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中阴身告诉我不孝助我回头

0710-1

加拿大多伦多本实(女)

父亲刚去世不久,我带着失去亲人无限悲痛的心情回到了多伦多,并参加了地藏七打七。这是我第二次打七了,却是一次震撼心灵的心路历程。

如果说三年前第一次打七使我明白了六道轮回因果规律的道理,不敢再做恶事了,那么这次打七让我在忏悔中脱胎换骨,得到了一次真正的改造。

在这之前,如果我没有遇到佛法,没有遇到地藏七,没有这三年坚持功课的修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样摆平我憋屈的事实。

我的父亲

我父亲是个老干部,虽然88岁高龄,社会生活非常活跃。他认识的有名气的画家书法家朋友很多。过去家中收藏的字画在四年前都给了我弟弟,我没有说过不满意的话。去年父亲住进了国际老年公寓,虽说每月要付一万元,可他每月的离休费也足够付账单了。于是,他把家里住的两套价值360万的房子都卖了,并同其他存款一起全都给了弟弟。父亲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从小就不喜欢我,偏爱弟弟。

三个月前,当我回国探亲的时候,父亲没有给我一分钱,也没亲口对我解释这一切,而是委托弟弟单独找我谈话。我能说什么呢?我无话可说。我不能去质问长辈。

我尊重父亲的安排,只对弟弟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有一天父亲百年,我赶不回来时,一定要从父亲的存款中取出一万元,按《地藏经》中所说的为亡者做建庙印经的功德,在治丧期间请客必须吃素斋。弟弟答应了我的请求,这也是我唯一的要求。

没想到20天后父亲突然生病住进医院,8天后就去世了。

我的憋屈

和弟弟单独谈话后,当再次见到父亲时,我半句埋怨的话都没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表面上的平静并不说明我内心不挣扎呀。一时想通了,过一会儿烦恼又生起来。如果说因为学佛了就无动于衷,那是假话,我思想还没达到那么高的境界,这是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事。正是由于学佛了,我不想背因果,不敢与人结怨。并且我有了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愿望和目标,几年来把钱财也看得淡了一些。但是这事儿遇上了,心里总是委屈不痛快。

为什么世间父母会有偏向?说老实话,我没有看重父亲的钱财。我是情执放不下。只要给我一点点,五万或十万也行,不嫌少。我看重是那份父女的情分,是一种安慰。我真的好羡慕弟弟,父亲对他真好,他们父子情深。我这一生始终追求着这份感情,追求家庭温暖,苦苦追求着。可我最终没有得到。我真是命苦,心里真的好苦啊。我在心中呐喊着阿弥陀佛,天下儿女不论好坏,您不会嫌弃您的任何一位孩子,您都会张开那温暖的双臂等待拥抱着游子们的归来。我这一生太苦了。我一定要去找阿弥陀佛,一点都不留恋这个世界,让我再也不要遇到这一家人了。

悲痛之极,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在痛苦中挣扎着,真想早点离开北京逃回多伦多。我真的害怕天天见面,时间一长,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这三年诵经拜忏学佛白修了。我求观世音菩萨给我正念,给我力量,佛力加持我。我时刻提醒自己,这是考验。修行了要看破放下,就过关了。钱是身外之物,放得越干净越彻底越好,我要学忍耐,就当欠他们的。债还完了,将来轻轻松松地走。我就这么反反复复地劝自己,总算心里平静了许多。和父亲、弟弟相处还能心平气和。遇到亲戚说三道四为我打抱不平时,我还得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大家都说我傻。

我心里想,什么是孝顺?顺从父母的意愿,不惹父母生气就是最大的孝。从小到大,我从没有顶撞过父母,就是父母说的不对,我也不敢反驳,逆来顺受了一辈子也习惯了。

从2008年以来,每年我都回去看父亲。母亲早逝40多年了,遇到父亲身体不好时,有时一年回去两次,与弟弟换换班。其实我的经济不富裕,但我没心疼钱。我女儿说我回中国的机票钱都可以旅游好几个国家了。我只记住父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老人看一眼少一眼。”我想,如果有一天父亲走了,我不会遗憾的,因为我尽心尽力了。

修行就是要经得起痛苦的磨练,就是要能受委屈,能忍能看得破,放得下。否则怎能提高境界呢?父亲生前我没惹他老人家生气,苦水自己咽了。这个考题,我过关了。有佛法就有办法。地藏七三年诵经拜忏念佛可没有白干呀。这可是实打实的考验,真用上了,否则真不知会怎么样呢。

错在哪里?

父亲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但令我百思不解的是他为什么会如此地嗔恨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父亲去世的第五天,当遗体运往北京八宝山公墓火葬场的路上,我和弟弟一家人坐上了灵车,棺材就在我的座位后面。这时,突然感觉父亲在对我说话,是他的中阴身在说:“你不孝,我生病,你不关心我。”当时,我莫名其妙地泪如雨下,心里说:“爸爸对不起,我错了。女儿不孝。”耳边还非常乱,这种感觉几分钟就过去了。

从火葬场回到家后,我问我姑姑,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姑姑告诉我却有其事:2007年你和你女儿回国探亲时,你爸因发高烧住进了医院,当时挺危险的。因你要陪女儿去无锡探望她奶奶,火车票早就订好了,你没留下来,按计划走了。殊不知,你爸大怒大骂,再加上你弟弟弟妹在旁边煽风点火。在医院发生的这一幕刚好让我看见。我还劝他别发这么大火。

姑姑的话让我恍然大悟。因果,确实是可怕啊。父亲当时种下的那颗种子是如此的坚固,生前他从未说出对我的不满,而死后,他才告诉我错在了哪里。我们做儿女的不经意的行为就会伤害到我们的父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孝女,家族人也这样认为。可是我做得太差了,不体谅老人的心,我顿时感到非常的惭愧。

爸爸,我不孝啊!

在打七第三天发露忏悔会上,我第二个冲出去跪在地藏王菩萨的像前痛哭流涕。我错了,我不孝啊!父亲生前时,我为什么生不起感恩的心呢?我看到的都是他的缺点,还对我的朋友说过,我数不出几件事表现出父亲对我的好,让我不能忘怀的例子来。我们要懂得报父母的恩,在世间父母对我们的恩德最大,我们不应该对父母有一丝一毫的怨恨之心。我真是无地自容。一个人不知恩报恩,修的什么佛啊,连人都没做好,这是我的果报,怨不得别人。我对不起地藏王菩萨对我的教导,更对不起父亲养育我这么大。

我特别惭愧的是,在北京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我曾起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就是去了西方极乐世界再回来,也不要再见这一家人了。这是一个多么恶的念头啊,我怎么对得起阿弥陀佛的期待?我请求佛菩萨原谅我,请求父亲的在天之灵原谅我。我痛恨自己不知恩报恩,痛恨自己的不孝。父母对我们如何那是有错综复杂的因果原因的,这个恩我都没有报答啊。

父亲,我对不起您。这一世生命对我是多么的重要。您把我带到了这个世上,把我养大。我遇到了佛法,认识了阿弥陀佛。我树立了求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生目标。这份恩情是多么的深厚啊。父亲的中阴身还会告诉我错在哪里,让我回头。如此深厚的父爱,我不知道感恩,不懂珍惜,我追悔莫及。忏悔使我脱胎换骨获得了一次再生。

在第四天忏悔会上,我女儿提醒我,几年前卖过家里一件古董一万多加元。按加拿大税法算收入,应该交税。当年我没有报这笔收入。通过学习课件,认识到这是偷窃。我在会上也做了忏悔,我决定拿出一千元加币捐出去。我们做错了的事,只要还来得及补救,我们一定要将它改正过来。

感恩弟弟

我对弟弟弟妹在心理上有了重大的变化。我从心里油然而生出对他们的感恩之心。我感恩他们多年来在父亲最需要儿女关心时,他们承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我感恩他们能让我安心学佛,在海外过着清闲的日子。我要痛改前非,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我相信只要拿出真诚心,就是冰山也能融化一角,和弟弟的关系一定能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