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罪的方法

0713-3

益西彭措堪布

摘自《入中论讲记》

一、上乘的忏悔方法

罪业本来空性,没有实法可得。因此,最上乘忏悔的方法,就是了知罪性本空。这样罪业就能当下清净,此外再没有更好的方法。

一般众生忏罪很难彻底,就是因为根源的实执未破除,心空不了,达不到真正的忏悔,结果导致忏后转眼即忘,过后还会再犯,重新陷在错乱当中。

了知空性的人,知道罪业本不可得,也不存在实有的忏悔。因此,只要把心空掉,不再执实,就能彻底截断罪业相续。这样脱离能所,就是无上的忏悔。(这里特别强调,现代人根器差,修理忏能真正相应的人并不多见。我们讲“法无我”需要提到理忏,来提起大家修空性的意乐,也有必要让大家种一些善根,明了最上乘的修持理趣。但实修的时候,要仔细考量自己能不能契合上,口头上虚夸没有什么用,所以不能忽略事忏。)

 

二、“心不空”是罪业的根源

要想真正忏悔罪业,首先必须知道罪业的根源是什么,这样才能找到真正化解的方法。

其实,罪业的根源,并不是特指某种罪恶,而是指你的心不空。就像星星之火不灭,由此也会燎原。同样,只要心不空,遇到相应的境缘,就必定出现各种分别、攀缘、竞争等的妄执,有了烦恼妄动,就难免造作罪业。

而且,心不空,执著太重,就会一直陷在罪业当中出不来,这样根本没办法清净罪业。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本来没什么事,但是愚人心胸狭窄,执著很强,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陷得很深。比如有些人生烦恼的时候,一直想不开,陷在里面,很多天都出不来。好不容易开导一下,他当时也感到心里稍微轻松一点,觉得好像确实没什么事,只是自己胡思乱想。但好景不长,由于他内心深处的执著太强,过不了几天又会陷进去,还是想不开,很痛苦。结果贪嗔等的妄动,各种计较、分别、竞争、逐取等等,还会从这种执著心里源源不断地出生,就会结成深重的罪业。而且,由于他的执著太重,始终没办法安心,就会再三落入到这种错乱当中。由此一来,罪业也就没办法消除了。

这样的人,即使稍微熏习一些空性,心里感到轻松一点,有些般若的气氛。但是,一到境界里,马上又会迷掉。仍然是对于想要的法起贪,对于不想要的法起嗔,然后跟人攀比、竞争等等,还会陷在罪业当中。就像一直处在烟雾当中,偶尔用扇子扇一扇,烟雾好像少了一些。但是一停下来,眼睛又马上被烟尘蒙住。所以,不明空性、心量狭小的人,一遇到事情就会陷进去,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就会感到相当痛苦。

相反,通达空性、心胸开阔的人,遇到什么事都能过得去,不会一直留在心里,纠缠不休。由于他心里有空性的定解,遇事不著意,天大的事都能想得开,放得下,这样心里一放,事情自然了结。心空了,也就不会成为业障。

总之,愚人执著罪业实有,心空不了。结果虽然已经忏悔,但过后还会再犯。换句话说,正因为他不知道罪业是怎么起的,不知道心到底是什么,结果把罪业执为实有,内心就会相当紧张。虽然造业之后忏悔了,但根本忏不净,后面还会再起。最后就会陷在“屡犯屡忏,屡忏屡犯”的恶性循环当中。

 

三、罪业的现起方式

妄心只是因缘合成的幻影,本无实法可得。但是,一旦你对它生起执著,就会形成业习。所以,“业”就是幻心的数数现起。由于它会不断地积累,串习到一定程度时,心里就会集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到一定时候,这股力量就会幻现出各种各样的果相。

而且,只要你执著它为实有,并且不断地加深这种错乱的习性,业就会成为障碍。你的心就会一再地陷在错乱当中,而难以脱离。

不仅是恶业,即便是善业,只要内心有我执、我所执,终究也会成为恶业。比如,对于一种善法,你心里有实执心,立了功德见,它就成为你心里执著的境。一旦别人去做这件善事,你就会认为,原本属于自己的功德被抢走了。这样一来,不仅不生随喜心,反而引发各种嫉妒、竞争等的妄动,甚至生起嗔恨心,发生各种争斗、夺取等的行为。结果就成了严重的恶业。

这样就知道,只要不明了空性,时刻都会因执著而造业,又会以这串习成的行为惯性——业力而成为障碍。反过来说,只有了达一切法都是幻现,尤其是明了自心本来性空,了不可得,这样你才能在遇境时不立任何法见,不去执取,也不著在当下的心上,这样才能从过去业障的怪圈里脱离出来。

 

四、根本的灭罪之道

知道罪业的现起方式后,也就懂了从根上消除罪业的方法。既然业由心的妄动而起,现在要净除业障,就要反过来做。也就是要念念觉悟,消除掉自心错乱的力量。

方法就是,过去由于执著实法而现行罪业,所以,现在首先要认识一切法都不可得,心里不立任何法见,丝毫不著意,这就不再造业了。一切现相不过是因缘现起的幻影,都是假相,毫无真实。所以一切时处,心都要空净,不住于相。这样的话,再遇到境缘时,就不会成为业障。过去的妄动就开始逐渐消减、止息,原来的错乱力量越来越小,以致于化除,也就不发生作用,这样才从根化掉了业力。

当然,无始以来经过无数次串习,这种妄动的习性非常强,不可能一次就化解。所以懂得方法后,就要时时在身心上转化,就是当它现起时,心里不被它所牵,随起随消,逐渐就化除了。所以“时时保持觉照”最关键!

 

五、什么是忏悔

这里说的“忏悔”,就是指了达一切法空性,知道了本来清净,没有什么实有的罪业可得。之后时时不断保护,不再迷失,不再妄动造罪。这样罪业才能了结。

分别解释,如《六祖坛经》所说:“忏者,忏其前愆,从前所有恶业,愚迷骄诳嫉妬等罪,悉皆尽忏,永不复起,是名为忏。”

说到底,就是了知过去所造的罪业都无自性,没有什么实法可得。正造罪的时候,也只是一念迷惑,计执有我、有法,之后现起各种分别妄动,结成各种恶业。细心体察就知道,当时的一切只是一场幻梦,全部由幻心变现。而幻心也了不可得。所以,一切本来没有,既没有造罪的人,也没有所造的业,也没有造业这件事。意思就是,我们要定解诸法无我,一切贪嗔等法都不可得。只要不再执实,内心空净,就不会在心中留有影像,这样罪业就忏尽了。

但是,凡夫实执太强,遇到相应境缘时,常常习惯性地执著诸法实有,认为确实存在值得生贪嗔的境,这样又会陷在老毛病当中,没办法从根断除。所以,时时刻刻都要警觉,不陷在执著当中。只有在任何处心都毫不著意,才能真正脱离生死迷梦。也就是要断除未来造罪的相续,不再妄心执取。这种“断相续心”,就是“悔”的涵义。就像《六祖坛经》所说:“悔者,悔其后过,从今以后,所有恶业,愚迷憍诳嫉妬等罪,今已觉悟,悉皆永断,更不复作,是名为悔。”

总之,忏悔的关键就是得到空性定解。所谓“忏前悔后”,也是指了知罪业本空,而且时时保护,以后再不起妄执造业。

 

六、“心空”是究竟的忏悔

要知道,业全部从心而来,一切都由幻心所生。心一空,业就没了立足之地,自然就空尽了。所以,你首先要明了,心是因缘所幻起的影相,本不可得。之后,无论现起怎样的心,你都不要黏著,这样业才能化解。

所以,究竟的忏悔,就是让心觉悟,心一觉就空了,空了就不会有业,也就不再陷入生死幻梦当中。相反,心一迷就入了生死幻梦。虽然正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但妄心会落入错觉。也就是还会执著人我、是非,会发生竞争、求取等等。

另外,过去造的业就像幻梦一样,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就像虽然我们在梦里似乎有很多虚妄的造作,但一醒来就会发现,并不是真的有那些事。像这样证见空性之后,罪业自然消除。(但这不是谈口头理论,而是要实修实证才算数。现在的情况是:到底有没有空性定解都成问题,不必说实证。我怕很多人口头谈空,所以再次提醒一下。)

《佛说净业障经》里讲了这样两个公案:

世尊在世时,有位比丘名无垢光。一天,他去乞食,不小心到了妓女家。吃了妓女以邪咒加持的食物后,心智迷乱,结果就犯了淫戒。

他回到精舍才清醒过来,当时内心生起极大的忧悔,全身发热。他想:“我今天居然犯下大戒,现在已是破戒之人,将来必定堕入地狱。”之后他把这件事告诉其他比丘,比丘们让他去找文殊菩萨,文殊菩萨又把他带到佛前。

佛问他:“你有心犯淫吗?”

他说:“无心。”

佛又问:“无心怎么会有犯呢?”

他说:“我后来生了淫心。”

佛说:“我平时不是常说‘心垢故众生垢,心净故众生净’吗?”

他回答说:“是。”

佛又问:“你梦中受欲时,心里有没有觉知?”

比丘回答:“有觉知。”

佛问:“你先前犯淫欲时,不是由你的心觉知吗?”

他回答说:“是由心觉知。”

佛又问:“既然如此,醒时和梦中犯淫有差别吗?”

比丘回答:“没有差别。”

佛说:“我以前不是说过诸法如梦吗?你认为如梦般的诸法真实吗?”

他回答说:“不真实。”

佛又问:“醒时的心和梦中的心真实吗?”

他说:“都不真实。”

佛说:“既然不真实,那它们是实法吗?”

比丘回答:“不是实法。”

佛又问:“如果一个法无生,那么它有灭、有系缚、有解脱吗?”

他说:“无生的法,当然无灭、无系缚、无解脱。”

佛问:“现在你怎么认为?无生之法会堕入地狱、饿鬼、旁生中吗?”

他说:“无生之法本来没有,怎么会堕恶趣呢?”

佛对他说:“一切诸法本性清净,只是凡夫没有智慧,由于不了知真如,对于本无的法妄起分别,以分别的缘故,而堕入三恶趣。”

之后佛对诸比丘说:“诸法虚诳,如同野马故。诸法如梦,本性自在,逮清净故。诸法究竟,如水中月、如泡沫等故。诸法寂静,无有生死诸过患故……比丘当知,诸法如是不可宣说。往昔我坐菩提道场,无有所得。无一法有出有没、有系缚有解脱,也无一法有障有缠、有忧有悔。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诸法清净本无染污。”

无垢光比丘听了佛的开示后,内心踊跃、悲喜交集。他双手合掌,一心观佛,口中说偈赞叹佛陀。后来世尊舒颜微笑,授记他将在弥勒佛出世时证得无生法忍,十劫后成就佛果。

另外,过去久远劫前,日无垢光如来出世时,有一位比丘名叫勇施。他具足多闻,惭愧乐学,并且相貌非常庄严。

一天,勇施比丘到城中乞食。一个长者的女儿见到他庄严的相貌后,心生爱染。后来由于贪欲不得满足,身体日益羸瘦。她母亲见了心中不忍。于是骗勇施比丘说:我女儿喜欢听经,苦于很难听到,所以生病。并且哀求比丘常来应供、说法。比丘信以为真,就同意了。之后经常到长者女家中应供。结果日久生情,丧失正念,就破了淫戒。后来女子的丈夫见比丘来得太过频繁,怀疑和自己的妻子有染,打算把比丘杀死。比丘知道后,拿毒药给长者女,让她在自己丈夫的饮食里下毒。这样就把他毒死了。

长者女的丈夫一死,勇施比丘突然心生追悔,心想:“我身为比丘,既犯了淫戒,又破了杀戒,死后必定堕入三恶趣。”之后惊恐万分,到处奔走,口里一直说着:“我是地狱众生。”

当时有一个菩萨名叫鼻揉多罗,知道这件事后,把比丘带到一个树林里。之后菩萨腾身虚空,比丘见后生起极大的信心,就像亲见佛陀一样。

这时菩萨入定,身中出无量佛身,全部具足相好,遍满林间。这些化佛同时出微妙音声,说到:“诸法就像镜中像、水中月一样,了不可得,如虚空般本来清净。凡夫由于愚痴迷惑,于无实的法中妄起贪嗔。虽心生染爱,而实无染著。就像在梦里对色法生贪,实际无贪,又像用刀割物体,而刀无知。同样,凡夫的愚痴、爱染,就像阳焰,或空中浮云,本来寂灭、无相……就像手摸虚空一无所得,同样,虽现起分别,而实际并无分别。虽计执有诸蕴,实际诸法本来无生。总之,一切法不生不灭、不聚不散。法性本自解脱。”勇施比丘听后,思维法义,顿时离诸盖缠,得无生忍。

讲到这里,释迦佛说:“当时的鼻揉多罗菩萨,就是现在的弥勒菩萨,当时的勇施比丘,就是现在的宝月如来。”

世尊又说:“一般凡夫对于本无的法妄生分别,计执实有,结果堕落恶趣,在无量劫中受种种大苦。而勇施比丘受淫欲,又断人命根,却能即身得无生忍。就是因为他能够观三界如影像等。就像幻师观幻人而无有障碍,勇施比丘由于能观诸法空性,所以能迅速离诸业障。”

像这样,勇施比丘观诸法空性,发觉罪性本空,了不可得,就脱离了罪业系缚,得到解脱。

 

七、忏悔要念念贯彻

忏悔要贯彻在每一天、每一时当中。

前面也讲过,一切时中不迷失,不造罪,这样忏悔才能达到彻底。意思就是,从现在开始,不再走老路,在任何境界当中,都明了一切法空性,面对任何现相,都能心空无住。这样业障才能化解,最后才会空尽。过去由于心不空,一直不断地造业,导致错乱的力量相当大。现在,就要反转过来,也就是妄习随起随化,错乱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小,最终完全没有力量时,整个业根就全部消除了。

现在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你不要继续迷惑,继续沉溺在错乱的罪业迷梦当中。要知道,法尚且不应执实,何况非法?所以种种恶心恶性都要化除。意思就是,我们在行善法的时候,也要知道这些都是幻事,应当三轮体空,没有我相、人相、法相而行持。而对于非法,像是追名逐利、贪执钱财、求取男女、散乱放逸等等,这些造罪方面的事,更应当彻底断绝,永不再造。

总之,罪业并非实有。当初只是一念入迷,之后不断地造业、轮转。但一切只不过是无而现的幻事,实相当中本来没有罪业,没有染污。所以不必要过分执著,认为罪业真实,根本没办法忏除。

要知道并不是有很多实有的罪业,然后我去把它们消灭。起初由于心不空,执诸法实有而造业。而悟后心空了,不再执著有什么实法,而且不会再起妄执造作,这样就彻底断了罪业相续,这叫做理忏。有两句偈这样说:“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亡时罪亦空。”说的就是“心空则罪消”。但这不是凡夫容易做到的,所以还要修事忏、要念百字明等陀罗尼来灭除罪业,因为如果你没有契证实相,心空不了的话,业障就还是盯着你,还是起作用,就像梦里虽然都是假,但心空不了的话,就还是有怖畏、有苦。所以各人要自审根器,来实修合机的忏悔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