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狗肉节之殇:杀心与戾气干掉东方智慧

y140622-02

妙音

大乘佛法的可贵之处,在于引导人们关注自己生命状态的同时,对他者的生命也有同等水平的关注。直面死亡时,人类有着惨烈和恐怖的生命体验,这也意味着包括动物在内的每一个众生,都逃脱不掉这种极端体验。当极通人性的狗,当这些人类至为亲密的动物同伴们,直面磨刀霍霍和油锅滚滚时,我们如何能够轻佻地扭头,甚至残忍地观摩,甚至张开血盆大嘴把他们的尸体吃掉?

这里并不想用佛教因果报应的世界观来绑架别人,一个简单的换位思考就足以说明尊重生命的必要。当人类以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姿态,让吃同伴成为一种节日,让屠杀成为一种狂欢,我们又如何能要求我们的社会没有暴恐事件,没有邪教信仰?

 

又见GDP 至上,又见政绩是王道

随着广西区和玉林市政府迫于舆论压力退出“玉林狗肉节”的主办,当地的“杀狗吃狗”活动开始转入一种地下活动的氛围。宰杀者和贪吃者之间,建立了一种心照不宣,似乎让这狗肉节过得更加“饶有趣味”。明里暗里的推动者及操办方忽然变成了娇滴滴的“公主”,频频分辨——自己不知情、自己很无奈……

官方不再允许狗街出现“狗”——饭店招牌上的“狗”字甚至仅仅是左边的反犬旁,都要求被纸糊了起来。但正如一位记者现场所看到的,“食客们该吃吃、该喝喝,店家们该杀杀、该烹烹”,生意红火、经济繁荣,一派和谐与默契。狗肉照样吃,狗字不能提——这世道反过来了,以前我们调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想到在这个民意倒逼官方进步的时代,还衍生出了“民间有对策,政府有政策”。

有人曾给玉林算了一笔账,“日杀万狗”带来的巨大效益,加上酒类、交通、住宿、旅游等“附件”的涨价收入,让一个狗肉节“涨出”的附带经济效益要以千万来计。这可观的收益与显赫的政绩,显然让下到商家、上到政府都欲罢不能。

在他们眼中,那些动物保护主义者实在太可笑,那些阔谈尊重生命的知识分子纯属瞎矫情,那些感慨生死的宗教人士更是无聊至极。

在他们眼中,吃喝补养有什么不对?拉动GDP有什么不对?这个需要务实和进取的世间,除了赚钱和做官,难道还有什么别的花样?谁挡在了权钱的道路上,一定被视为异端,一定被视为“傻缺”。泱泱上下五千年之后,一个国家的文明秩序何以会颠倒到这个程度?

 

不把生命当生命——不顾他、不自爱

在中华传统文明的系统当中,值得被称道为节日的好日子有很多。迄今,连“佛诞日”这样的重要日子还未能在公共节日体系中寻得一席之地的时候,一个“杀狗节”却大张旗鼓地被地方政府追捧为普天同庆之日,实在匪夷所思。

曾有位学者撰文反思,她接触到的一个外国小孩诧异地发现,中国的新华字典竟然是本屠夫手册——“猪:哺乳动物,肉可食,鬃可制刷,皮可制革,粪是很好的肥料。”“牛:哺乳动物,反刍类动物,能耕田拉车,肉和奶可食,角、皮、骨可作器物。”“驴:哺乳动物,像马,比马小,能驮东西、拉车、耕田、供人骑乘,皮可制阿胶。”……

现代中国人对生命的诠释,竟然大多是站在一个屠夫的立场上。现代中国的权威字典正在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满脑子去想怎么吃它们,怎么穿它们,怎么鞭打和奴役它们……没有一点愧疚,没有一点感恩。这位学者感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是彻彻底底的教育之失。”

全方位地无视生命的意义,正是当下中国的现状,连我们的基础教育,都在堂而皇之地普及杀戮与奴役。然而对他体生命的无视,怎么能保证不蔓延到人的身上呢?不顾他,我们又怎么能避免不自爱呢?就像本文开头所写的,在无视生命的心理结构之下,怎么能保证让这个社会避免暴恐事件与邪教信仰?

 

丛林法则被过度滥用,人文精神还能否重建?

以“杀狗节”来拉动GDP,在更深的层次上拷问着当今中国人文精神的存与亡。几十年来经济领域的高歌猛进,在不断拓宽务实和功利的适用范围,也在不断刷新伦理道义的边界和底线。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在逐步褪尽善意而转化为工具关系时,人与其他生命体之间的关系,可能真的就只剩下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有位路人曾对爱狗人士的行为点评道:“我活了42年,他们是我见过的最无聊的人!”如今的中国人,一旦对功利参照系之外的事情形成理解障碍,连静下心来反思和讨论的余地都没有,一定要以铮铮铁骨和耿耿脖颈,来固执己见。

作为曾经人文精神最为发达的文明古国之一,我们似乎已经丧失了思考生命价值的基本空间,丧失了探讨生死大义的基本兴趣。两次世界大战之后,面对生灵涂炭、物是人非,西方社会曾经对东方的文明古国寄予了一种特别的期待——人类要和平地存在下去,或许只有从东方智慧中才能找到出路。哪曾想东方人的子孙早已自断前程,杀心与戾气无不更胜一筹。

 

重拾敬畏,自拔于业力和悲剧

炽热的阳光正在逼近北回归线,“玉林夏至狗肉节”这场屠杀的血腥指数即将要达到峰值。上海玉佛禅寺方丈觉醒大和尚和作家雪漠等各界开明人士,纷纷为制止这场上演于中天烈日之下的杀戮而尽力呼吁。从佛教的世界观来看:“千百年来碗里羹,怨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人类战争与自相残杀,实际上缘起于人类满足口腹之欲的杀生行为。如果这是西方人想要在东方找到的智慧和真理,我们国人自己是不是需要升起哪怕一丝丝敬畏?

杀业,从佛法的角度看,将不会止息于对一次性杀戮的果报,它会铸成生生世世冤冤相报的业力循环。哪怕从世间法的角度看,对亲密动物同伴的杀戮和对生命的残忍,将预示着人文精神的连根拔起,人类在当下就将陷入相互践踏中,陷入丛林法则的彼此运作中,这是人类真正的大悲剧,人类将在这种悲剧当中难以自拔、难以自我拯救。

衷心期待我们的时代,从以吃狗肉为节日的这样一个智慧倒退的恶行中觉醒。衷心守望华夏儿女能够重拾敬畏、重建人文精神。衷心祈祷那些在被人类屠杀的人类朋友,能够暂收嗔恨而往生净土。更衷心请求举刀者放下屠刀,放它一命,也为自己的生命求得祥和与平安!

 

文章来源:http://xf.jzfjw.cn/news/13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