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字的力量

0725-3

(美)罗杰·迪安·凯泽

编译:孙开元

“去图书室里做作业,”汉德森先生命令道,他是我们孤儿院男生宿舍的管理员。

“我没作业,今天是星期五,汉德森先生。”我告诉他。

“我不管是星期几,坐在那儿,学点儿东西。”他朝我吼着。

我走进了小图书室,里面有两张大木头桌子,五六个男孩在做作业,我找了把椅子,在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也就刚过15分钟,图书室的门猛地打开了,汉德森先生站在门口,一脸的怒气。

他伸手指了指我和同宿舍、同是8岁的另外两个男孩,说:“你、你、还有你,马上出来!”

我站起身,把手上《哈迪男孩的秘密》这本书放回了书架,然后和两个室友一起跟着汉德森先生走了出去。

我们快步上了楼,来到了男生宿舍的门口。“这是谁干的?”他问。我们三个人向四周看了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安德森先生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拖进了宿舍,关上了门,把另外两个男孩留在了走廊里。他走过去打开了我的壁橱门。“这是什么?”他问我。

“没啥,只是短裤什么的,”我说。

他伸手从第三层衣架上拿出一个卷成一小团的毛巾,他刚把毛巾拿出来,一只出生不久的小松鼠和几片面包随即从壁橱架上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我说的就是这个,”他盯着我说。

我站在那儿,咬着嘴唇,一声不敢吭。

“把它们捡起来,扔进厕所,”他对我说。

“可它还是个松鼠宝宝,安德森先生。”我说。

他走到我的床边,从床上抓过了我的枕头,抖了抖枕套,里面的枕芯掉在了地上。

“把它们装这里,”他一边命令着,一边把枕套扔给了我。

我弯腰从地上捧起了小松鼠,把它放在了枕套里,接着开始捡面包片,那是我们晚饭时没舍得吃,从餐厅带回宿舍的。

“把那只松鼠给我,”他伸出了一只手。

“我能把面包片也留给它吗?这样它夜里就不会饿死。”我央求着。

“它在夜里不用吃东西,”他一边说,一边接过枕套使劲抡了几圈。

“您要干什么?”我问他。

我刚说完,只见安德森先生一撒手,枕套飞了出去,摔在了窗户边的墙上。

我赶快跑过去,从地上拾起了枕套,一边哭,一边看着枕套里。当我打开里面的白袋子,没看到小松鼠,里面只有面包碎片。我站起来看了看屋子,哪儿也没有小松鼠。

“它死了?”他问我。

“不知道,”我擦着眼泪回答。

“把这些破烂拿下楼,扔进垃圾桶。”他对我说。

我走到宿舍门口,打开了门,另外两个男孩站还站在外面,都流着眼泪。我们三个人默默地走下楼梯,把面包片扔进了垃圾桶。

两名室友又去了图书室做作业,我回到了宿舍。

等我回来一进门,看到汉德森先生正坐在我的床上,手里握着那只小松鼠。

“你们在骗我,是吗?”他说。

“我们没骗您。”我回答,眼睛看着地板。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惩罚你,凯泽。”他说。

“我会听话的,汉德森先生。只要您放过小松鼠,您说什么我都听。”我说。

“你就不会说一声‘请’?”他问我。

“请。”我回答。

“明天不要让我在你的宿舍里看到它。”他说着从床上站起身,把那只小松鼠放在了床上,然后就走了出去。

那天夜里很晚的时候,我打开宿舍窗户爬了出去,外面是走廊的顶棚,我把小松鼠放在了一棵橡树的树枝上。

我们几个孩子盯着它看了有半个多小时,然后才回屋睡觉,从那以后再也没见到过这只小松鼠。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了一个“请”字的力量,这个字可以让一个凶神恶煞恢复人性,也可以让一个生命逃过一劫。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bb37a50101dg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