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工美大师娘本:从学佛开始画唐卡

0711-2

刘心印

不是因为唐卡,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这个西北地区偏远的小县城。同仁地区在藏语中被称为“热贡”,意思是“金色的谷地”。同仁县境内隆务河流域的吾屯上下庄、年都乎、郭麻日、尕赛日等几个小村庄,是“热贡艺术”的发祥地,热贡艺术包括唐卡、堆绣、雕塑、建筑彩画、图案、酥油花等多种艺术形式,唐卡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种类,现在这一区域被称为“热贡艺术之乡”。

30年前,12岁的土族少年娘本就是在这里第一次拿起了绘制唐卡的画笔。如今已经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娘本,亲身经历了唐卡艺术繁荣兴盛的过程。

“非遗”带来的繁荣

“‘文革’期间村子里的老艺人都不画了,我是改革开放后学习唐卡的第一批艺人。当时的几十个老艺人培养了几百个学生,现在我们整个热贡地区有上万人在画唐卡。”采访中,娘本对《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记者说。唐卡艺术繁荣的背后,是市场的认可和追捧。2006年,唐卡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无论是建国以后的新唐卡还是明清时期的老唐卡,都受到藏家甚至是普通民众的重视,一度掀起购买风潮。

三十年前,一幅唐卡的价格基本上是三四百元,而如今一幅最普通的唐卡也要几千元。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普通作品则要几十万,有的甚至高达上千万元。“青海有一幅长618米、宽2.5米的唐卡《彩绘大观》,是十几年前我们400多个艺人集体画的,由600多幅唐卡组成,我画了其中2幅,现在请专家估价,达到20多个亿,那样的唐卡全世界只有一张。”

老唐卡的拍卖纪录出现在2002年,明永乐御制的巨型“刺绣红夜魔唐卡”在当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以3067万元港币成交,这幅唐卡在1994年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是100万美元。此后也有一些老唐卡拍出高价,2006年,北京古天一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曾上拍一套共15件的清乾隆时期唐卡“宗喀巴大师一生的故事”,以1815万元成交,成为内地唐卡拍卖最高价。2012年,在纽约佳士得佛教艺术品专场拍卖中,13~14世纪西藏“绿度母唐卡”以176.25万美元成交。记者走访一些古玩经销商了解到,相较于佛造像价格的一路走高,老唐卡的价格近些年一直比较稳定。

“唐卡”是藏语,意思是携带方便的卷轴画,流传至今种类繁多,有堆绣唐卡、刺绣唐卡、织锦唐卡、缂丝唐卡等等。现在提到唐卡,一般指用天然颜料绘制在经过打磨的棉布上的卷轴画。“我们藏族传统上都是游牧为生,唐卡比佛像便于携带。藏族文化中,不仅是佛像,包括藏医、天文、地理、历史,很多东西都可以用唐卡的形式表现出来。”娘本介绍说。唐卡在西藏出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00多年前的吐蕃王朝松赞干布时期,今天,在一些寺庙中还能看到那一时期的壁画。现存最古老的唐卡有一千三四百年的历史,多存于寺庙中,故宫博物院存有一千多幅明清时期的唐卡,大英博物馆也有很多珍贵的唐卡佛像。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也善于画唐卡,布达拉宫藏有他的作品。

唐卡在早期主要受印度、尼泊尔画风的影响,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发展出勉唐、泽钦和噶玛嘎孜三大主要画派,每个画派又有多个分支。热贡唐卡从材料上可分为彩唐、金唐、红唐、黑唐四个主要种类。彩唐就是常见的彩绘唐卡,后三种唐卡分别是用纯金色、红色、黑色作底色。绘画风格上,热贡唐卡善用黄金做颜料呈现金碧辉煌的艺术效果,色彩比较明亮,花纹细腻精美,人物众多,长于表现丰富的宗教故事。

不懂佛经画不了

“很多人以为我们是藏族,其实是土族。我们那几个村子只有两千多户人家,有自己单独的口语。生活上的语言,用汉语比较多;军事上的语言,比如枪、炮、马,用藏语比较多。传说我们民族的母亲是边民,父亲是当兵的,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文字、信仰和风俗都和藏族一样。我们这边画唐卡已经有700多年的历史。”

娘本的名字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十万颗虔诚的心”。1971年,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里有4个姐姐,还有3个男孩。父母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把他送到了当地著名的唐卡画师夏吾才让那里学艺。

“唐卡在学习过程中能得到一点回报。很多艺术在学徒过程中是没有收入的,唐卡不是,画画的过程中,老师会给一点分红。这种观念比较好,也有利于这种艺术的传承,现在我们带学生,也还是这样。”娘本说。通常一个孩子送到老师家里,会被留下来观察十天左右,来判断是否具有学习唐卡的天赋。“先练习画《度量经》,老师每天看。我虽然年纪小,但是手很软,老师说有天赋,留下来吧,好好画。”

《度量经》对诸佛、菩萨的造型特征和身体各部位的度量比例都有详细的论述,被藏族绘画奉为金科玉律,是学习绘制唐卡的基础。娘本的老师夏吾才让是热贡唐卡的代表人物。他18岁时曾跟随张大千去敦煌临摹壁画,其绘画风格深受敦煌壁画影响,作品中天女的形象比较多。娘本是夏吾才让的得意弟子,后来还娶了老师的孙女为妻。

娘本学唐卡的时候,每天的第一项功课是听老师讲佛经,不懂佛经,仅有技术是画不了唐卡的。师父念经,徒弟听着,然后就按照佛经故事去画。所以,佛经故事和剧本一样,要依靠画师的想象力去创作,什么模板都没有。

“画唐卡的人每天早上诵经,诵完经洗了手,干干净净地才开始画,并且不能抽烟、喝酒,这都是对佛的一种尊重。”画唐卡是门苦功夫,要盘腿席地而坐,从早到晚画一天,在这个过程练就专注力。这对十几岁的男孩子来说,并非易事。“一开始学的时候,坐都坐不住,现在每年夏天很多大学生来实习,他们就坐不住。盘腿才能坐得稳,拉线条的时候手也稳,坐在凳子上是不行的。”

“画的时候必须要静,不能动不能说话,怕线走歪了。老师要求也很严格,因为每天调的颜料都不一样,今天画坏了的话,明天去补的时候就像一个伤疤一样。”绘制唐卡的颜料都是很珍贵的天然颜料,包括金、银、珍珠、玛瑙、珊瑚、绿松石、孔雀石、朱砂等矿物颜料和藏红花、大黄、蓝靛等植物颜料,用这些颜料画出来的唐卡才能历经千年不褪色。“颜料是唐卡的根,最珍贵的就是颜料。目前来看颜料不是什么问题,我们每年都存很多。普通的颜料现在一斤1000多元,但是能用很长时间,一个人一年用上5斤颜料就很不错了。”娘本说。颜料中价格最为昂贵的是金粉,娘本的一幅“黑金释迦牟尼三世佛”唐卡,所用金粉就价值七八十万元。

娘本跟随夏吾才让学习了6年时间,学成出师后去拉萨待了8年,又学习了3年汉族的工笔画。他博采众长,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并大胆探索创新。“我画的最多的还是佛教故事。国庆60周年的时候画过《文成公主进藏》、《开国大典》,捐给了国家。北京奥运会的时候还画过福娃唐卡送给奥组委,什么题材都可以用唐卡来表现。不一定每个人都喜欢,但也是一种尝试吧。”娘本说。

严格的学习过程

过去,唐卡的老艺人只将手艺传给本村人,并且严格地传男不传女。“现在没有这些规矩了,更多的人传承才能更好地保护,现在的学生都是放开了教他们。” 2007年8月1日,娘本创办了青海省黄南州热贡画院并担任院长。“之前那一代老艺人都去世了,我们现在也算是老艺人了。热贡画院现在收留了30多个孤儿,教给他们技艺,从根本上解决生活问题。”

学习唐卡的基础是画《度量经》,往往要练习好几年才能达到熟练、精准。之后是学习研磨、调配颜料,“要从几种基础颜色中调出100多种颜色,现在有些老唐卡的颜色已经调不出来了,失传了。”娘本说。

掌握了这些基本功才能跟老师学习涂色、晕染。“矿物颜料是很厚的,要涂平涂光,然后是学晕染,之后可以拉金线、拉线条,这么一步步地画。需要掌握线条的柔软性、粗细的变化,这是一种需要不断去练习的功夫。”最好的有天赋的学生,也要五六年才能学成整个技艺。

画唐卡的第一步是起稿,大幅用炭条起稿,小幅用铅笔起稿。“起稿的过程像导演一样,必须布局好,主佛放在什么地方,边上放什么样的佛,整个故事怎样画出来,这是很难的一个步骤。真正创作的过程中要懂藏文、佛经故事,反复思考再去画。现在很多画唐卡的人比较简单了,要个白度母,画上就可以了,但是历史性的故事性的东西画得比较少。”

娘本画的最大的唐卡作品长15米、宽1.3米,有15个主佛,上千个人物,讲了多个佛经故事。是他带领7个学生,画了三年多时间才创作完成的,目前收藏于中国工艺美术馆。“由我来起稿、设计和开脸相,这些是最重要的功夫。涂色和晕染是大家一起完成的。唐卡是重彩工笔,内地的画,可能只有树叶上几个小虫子是工笔,其他都是写意的,我们唐卡整个画都是工笔,所以画起来比较慢。一个人不带学生的话,一年最多画三四张,三十年也没多少张。带学生的话,共同画,画出来的作品都算是老师的,那就比较多。”

一幅唐卡的优劣,外行可能无从评判,而画师则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开的脸相、起的稿,每一个线条的柔软度、细腻度都要看。佛像脸上那种慈祥,必须要画出来。线条的粗细变化都是不一样的,很多人画一辈子功力都不行,这要看天赋。”

目前市场上最受欢迎的黑金唐卡,尤其考验画师的功力。“黑布上不好起稿,大体上可以起稿,细节的线条都没有稿子。画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地画,画错一笔整体就破坏掉了。这种唐卡没功力画不了。”

唐卡也需签名盖章

过去唐卡都是供奉在寺庙里,普通家庭中一般会请一幅唐卡供奉,总体需求量不大。而现在不仅信众,很多汉族人会把唐卡作为艺术品收藏。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印刷的唐卡。“彩唐印刷的比较多,大体上印出来以后在上面描线条。和国画、油画一样,市场好了,假冒的也就多了,但这种是少数。”在保证使用天然颜料的前提下,一幅唐卡最低也要几千元,而如果是印刷品或者使用广告色,价格则可低至一千元左右。

还有人采用流水线的方法绘制唐卡。“他们各有分工,涂色的只会涂色,拉衣服线条的只管拉衣服的线条。这种方法是画不出好唐卡的,我们传统的学习方法,从起稿到研磨颜料、开脸相是可以一个人完成的。我们是国内传承唐卡文化最好的一个地区。”

提起家乡,娘本难掩自豪之情。“中国一共有300多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我们一个村子里就有6个工艺美术大师,7个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真是了不起。”唐卡作为佛教的贡品,过去的画师是不能够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的。但现在,为了区分唐卡的优劣,避免被假冒,也为了保护藏家的利益,很多画师开始在唐卡上签名盖章。

娘本就遇到过好几次被假冒的事情。“有的人在一些场合上遇到了,和我合影,那我总是不能拒绝的。后来就听说,有人拿了跟我的合影去卖别人的唐卡,说是我画的。这有什么办法呢?”娘本无奈地说。

除了作者,唐卡的价格也与其尺寸、所绘人物的多少、精美程度有关。

现在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唐卡是释迦牟尼佛祖、白度母、绿度母、文殊菩萨和黄财神的画像。“我们信佛的人不会把唐卡乱放的,要么卷起来,要么放在佛堂里。有的不信佛的人把唐卡挂在卧室里,那不好,还是要放在书房、客厅这些很干净的地方。如果不挂也要卷起来保存,唐卡的矿物颜料是用传统的骨胶调的,不能浸水、不能折断,折了以后不好修补。”

唐卡市场的繁荣给热贡地区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我小时候没鞋穿,家里连玻璃都没有,现在百分之八十的家庭都开上车了,起的房子一个比一个漂亮。”如今的吾屯上庄家家有画师,“人家都富裕了,你不画画,在村子里都待不下去。”

几年前,娘本在一次活动中遇到了山西一位用传统技法做纸的老先生,让他感触良多。“他那个技艺,没有市场,不赚钱,只能传给自己家里人,孩子们还不愿意学。有市场才能有传承,有更多人了解认识就不可能失传了,宣传就是保护。”

文章来源:http://www.cnreaders.com/gjrwls/gjrwls2014/34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