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

0701-1

鲁先圣

外祖父已经去世了二十多年,但是我至今依然很清晰地记得,在给外祖父出殡的时候,村子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来给外祖父送别。外祖父所在的村子有一千多人,我印象中送葬的队伍至少有五六百人,从家门口到坟地3公里的路上,满满的都是悲伤的人们。

现在想来,这在时处“文革”时期的年代里,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因为,外祖父的成分是地主。当时我还很小,十多岁的年龄。我为此常常不解地询问母亲。母亲告诉我,还有一件事在外祖父家也是在当时独一无二的。土改均贫富的时候,村子里时兴穷人抢家。意思就是政府圈定了是地主和富农的人家,就要敞开大门,任凭村里的穷人把财产拿光,然后再把房子分给他们。村子里把外祖父的土地分给了穷人,但是到了抢家的时候,外祖父也敞开了大门,却没有一个人来抢。母亲每一次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总是说,我们家现在还有的铜盆、红木家具、瓷器,要是被抢过,就不会有了。

母亲给我说,外祖父家最兴旺的时候,有将近一百亩土地,有两进两出的院子,仓库里的粮食有十几囤。正巧在解放前后的那几年,天灾人祸多,村子里有很多人家吃不上饭。外祖父的粮食自然就成了那些穷人偷盗的对象。母亲说,她记得,有时一个晚上有几人来偷。偷粮食,偷地窖里的地瓜,偷家什。外祖父都知道,他甚至因而辞退了帮助看家的雇工。来偷粮食的,他就假装没有看见。偷家什的,他就悄悄对人家说,不要拿家什,拿粮食吧。有一次邻墙的邻居来偷地瓜,结果装得多了,自己怎么也翻不过墙去,外祖父干脆自己从后面托他过去。

母亲说,为了外祖父的慷慨,外祖母与外祖父生气过好多次,但是每一次都以外祖父的胜利结束。因为外祖父的哲学是,他们因为没有办法才来偷的,要是还过得去谁愿意做贼。来偷我们的,知道我们发现了他,却没有声张出去让他丢人,保全了他的面子,他不会再来偷了,每一个人都有尊严啊。

外祖父用这种方式资助过多少穷人,连母亲也不知道。母亲说外祖父这样做的原因是源于一件事。在外祖父年轻的时候,曾经跟人做生意,有一次他的父亲病了,急需用钱,他趁老板不在的时候偷了5块大洋。结果被正好回来的老板看到了。外祖父极其尴尬难堪。但是老板说,我忘给你了,那正是你应得的红利,赶快拿去吧。外祖父知道他刚刚拿了红利不久,而最近的生意又不好,哪里还有红利啊,那是老板保全他的面子啊。外祖父从此卧薪尝胆,终于创下了一番家业。外祖父常说的一句话是,一个人懂得了面子尊严的时候,还能够沉沦,还能够再不奋起吗?后来外祖父的村子里盗贼几乎绝迹,外祖父的家里后来几乎夜不闭户也没有人来偷了。村里人家的日子也渐渐好转起来。

这个故事,母亲给我讲了很多年。我在每一次回老家陪母亲给外祖父上坟的时候,还常常听到那个村子里的老人说起。

文章来源:http://www.dizigui9.com/zlk/wenyuan/shenghuowenzhai/36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