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堆里有我的老师

0722-1

张森凤

少女时代,我家住在一个大院里,院门口有一条瓶颈似的窄弄堂,笔直的一溜。在那儿学骑自行车再合适不过了,像被框在规范中。暑假期间,我和两个同伴总是相互扶着在那儿练习骑车,处在那种眼看要学会却还差点火候的时候,最让人欲罢不能。

不曾想,这块风水宝地居然被一个陌生的外乡人占领了。他是个酒鬼,总是在弄堂当中席地而坐,怀抱酒瓶,不断仰起脖子痛饮,直喝得酩酊大醉。这个人的出现对于我们是极扫兴的事,但谁敢去赶走一个酒鬼呢?酒鬼一般来说爱动粗,一旦冒犯他,谁知道他会不会大声咆哮,或是乱砸东西呢?

有一天,酒鬼走开了,我赶紧把自行车推出院门,央求那两个同伴左右相扶,跌跌撞撞地朝弄口骑去。可就在此时,那酒鬼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弄口。两个同伴嗷嗷地叫起来,松开手就退到一边去了,而我因为没学过如何下车,所以身不由己“咚”一下撞过去,竟将叉开腿站着的那人撞了个跟头,随后我自己也像子弹那样弹了出去。

我知道这下惨了,只有苦笑的份儿。不料,那人看见我笑,捏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了。后来的事不可思议,他居然骑着我的自行车向我示范如何前下车、后下车。我就是在那天学会骑自行车的。我从没想到过,我会在一个酒鬼那儿学到什么,而事实却胜于想象。

暑假过后,那个人不见了,同伴猜想那酒鬼讨厌自己的生活,痛改前非了,也有的说他不过是挪个地方继续潦倒。但我从他那儿学到过东西,心中便有了丝丝缕缕的惦记。

其实,我那些拿手的生活本领几乎都是从别人那儿学来的。比如我最早的烹调是跟小铺子里素不相识的厨娘学的。那天我路过小铺子,她正挥动锅铲炒菜,那种沉浸在生活里的生动景象吸引了我。我站定,她发现了我,于是撒盐时带着示范,动作也越加规范,她乐于这么做!所以我常常想,只要有心,我在人堆里随处可找到老师,比如那个从未与我交谈过、相貌平平、看似目光只在油盐酱醋上的厨娘,我真该称呼她一声启蒙老师。

生活中更有许多人教会我们如何做人。我曾见过一个贫苦家庭的孩子,穿着旧衣衫,却将积攒下来的在手心里捏得热乎乎的零钱捐给了更穷的孩子。我拉住他的手,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他懂得穷得过不下去的日子是什么滋味。

还有一次,我们举办联欢会,用美丽的孔雀羽毛装饰墙画,有个3岁的孩子突然跑过来,睁大眼睛说:“孔雀一定会很疼的!”一时间,在场的大人都愣住了,因为从孩子真切的话中,我们感受到某种震颤,仿佛唤醒了丢失已久的赤子之心和怜悯之心。

我想,一个高明的人应该是乐于身处人群的,因为与人相处总会结出许多神奇的果子,比如:相互的学习、完善,以及彼此分享友善、关爱所滋生出来的快乐和幸福。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bf89b0100bp7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