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爱纽约图书馆了

0730

写下这犹如小学生作文一样的标题时,我正在曼哈顿40街的图书馆里。风扇嗡嗡轻响,将满书架纸张和木头的气息吹向室内的每个角落。没有一个人说话,找书者的脚步落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声音。整个世界恬然宁静。

咖啡馆曾经是我再加工采访记忆,以及痛苦万分写稿的地方。在北京,找到一家咖啡馆要容易些。那里通常充斥着烟味和横飞的唾沫,在你注意力尚未集中时,你能听到大叔骗萝莉的精致过程,或是闺蜜们对负心男的同仇敌忾。如果是在中关村,你通常还能听到一个copycat是如何寻找到第一桶猫粮的故事。在这种环境中你要做的,是沉着地拿出耳机,让音乐响起,然后将自己沉没到一团混乱的写稿惆怅中。

现在,图书馆是咖啡馆的替代品。在曼哈顿岛上,采访结束,找一个图书馆就像找一家咖啡馆一样容易。当我第一次见到纽约市公立图书馆官网上显示哪里有图书馆的地图时,我觉得整个曼哈顿岛都被那些谷歌地图的小气泡给遮住了。为了严谨起见,我又数了一下,在曼哈顿岛上有44座公立图书馆;布鲁克林和布鲁克斯的有……

一张图书卡可以让你自由出入所有这些公立图书馆,办卡的过程简单得令人愤慨。我在网上提交申请后,思虑周全地带上了护照、社会保障号、钱包等前往图书馆,生怕因落下什么而白跑一趟。工作人员轻瞥了一下我的护照,在电脑上敲打了一番,微笑着和我拉扯了几句家常就将借书证给了我。不用交钱,连工本费都没有。

去不同的图书馆就像去不同的餐馆一样令人期待。Bryant Park旁的图书馆阅览室保准让你第一眼看到就会肃然起敬。我觉得,坐在里面读那些有着硬封皮的大厚书才对得起这个富丽堂皇的阅览室;而且,我疑心夜半时,会有魔法师在里面看魔法书。靠近Chelsea的一座图书馆,则是地地道道的社区图书馆。吱呀一声推开推拉门,满眼的旧书架和旧窗棂。带着篮球的年轻人在这里看书,满头白发连行动都有些颤抖的老人也在这里看书。外面的树阴将整个窗口填满,没来由地让人平心静气。

更多的惊喜,会来自于图书馆中举办的各种活动。我刚溜达完的一个展览叫做“纽约午餐时间”。在看之前,我都没想到简单的午餐也能有那么多历史和妙趣横生的故事,从纽约的午餐菜谱,到为穷人和孩子得到更好营养的社会运动,再到为满足匆匆忙忙的纽约人午餐需求而生的“人工”自动贩卖机——这倒也不失为理解纽约文化的一个好角度。

还有一次,儿童阅览室里的讲座挤满了一堆2岁至5岁的孩子们。演讲者是个大人。他正儿八经地做了开场白,说我们今天的演讲和猫头鹰有关哦,但女士们先生们,请你们待会不要太过惊讶,要保持安静,我们要请出猫头鹰啦。然后就真的从背后的绿色箱子里请出了一只站在他手上的猫头鹰——活生生的一个小家伙。在孩子们被这小小的萌物弄得一阵兴奋骚动之后,这位演讲者开始介绍猫头鹰的习性,就像面对大人演讲一样,只是更加浅显有趣。后来我才知道,这里的每座图书馆都有儿童阅读室,并且每天都会有类似的活动,只是不同时间段会针对不同年龄的孩子有不同题材。

所以,我说什么来着,我爱纽约图书馆。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做这篇文章标题的了。

 

 

文章来源:http://www.cnreaders.com/yilin/yl201223/14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