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不可裸睡 佛前不可放屁

0808-5

印光法师

摘自《印光法师文钞》

编者按:《论语》“颜渊问仁”一章,后世儒佛两家都有精彩诠释。如蕅益大师《论语点睛》说:“夫子直示下手工夫,正所谓流转生死,安乐涅槃,惟汝六根,更非他物。视听言动即六根之用,即是自己之事,非教汝不视、不听、不言、不动,只要拣去‘非礼’便即是礼,礼复则仁体全矣。”又如一代儒宗马一浮说:“视听言动皆气也,四者一于礼,则全气是礼,更无差忒。一有非礼,则全真起安、便是不仁。人于日用之间须臾不离者,只此四事,为仁依仁,全系于此,违仁害仁,亦出于此。转愚为觉,背觉成迷,只此一事关,别无他事。争奈不肯体会,一任奔驰,舍近求远,迷己逐物,庄子所谓‘若丧亡归’,佛氏喻为背父逃逝。”故说:“闲名既谢,大用现前:搬柴运水,坐石听泉,春生夏长,昼起宵眠,将谓别有,悠悠苍天。”六祖有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所以我们不要误解佛教,以为佛教一味高深莫测、谈玄说妙,远离日常生活。其实修行就体现在具体生活之中,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印光大师这篇开示,所谈内容切近生活,但却非常关键,不可等闲视之。

 

学佛之人,夜间不可赤体睡,须穿衫裤,以心常如在佛前也。

吃饭不可过度:再好的饭,只可吃八九程。若吃十程,已不养人。吃十几程,脏腑必伤。常如此吃,必定短寿。

饭一吃多,心昏身疲,行消不动,必至放屁。放屁一事,最为下作,最为罪过。

佛殿僧堂,均须恭敬,若烧香,不过表心,究无什香。若吃多了放的屁,极其臭秽,以此臭气熏及三宝,将来必作粪坑中蛆。不吃过度,则无有屁。

若或受凉,觉得不好,无事则出至空地放之,待其气消再回屋中。

如有事不能出外,常用力提之,不一刻即在腹中散开矣。

有谓不放则成病,此语比放屁还罪过,万不可听。

吾人业力凡夫,在圣中圣、天中天之佛殿中,三宝具足之地,竟敢不加束敛,任意放屁,此之罪过,极大无比。

许多人因不多看古德著述,当做古德不说。不知古德说得巧,云泄下气。他也不理会是什么话,仍不介意。

光三四十年前常说此事,后试问之,人不知是何事,以故只好直说放屁耳。唱戏骂人说放肆,就是说你说的话是放屁。

凡有所畏惧,气都不敢大出,从何会放屁?由其肆无忌惮,故才有屁。

你勿谓说放屁话为不雅听,我实在要救人于作粪坑之蛆之前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