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悲剧

林碧君

 

0806-1

这是一个关于可能是历史上IQ最高的人的故事。

威廉士・薛特斯(William Sidis——生于1898年,父亲名叫波里斯・薛特斯(Boris Sidis)。波里斯是一位俄国藉犹太人,在十九世纪末期因为俄国有大规模的反犹太人运动,被迫离开家园移居美国。波里斯本身是一位天才,他移民美国后才学习英语,只需短短四个月,英语已经和美国人一样的流利,然后半工读地在一年内完成4年的学位课程。他钻研心理学,是著名心理学家威廉士・詹姆斯(William James)的弟子,超速地拿了博士学位后,便在大学任教心理学,研究病态心理学,著名的《病态心理学期刊》(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便是波里斯一手创办的。

波里斯相信人人都是天才,认为只要引导有方,便能够把人脑的潜能完全发挥出来。在《天才与庸才》一书中,他批评社会忽视早年的教育,把幼儿脑中的潜能扼杀掉,使大部分的人都变成平庸之辈,而这些平庸的大多数在长大后,反而视他们平庸的智力为“正常”,倒过来歧视那些能够把脑潜能尽量发展的少数天才人物,让天才无法发挥创意及影响力,严重妨碍了世界的进步。

波里斯在美国学了英文4个月便成为英文教师,负责教新移民英文。他在班上结识了聪明的女学生莎拉,她亦是第一批考入哈佛医学院的女生。莎拉十分佩服波里斯的才华,谈了一会恋爱后便结婚了,尽管波里斯坦白告诉莎拉他的经济状况不大好,而且可能一生都只能当一位穷教授,但当医生的莎拉并没有嫌弃他。

婚后不久,儿子威廉士・薛特斯便出生了。本身已是智力超群的波里斯和莎拉很用心地教育儿子,认为人人皆天才的波里斯更誓要把儿子训练成天才,以证明自己的心理学理论是对的。当威廉士还睡在婴儿床,波里斯便已经用字母积木教儿子认字;6个月大的威廉士已经可以说单字;未够1岁已经可以说出完整句子;18个月大便可以阅读《纽约时报》及百科全书,还懂得运算简单算术;3岁便懂得写信。其后威廉士靠自学而精通拉丁文、希腊文、俄文、法文、德文、希帕莱文、土耳其文、亚美尼亚文等等最少40种语言,相传他能够在短短一日之内便学懂一种语言。

除此之外,威廉士还在6岁至8岁时写成4本书,并创造出一种语言。他在7个月内完成小学课程,然后在6星期内完成了所有中学课程,在8岁时他已经通过了麻省理工的入学试及哈佛医学院的解剖学考试。但要等到11岁才获准以“特别生”的身份在哈佛攻读数学、天文学、语言学、政治学及运输管理等等。在16岁时便在赖斯大学出任数学系教授。

曾有专门研究智商测验的心理学家,估计威廉士的IQ应该是在250-300之间。然而更多心理学家认为,用智商测验来评估威廉士是没有意思的,因为威廉士无论做哪一种IQ测验,都会得到满分——这等于说,根本没有测验可以知道他的智商到底有多高,但毫无疑问的,所有早年接触过威廉士的学者,都会认为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天才。

威廉士非凡的智力表现,是否证明了他父亲波里士的理论是对的?

实际上,小威廉虽然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但他却只任教了8个月便辞职不干了——因为他虽聪明绝顶,却毫无社交技巧,不懂与人相处。早在哈佛时,就被同学视为“怪人”,不受欢迎。他孤芳自赏,喜欢独处,讨厌和别人谈话及交往,而旁人亦觉得他说话过于抽象及理论化,内容太学术,难以理解,而且很少涉及个人的情感,总给人冷漠的感觉。

即使在学术讨论的场合,小威廉亦过于维护自己的观点,不愿意倾听别人的意见,认为别人都是庸材,不会明白天才(自己)的洞见,不屑和人家辩论。他自我中心的态度自然开罪了很多人,遂惹来很多的嘲笑及抨击,使他无法在哈佛混下去。父母知道后,便靠着人脉关系,把小威廉转送去赖斯大学任教,企图远离哈佛的人际压力。但小威廉同样不受学生欢迎,学生们无心听课,只不断地抨击他挑他的错处。8个月后,小威廉终于忍受不了学生的杯葛,愤然辞职回到波士顿老家去。

失去大学教席后,小威廉重回哈佛大学攻读政治学,他欣赏共产主义学说并变成一位社会主义运动家。他支持苏联的革命政府,曾多次参与左派发起的反战示威游行,并因此而被捕,判处入狱。他发表了很多政治宣言,并草拟了一个理想社会的宪法,强调要建立一个免于恐惧的、最大程度保障个人自由的社会。在他参与社会运动的时候,他结识了一生人中唯一的情人科妮(Martha Foley),她也是社会主义者,跟小威廉是“同志”。

小威廉的父亲波里斯知道他热衷于搞政治运动后,非常生气,父子关系破裂。而在此之前,他和母亲莎拉的关系也早就破裂了,因为莎拉对他期望很高,管束甚严,事无大小都要只听她的话去做,喜欢独处、热爱自由的小威廉自然忍受不了。

小威廉到处宣传社会主义,企图搞共产主义革命,成为FBI及警察局的注意对象,曾被捕多次,但由于父亲波里斯疏通有力人士,多次免于入狱。其时波里斯早已成为一位精神病专家,开设一所精神病疗养院,他觉得儿子越搞越不像话,便暗中派人把小威廉绑架,强行关押在精神病院内,不断被喂药物作“治疗”。“治疗”持续了约两年,由于害怕父母会没完没了地治疗他的“精神病”,小威廉不得不逃跑。

离家后的小威廉,一直在美国四处流浪,靠做散工(会计员等)过日子,每份工作都干不长,尤其是每当雇主发现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那位“神童”后,他便立即辞职躲起来。流浪期间,他写了多本书,在一本谈论天文学的著作中,他预言了黑洞的存在,比后来的黑洞理论早了二十多年;亦有科学家从他的著作中,发现他早就理解量子力学,比物理学家波尔早了多年。

传媒一直没有放过小威廉,不断跟踪他,报道他的苦况,对他品头论足,为吸引读者看“天才的下场”,甚至夸大他在事业上的失败。小威廉痛恨传媒,常跟传媒打官司,却无法阻止传媒骚扰及羞辱他。

小威廉后来重遇科妮,却没有发展进一步关系。科妮其后和另一位男士结婚生子,小威廉便一直把她的照片藏在身上,偶然拿出来“单恋”一翻,回味过去。他被家人所排斥,有家归不得,身体很快垮下来,患上高血压,45岁便因脑溢血英年早逝,相传一生孤独的他一直保留著科妮的照片。

小威廉以他不幸的一生,向世人(尤其是为人父母者)展示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单方面追求IQ,忘记了培育EQ,最终可能演变成一场悲剧。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38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