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皮草背后的暴力宰杀——棒杀活剥 人间地狱

邓小卫

摘自《净土》杂志2014年第1期

»ªÀöƤ²Ý±³ºóµÄ±©Á¦Ô×ɱ

一只赤狐看到同类被宰杀后,呆立在笼子里露出绝望的眼神

每年冬季是狐狸等皮草供给动物的集中宰杀季节。2013年11月21日,在西安市临潼区南王村蓝狐养殖园区,街头的血腥宰杀随处可见,蓝狐被敲头时发出的凄惨的嚎叫声,令笼舍中的同类眼神里充满惊恐。

数万只蓝狐半月内集中宰杀

临潼区南王村蓝狐养殖园区已有近10年发展历史,现有养殖户几十家,蓝狐、貉子等皮草供给动物的存栏量有上万只,每年11月底到12月初,除了留下种狐外,其他全部要被宰杀。集中宰杀的那几天,养殖园区的空气里都充满了血腥气息。

对于寄托着村民致富梦想的蓝狐,从3月份繁殖到11月宰杀,投入的人工成本不算,近9个月每只蓝狐仅饲料费就得花去近300元。

2013年河北客商的收购价格为每张皮子500到600元,虽然利润并不丰厚,但继续养殖下去,成本还会不断增加,于是南王村养殖户的宰杀季随着收购客商的到来而开始,有的养殖户一天的宰杀量在二三百只。

»ªÀöƤ²Ý±³ºóµÄ±©Á¦Ô×ɱ

大部分的狐狸都是使用木棍敲击头部致死后再剥皮

»ªÀöƤ²Ý±³ºóµÄ±©Á¦Ô×ɱ

一只白狐狸没有被棍子敲死,主人猛踩几脚令它咽气

»ªÀöƤ²Ý±³ºóµÄ±©Á¦Ô×ɱ

在临潼区南王村蓝狐养殖园区,养殖户将剥下的貉子皮套在木桩上准备刮油

»ªÀöƤ²Ý±³ºóµÄ±©Á¦Ô×ɱ

在南王村一家最大的养殖场刚剥下的貉子皮已经被订购

养殖园区没有专用的宰杀场地,养殖户便在自家院门口的大树下进行,甚至就在笼舍旁。看着同类一个接着一个被主人抓住用棍子敲头惨死眼前,其他狐狸躲在笼舍里瑟瑟发抖。

小孙子看杀狐狸也不哭闹

对于亲手从小养到大的这些小动物,怎能忍心以暴力方式让它们惨死?养殖户老王说,自己投入这么大的成本,为了挣钱致富已经顾不上太多,而且村里的养殖户采用的都是这种方式,十几年已经形成传统。

老王说起初自己也不敢宰杀,就请人宰杀、剥皮,但一只要付10元钱,后来为了节约成本,他只好下狠心。现在大家都习惯了,就连小孙子看杀狐狸也不哭闹了。

村民认为养狐狸就是为了宰杀、剥皮、卖钱,如果不忍心,你就别养。一些养殖户认为和他们谈人道有点太奢侈,因为他们都不是有钱人,而且养殖狐狸也是政府支持的项目。同时,养殖户为了节省成本,不再购买肉食饲料,而是将剥了毛皮的狐狸肉冻在冰柜里,剁碎后喂狐狸。

请保留它们死的尊严

有目击者说,其实动物也该有它们的福利。即便它们生来就注定是被宰杀、剥皮的命运,我们也希望它们能被人道宰杀,保留它们死的尊严。

对待动物的态度如何,在某种程度上是衡量整个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据了解,许多发达国家对小动物都规定了详细的福利待遇,养殖环境的标准化、隔离宰杀不被同类看到、宰杀要快、必须使用电击法等。

而中国的皮草行业目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养殖规模一家比一家大,其原因之一,是发达国家的养殖产业在环保及人道的强大压力下纷纷缩减,甚至有的国家只保留育种技术,再将培育好的种狐卖到发展中国家的养殖场,进行大规模饲养。

据行动亚洲动物保护团队中国区负责人张媛媛女士说,对小动物的饲养和宰杀过程,其实对养殖户和其子女的精神也存在一种潜在的伤害。他们在一项调查中发现,虐待动物和家庭暴力有一定的相关比例。

善待动物也是善待人类

确实,人的生存权大于狐狸的生存权,但不是有钱人就可以不讲人道。身处文明社会,对于任何生命都应持一种推己及人的态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同样不施于其他动物的生命。也因此,即便蓝狐生来就注定被宰杀、剥皮的命运,也应该被人道宰杀。实际上,对待动物的态度如何,在某种程度上是衡量整个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而且这其实也是动物的权利。

目前,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建立了完善的动物福利法规,对动物享有的最基本的权利都有具体的规定。比如,猪在运输途中规定必须保持运输车的清洁,按时喂食和供水,运输时间超过8小时就要休息24小时等等。而在德国,甚至还法定猪圈必须安装空调,对猪圈每天打扫几遍、地面的干爽程度及异味达到几级,都有硬性规定。实际上,我国于2006年实施的畜牧法,也已经体现了动物福利的理念,因此,动物福利其实也是有法可依的。

善待动物,其实也是善待人类自己。动物福利何尝不是人类福利。

刀下救狐狸 放生成尴尬

2013年12月初,在得知临潼区蓝狐养殖户在大量杀狐取皮后,西安数百名爱心人士捐集数十万善款,多次到养殖户家中购买即将被屠杀的狐狸。为了让这些从刀口下挽救回的生命能有一个好的去处,爱心人士将至少300只狐狸,用卡车运到位于秦岭腹地的牛背梁自然保护区放生。

这个保护区是国家Ⅰ级保护动物羚牛及其栖息地为主的自然保护区,里面蕴藏着众多的珍稀动、植物资源,是物种遗传的基因库。狐狸在这里放生后,柞水县牛背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北沟保护站巡查人员在丛林中便发现这群“新物种”,经观察和走访当地村民后,他们得知这群“新物种”原来是被人放生的圈养蓝狐。据动保人员讲,这群“外来户”肯定会影响保护区的生态平衡,除了其自身能否生存外,它们会对当地“原住民”——雉类的生存造成严重威胁。

因为缺乏专业指导,爱心人士的放生善举侵害了本地物种,也令放生动物难以存活,这让管理部门头疼不已。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吴家炎建议,放生动物和放生区域都要科学选择,不要一放了之,不顾及后果。当放生遇到生态问题时,请爱心人士谨慎实施这种善行,让我们的生态更加健康,让我们的环境更加和谐。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02c1e870101j13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