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幸存者:一个二战飞行员的转世

0628-5

人生苦短,这是历代文人反复倾诉的话题。其实我们的生命,也有不被一般人所知的永恒一面。

美军飞行员转世的故事

《灵魂存续者:一位二次大战战斗机飞行员的轮回转世》一书受到美国CNN等多家媒体的关注。书中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1945年,一个名叫詹姆斯•休斯顿的美国飞行员在太平洋上执行任务时不幸坠机身亡;1999年,一个叫詹姆斯•赖宁哲的男孩诞生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大量的事实让人相信,这个男孩的前世就是那名二战飞行员。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导,詹姆斯•赖宁哲从来没看过二战纪录片或有关军事方面的节目,然而他几岁时就对飞机结构具有惊人的了解。一次,当母亲安德丽给他买了一只新玩具飞机、并指出它的下腹部有一枚炸弹时,詹姆斯立即纠正:那不是炸弹,而是一个可分离式副油箱。安德丽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可分离式副油箱,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从两岁起,詹姆斯开始频频做相同的恶梦。梦中他不断惊恐地大叫“飞机着火!小个儿逃不出去!”一边又踢又抓,好像要奋力挣扎爬出驾驶舱。

父母在他清醒时问他关于梦境的问题,他回答得相当肯定,说:“(我的飞机)被击落了。”“掉在水里。”问飞机是被谁击落的,他说“日本人” 。他还称,他驾驶的是一架海盗号舰载战斗机,是从“纳托马湾号(航母)”上起飞的,当时他还认识一个叫杰克•拉森的战友。

于是,父亲布鲁斯开始查找一切与“纳托马湾号”相关的资料。他还找到了一些在该航母上服役的幸存二战老兵,其中真有杰克•拉森。他们都证实了詹姆斯的描述:1945年,“纳托马湾号”航空母舰支援美国海军进攻硫磺岛,一个叫做詹姆斯•休斯顿二世的飞行员所驾驶的战斗机被日军射中引擎,驾驶舱着火,最后他坠入大海殉职。

当年的机尾炮手拉夫•克拉波尔接受访谈时称,1945年3月3日,他的飞机紧跟着詹姆斯•休斯顿的那架起飞,并亲眼看到休斯顿的飞机被一枚防空炮火击中。布鲁斯也真的在纳托马湾号殉职名单中找到了詹姆斯•休斯顿二世的名字。此后,越来越多的证据让布鲁斯和妻子确定儿子确实为休斯顿转世,他们便设法联络了休斯顿目前仅存的亲人、现年84岁的姐姐安•巴伦,隔世的姐弟还得以重逢。

科学家:认真看待轮回

美国“探索频道”以拍摄和播放高品质纪录片闻名,其纪录片《前世今生——轮回的故事》讲了多个轮回案例。

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里,科学家们四十年来一直研究着有关轮回的案例,儿童心理学家吉姆•塔克博士说:“我们已收集了超过2700个案例。这类案例到处都有,亚洲、西非、南美、欧洲、美国……得到的证据表明,我们应认真看待轮回的可能性。”

从中国史籍看生命轮回

在中国史书中,记录了大量的轮回事例,如:梁元帝萧绎,是一眇目僧转生(见《南史》);帮助司马光编撰《资治通鉴》的范祖禹,前世是汉朝将军邓禹(见《宋史》);宋代诗人郭祥正,是唐代诗人李白转生(见《宋史》);明户部尚书夏原吉,前世是战国时期的屈原(见《皇明通纪》)等。

《文苑英华》中记载,滑州太史崔彦武能记起前生是杜明福的妻子。他自己能找到杜家,对杜明福述说前世的旧事,居然全都准确无误。他从墙中取出了前世他藏在里面的经书、金钗,还从庭前槐树下取出了前生埋下的头发。

清朝大学士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记载:清人恒兰台的叔父,生下来才几岁,便自称前身为城西万寿寺的僧人。他从来没有去过那里,却能画出该寺的殿宇走廊、门庭路径,以及寺里的陈设和种植的花树。去那里验证,全都符合。

轮回转生的故事,从中国传统文化角度看并非奇事。因为五千年的中华文化相信人并非一生一世,相信善恶有报。直到二十世纪,强制灌输“无神论”,推行“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斗争哲学,中华正统文化被践踏摧毁。然而到今天为止,世界主流文化并不接受无神论。

西方轮回研究元神不灭

人生苦短,这是历代文人反复倾诉的话题。三国时曹操吟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北宋文豪苏轼则感慨: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面对短暂人生与无尽时空的对比,我们将何以自处?是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还是秉烛夜游,乐而忘忧?亦或是思力之所不及、忧智之所不能,以求功名不朽于后世?其实都不必。因为我们的生命自有其永恒的一面,这就是我们的元神或灵魂。

很多人都听说过濒死体验(Near Death Experience, NDE),也就是心脏停止跳动或大脑功能停止后的病人被救活之后回忆自己的元神或灵魂暂时离开肉体的经历。这个现象自古就有记载,如柏拉图就曾记录过一个希腊士兵死而复活后回忆他进入彼岸世界的情景。在西方社会,这个现象自从穆迪(Raymond A. Moody, Jr.)博士的畅销书《生命之后的生命》(Life after Life)于1975年发表后被广泛关注,近来更是渐渐进入主流医学界的视野。

坦博特(Michael Talbot)发表于1991年的《全息宇宙》(The Holographic Universe)一书引述了穆迪博士收集的一些案例。在一个例子中,一个妇女在手术期间离开她的肉体,飘到接待室,看到她的女儿穿着不对称的披肩。原来女佣那天给这个小女孩穿衣服时慌慌张张,以致她没有注意到这个错误。女佣非常惊异女孩妈妈后来谈到这件事,因为后者那天并没有见过女孩。在另一个例子中,一位女子离开身体后来到医院走廊,听到他的妹夫对一个朋友说,看来他不得不取消出差计划,为了担任妻姐葬礼的抬棺人。当这个妇女活过来后,她责备妹夫不该说如此不吉利的话,妹夫对此惊讶不已。

康涅迪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心理学教授肯尼斯-瑞 (Kenneth Ring)发表于1980年的《辞世时的生命》(Life at Death)也是一本关于濒死体验研究的书。瑞教授发现有濒死体验的人常描述他们进入溢彩流光的彼岸世界。在那里,俗世的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已不复存在,而且他们还会遇到散射着智慧之光的生命。《全息宇宙》引述一些研究者的发现说,有濒死体验的人描述离开肉身的自己是一团能量,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思想变化成人的形象。人离开肉身后可以以全息的方式回顾自己刚刚过去的一生,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感觉都被瞬间地放映出来,一切都栩栩如生、历历在目。

不仅人生的过去被完整地记录,人生的未来也被事先安排。很多有濒死体验的人被告知:你的时候还没到,从而被送回人世。瑞教授指出,这显然表明人的一生是有定数的。有的时候,有的人在彼岸世界还被允许看上几眼自己此生的未来情景。《全息宇宙》引述了瑞教授收集的一个案例。一个小孩在濒死体验的状态被允许看到自己未来的一些细节,包括他将在28岁结婚,将会有两个孩子。他甚至看到成年的自己和自己将来的孩子坐在一间屋子里,而且墙上有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这个小孩回到人世,经历似水流年,童年时所瞥见的未来都一一实现。成年时的他蓦然回首,发现他就在童年时看到的房间里,而那个墙上的奇怪的东西是一个强压式暖气,这种暖气在他童年的时候还没有被发明。

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的生命有不朽的一面,认为肉身死后一切都已成空。其实,人的肉身如同元神的一件衣服,衣服脱了,元神还在。当然,俗世中人不相信灵魂或元神的存在,因为人看不见的就不相信。也许,这本身也是安排,因为正是在俗世的迷中和苦中,人才能锤炼自己的精神、体味生命的真谛。

现代物理学目前虽然还没有观测到元神和另外空间,但也不否认它们的存在,目前的超弦和膜理论已指出另外空间存在的可能性。

在教科书上的分子示意图中,原子被描述成一个小钢球一样的东西,这些小球被堆积连接成分子。其实,微观世界远非这类示意图描述得那么简单机械。比如,一个电子可以同时穿过两个缝隙,微观粒子的运动如同水波一样可以叠加,其玄妙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文章来源:http://rufodao.qq.com/a/20140417/012812_all.htm#pag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