财产,男主人和他那个叫翔子的小孩在消防人员的帮助下,险险逃生出来。

电视上,那个中年男人哀伤的表情和翔子呼唤妈妈的哭声打动了我。我是在灾难后的第二天去看望他们的,带去了一点点钱,算是对他们的捐赠。他们家所有的东西都化成了灰烬,已不能再进去居住,小区的物业在一楼腾出了一间车库,让这对可怜的父子暂时安身。

我去的时候,车库门口已有好些人。

在这些人中,一对母女引起了我的注意,她俩显然也是来捐赠的,却呆在人群的外围。那个母亲蹲在地上,絮絮叨叨地向她那只有四五岁的女儿说着什么,而那小女孩撅着嘴,一脸的不情愿。在她俩身边的地上,堆着好些东西,有崭新的被褥,叠得方方正正的衣物,最上面,放着一只开了缝的玩具熊。

我猜测,可能是这位母亲拿了女儿不愿意拿出的东西来捐赠,才引得小女孩不高兴。我走过去才发现自己猜错了,那位母亲正指着地上的那堆东西对女儿说话:“你瞧,这被褥是妈妈最好的被褥。你再瞧这件衣服,这是你爸爸刚买的,是他最好的一件衣服。我们都能将自己最好的东西拿来捐给翔子家,你为什么就不能拿最好的呢?你有那么多玩具,你为什么偏偏就拿这个破的呢?”

小女孩撅着嘴:“别的我还没玩够呢,这个,我已经不想要了。”

“将自己都不想要的东西拿来捐给别人,这样对吗?你再好好想想。”

小女孩有些局促不安,她小声地问:“难道要将最好的东西送给别人吗,非得最好的吗?”

“我想是的,”见女儿半天不吱声,那位母亲便问,“你有最好的东西吗?咱们能不能换一下,不捐这破旧的熊,捐你最宝贝的?”

小女孩抬起头来,有点手足无措,但最终还是小声说:“我,舍不得。”

做母亲的有点失望,说:“妈妈不逼你,要不,你再想想。”

女儿问:“我要是将我最宝贝的东西捐给了翔子,他还会还给我吗?”

我忍不住就插了嘴,因为小女孩提问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代她的母亲回答:“当然不会,哪有捐出去的东西又要回来的道理?”

小女孩有些不死心,抬头看了看她的妈妈,她的妈妈点了点头,算是肯定我的回答。女孩这才彻底低下了头。

我们一道进了那个车库。当我将准备好的一点点钱交到翔子父亲的手里,说上一两句安慰的话,当小女孩的母亲奉上带来的被褥和衣物时,小女孩这才开了口。她拉过满脸泪痕的翔子的手,然后,郑重地、小心翼翼地,将她母亲的手交到了翔子的那只小手上,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咬了咬嘴唇,再咬了咬嘴唇,然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翔子,我将妈妈捐给你了。你以后有妈妈了。”

说完这一句,她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淌了下来,然后嘤嘤地哭出了声,转身跑开了。

我终于明白了小女孩的意思,在她四五岁的天空里,最好而又最宝贝的,当然是她的妈妈了。她将她最为宝贝的妈妈捐给了翔子,让失去妈妈的翔子有了妈妈,而她自己,这一捐之后就再也没有妈妈了,她怎么能不难过,怎么能不哭泣?

我跑出人群去安慰她,她的母亲也追了过来。小女孩抬起头来,满是泪花的双眼定定地看着她的母亲,然后怯怯地说:“妈妈,不,翔子的妈妈,我不是想将你要回来,可是,我还是想亲你一下。你别告诉翔子,偷偷地让我亲一下好吗?”

她的母亲一把抱住她,疯狂地吻她。我看到,这位母亲的眼里,噙满了泪水,满脸都是幸福而又骄傲的神情。她幸福,是因为她的女儿将她当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宝贵的东西;她骄傲,是因为她的教育有了成果,女儿学会了捐赠。

我的眼睛也湿润了,为这小女孩,更为她的母亲。我猜想,她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解释,才能让她的女儿明白,她是一个人,不是物品,是不能捐赠给别人的。

但是,这是我至今为止看到的最为高贵的捐赠,它让所有的大人汗颜。面对别人的灾难,我们奉上的只是微薄的关爱和同情,而这小女孩奉上的,是她的整个世界。这也是我看到的最为高贵的母亲,她在她女儿那小小的纯洁的心里种上了爱的种子,开出了高贵的花。

 

文章来源:http://club.fjdh.com/html/85/17985-209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