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精疲力尽的真相

Getting Real About Exhaustion

 

作者:克里斯·麦克纳

by Chris McKenna

 

y140626-01

作者简介:

克里斯·麦克纳是将正念融入教学的领导机构“正念学校”(http://www.mindfulschools.org)的课程部主管。他热衷于将冥想练习引入学校、少管所和心理健康机构等时下众多“渴望慈爱”的制度环境中。

 

临床心理学家和创伤治疗专家史蒂夫·霍斯金森在近期的一次训练中指出,“身为现代人,日常神经系统的平均调节点总徘徊在‘或战或逃反应’的边缘”。换言之,低等至中等的焦虑或压力普遍存在于我们之中,以至于成为了“新常态”。检查一下自己的生活有多少时间是在某种低等、消沉的应激反应下度过的?结果可能令人震惊,甚至包括我们当中那些长期修行的人。

我们无力停止和释放这种累积的压力,以至每次练习时都得好好 “享受”它们——腹部的肉结,头和身体不同部位幽灵般的压迫感,瀑布般倾泻而来的重复、紊乱的画面和念头。

这种生物性的积压给慢性压力带来了一个“强大的同伴”——时刻存在的倦怠感。我们的生物系统,在各种形式的应激唤醒和深度资源不足的倦怠状态之间振荡着。

近期我花费了大部分的工作时间,为现代文化环境中身心最为失调的部分——公立学校、少管所和青年与家庭服务机构——设计和落实正念课程。我百分之九十九的训练工作是在这些环境中开展的,从中首先看到的就是压力与疲惫的“买一赠一”现象,而为了适应它,我也被迫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引进正念练习的方式。

其中的一个改变,也是我要在此分享的一个独立练习,就是强调自我小隐。它几经改型,起源可追溯至杨增善法师的观念:在你自己的生活空间里,以大约每月一次的频率做持久的练习。

鉴于我们很多人都长期感到疲惫,所以需要一段为期较长、与世隔绝的时间来使自己彻底软化、复原,得到再校准。因为重建了基本的、正常的生理机能,我们在系统重置后会更容易获得无误的正念和专注。以下是我对此练习的基础指导:

 

浴袍隐士——与松散时间亲密起来

哪天不用上班,你可以让自己闭关至少两个小时,能有三到五个小时更好。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切记小隐不是要你去参加某个昂贵的周末工坊,而是在你住的地方辟出一块安静的私人空间,穿着浴袍或睡衣,焚香,皈依三宝,在地板上扔一堆垫子,昭告天下你要独处了。也许不可能每周甚至隔周来这么一次,但是如果连一月一次也不行,那我建议你还是先关注你的要事,你实在太忙了。

接下来,至少在第一个小时里,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集中精神感受自己正完全屈服于重力。让引力场的“重量”下沉、释放,软化你的肌肉和肌腱。平常总告诫自己要克服睡意,现在把这些统统抛开。迷糊、困惑的精神状态,残留的情绪,以及疲劳过度或烦躁不安的感觉,都不要抗拒。你拥有它,你要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它,不要惦记着“搞定这第一次禅修”,而是要想:在第一个小时里,我将处于一种完全迷糊和混乱的状态。你需要恢复“正常”,而当你还不正常时,这个过程绝不会是干净利落的。

要相信你的神经系统想要松弛下来,进入一种更自由、更开放、更放松的专注状态。人格结构若永无休止地试图在所谓的外部世界里有所作为,就会产生紧张、烦躁和疲惫。我们的生物学没有兴趣跟这种状态纠缠,而是知道如何有智慧地释放它们,只要能得到机会。

放松的过程有这样的特点:它会在正念觉知的瞬间和疲倦游离的心理阴霾之间波动。你要做的,就是随便在哪躺上三十分钟到两个小时,直到疲倦的阴霾自己消散。在这段时间里,你也可能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知觉”;当身体渴望休息时,睡眠就像是一种昏厥状态的体验。

当周身的骨骼、组织和能量中蕴含的柔软、开放和活力成为了觉知中最突出的部分时,你就知道释放过程快结束了。同时你还会感到更加自由,更能够意识到内在的感觉。你与所谓的外部世界的界限似乎变柔和了。

一次真正意义上(而非无休止的强制性)的坐姿禅修探索,正是从柔和之处开始的。当你由躺着过度到坐着,随着精神愈加集中,你的重点放在了保持柔软性和感受性上。你现在已经拥有了能够专注精神的能量储备。再花至少一个小时,探索一下从绝对柔和之处集中和维持注意力是什么感觉。

最后,将你在坐禅时培养出的柔和与持续的专注力带入到行走中,让储存的能量开始循环和“播放”吧。你会发现行、住、坐、卧都可以成为一种柔和、相续的体验。

这些练习建议绝对来自更广阔的背景。在印度、中国汉地和藏地的传统中,对养生方面的关注由来已久——尤其是针对如何睡觉、吃饭、休息和行动。不论是藏语文献中有关睡眠的阐释,还是佛教戒律(寺院的行为准则)构建的日常生活结构,都说明了诸多佛教修行体系中包含着对关照身体的正确引导。

在研究现代人压力的过程中,我相信这些练习具有崭新的意义。我们总是用冥想练习(特别是专注练习)来覆盖慢性消耗和疲惫,并抱着“只要做得足够努力,就可以出离这些困境”的想法。但情况却往往是我们把慢性疲惫和懒散以及昏沉睡眠混为了一谈——后者是佛经中提到的几大修行障碍之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额外加入了一段笨拙、简单的努力,导致本就疲惫失调的神经系统变得更加糟糕。

事实上,在归隐练习的前几个阶段大多数人都是睡过去的,这是因为他们长期处于过度疲劳状态,而不是挣扎在第三个障碍中。一个简单的验证方法,就是自己按照以上的练习指导直接体验一番。以我的经验,你不会在呆滞和游离中渐行渐远(昏沉和睡眠就是在警告我们不要陷入这些状态),大部分现代禅修者会呈现一种更平静和稳定的身心基调,在此基础上得以进入熟练的禅修状态。在我看来这个方法是现在这个时代最好的加行之一。

 

文章来源:

http://www.inquiringmind.com/Articles/GettingRealAboutExhaustion.html

 

《精疲力尽的真相》(Getting Real About Exhaustion ) ,版权由《探索之心》(Inquiring Mind)2013年申请,文章最初刊登于该期刊2013年秋季版(30卷 #1),再版和翻译已得到《探索之心》的许可。请参阅www.inquiringmind.com

 

翻译:hope

一校:拉姆

二校:圆修、圆言

终审:刘奕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