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

0801-2

仁春

佛法绝对是真实不虚的,下文就是我的亲身经历。自己修行还不够,但是觉着有必要把自己的学佛历程中不可思议的事写出来与大家共勉,增加大家对佛法的信心!

我出生于鲁西南的偏远农村,祖辈属于脚踏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从小就听爷爷奶奶讲他们祖辈传下来的妖魔鬼怪、牛郎织女的故事,可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就问奶奶他们住在什么地方,平时怎么看不到他们。奶奶回答说,他们白天是从不出来的,怕吓着你们,多是晚上出来活动,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就躲起来了。小时候胆子也大,半夜里到家旁边的坟地也从未感觉到害怕。当时就想,什么鬼怪,遇到我就躲开了,还是怕我。

后来上了小学,从书本上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鬼怪,所谓的鬼怪那都是编来骗人的、吓唬人的。也就半信半疑的,问别人大多说不出所以然来。也就不再问,一直“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想法陪伴着读完了小学、中学。

在中学里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为我坚信佛法打下了基础。我父亲曾经有一次在天未亮的时候去帮姐姐家犁地,刚过吃早饭的时间父亲突然从犁上面摔了下来,不省人事。接下来的事情更离奇,我姐她们把父亲送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神识也清醒了许多,于是回到家里,可是一进村子便不省人事了,于是赶快又送到医院,检查结果如上次一切正常,一回到村里便又不省人事。如此奇怪的现象在村里传开了,有人说可能是早晨起得太早遇到一些障碍了,请懂事(跳大神)的来看看吧,巧的是我堂哥的外公就懂这个,只是好多年不做这个行业了,不管怎么说利用亲戚关系把他请来了。

他简单地烧了三柱香,口中念念有词,拿了白面和了点水洒在院子里。一会就听到父亲的哭声,只是声音不大对,不像父亲的声音,声音发直,好像舌头发硬不会卷舌一样,痛哭一场后昏昏睡去。母亲问怎么回事,外公说是一位上吊死去多年的老太太碰到了父亲。父亲醒来后问起感受,父亲说以前一直感觉脖子像有绳子勒着一样,喘不过气来,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这也算是验证了奶奶说过的话吧(他们多在晚上出来活动)。

我现在才知道这些都是鬼神所为,鬼道是比我们层次低级的生命层次,只是在我们虚弱或机缘巧合时才会被我们撞到,可惜的是我们生活中有大部分人宁可相信鬼道的存在,去烧香、磕头求大仙,可就是不肯相信宇宙中有一种更高层次的已经得到大解脱的生命形式存在,这是多么愚昧和可怜的想法呀!

在上海读大学时,附近有寺庙龙华寺,周末有时间也常去,由于对佛教了解得甚少,也就是求平安,当时的礼佛只是求得心理的一种安慰。大学毕业留在上海,一次去龙华寺,在礼拜诸罗汉时,在其中的一尊罗汉前莫名奇妙地想哭,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强忍着没让它流下来。当时也不知道请教寺庙里的僧人,后来一直想不通怎么回事也就过去了。

在夏天的一个傍晚,我突然怀疑佛教的真实性了,于是手托着从寺庙里请来的平安符,对着夕阳默默地说:“如果我松开手平安符从挂绳上掉下来则证明有佛,否则无佛。”当我松开手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平安符真的从挂绳上掉了下来。我惊呆了,仔细地查看挂绳与平安符的挂扣都完好无损。我的祈祷应验了!现在想想,可笑的是当时没有更进一步了解佛法、学习佛法,竟然有一段时间又怀疑起来,这一耽误就是近5年的时间,可能当时真的与佛无缘吧!真是业障深重呀!

结婚后岳母住在我们这边帮着照看孩子,岳母皈依佛门多年,一直坚持吃素,早晚功课坚持不断。我们家里佛教的经典、音像光盘很多,也经常播放,妻子在怀孕期间,岳母就给胎儿念《地藏经》、《父母恩重难报经》。儿子对佛教经典出奇地喜欢,1岁零七八个月开始就喜欢看大悲咒的光盘,现在基本会背了!我都一句背不出来,真是惭愧!还有我们家的那本《金刚经》前面有八大金刚的画像,他见了特别欢喜,跟着妻子读过一次每位菩萨的名称和净口业、净身业真言后,就每天都要读,不让读就哭闹;还喜欢烧香,不让烧就哭闹,这对只有3岁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

父亲是患肺癌去世的,虽然经全力的治疗也没能挽回父亲的生命。当我听到父亲患癌症的时候,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从龙华寺请了观音菩萨以最快的速度寄回了老家,并嘱咐母亲天天早晨晚上要烧香礼佛,回向给父亲。母亲没有什么文化,只好教给她诵念“南无阿弥陀佛”。母亲很诚心,天天坚持不断,现在也是如此。

在父亲患病期间,我因工作关系到了北京,听从岳母的劝告买鱼放生。在买鱼放生的过程中也发生过几次奇怪的事情,要么是卖鱼的多找给钱,要么是买其它菜的时候把买鱼的钱多找给我,反正那一段时间经常发生多找给我钱的事情,当然我当时把多余的钱退还给卖主。想一想真的不可思议,也许是佛菩萨的加持吧。父亲去世后更奇怪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由于在父亲生病时我买鱼放生,后来只要我一吃鱼,在我的上牙床就会长出一个黑色的血泡,看上去就象鱼眼睛一样,不是特别疼,但有些难受。而且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要两三天才能消去。我试了好几次,都是这种现象,突然意识到我不应该再吃鱼了,因为我曾经放生过它们!这和有关佛教里面的说法正好符合!而且后来妻子做了一个梦:好多人在吃宴席,她在吃一个油炸的带鱼,我父亲站在旁边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抽泣。妻子把这个梦告诉我,我更加坚定了不该吃鱼的信心了!

我最后见到父亲的时候是在2003年春节,父亲因为患病的原因已经瘦得厉害,眼睛深陷了进去,看上去气色还可以。他只要有精神就听我给他请的念佛机,也时常跟着念,经常听着就睡着了。他告诉我一件事情,有一天他亲眼看到观音菩萨了,样子如电视里演的一样,神态安详、慈悲,旁边站着一个童子,看着父亲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说话,走到父亲的床边,给他摸了摸脉,朝他笑着点了点头,后来就离开了,父亲对念佛更有信心了。一个月后父亲最终离开了我们。当我从北京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父亲去世第二天了,我看到他的神态依然安详,没有任何痛苦现象,也没有常人的肤色发紫现象,我打开念佛机一直让它开着念佛,因为当地农村信佛的不少,但是真正懂得佛教常识的不多,也没有助念团。

我给父亲办完丧事回到北京后,随爱人到北京的广济寺请法师为父亲做往生超度,说也奇怪,法事做完没几天,爱人竟在梦中遇到父亲并告诉她,父亲在做法事前已经往生西方,做法事的功德已经属于我们做儿子、儿媳的,爱人在梦中也看到了几朵盛开的莲花,爱人不久即皈依于法源寺。

在2005年3月份,一个偶然的晚上,妻子在放《地藏菩萨本愿经》的光盘,我被地藏菩萨的大愿深深地吸引,我突然顿悟,我的佛缘到了!至此我开始发心读诵《地藏经》,坚持每天读一遍,奇怪的是约一周后一直困扰我的肩周炎、腰肌劳损很快消失了,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有了好的开始我愈加坚持读诵《地藏经》了。

3月26日早晨,爱人说你今天去皈依吧,每月只有一次,否则要等下月了。我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到法源寺随众多信众皈依,至此我正式成为了一名佛家弟子。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983260101sbh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