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专注》一书的写作收获

What I Learned While Writing “Focus”

 

作者:丹尼尔•戈尔曼

Daniel Goleman

 y140612-01

图片: flickr.com/andymangold

 

我跟踪“专注力”这一领域,有大约30年了。事实上我的毕业论文课题,就是冥想,以及“压力反应控制”中的冥想方案。

 

在我们这些对冥想兴致盎然的人当中,不乏喜欢到处生搬硬套者。同时,那些教授们却兴趣索然,认为这个话题很扯淡,不值得深究。

 

为了写作此书,我和理查德•戴维逊(Richard Davidson)进行了广泛交流。他致力于观察高级禅修者的脑成像,其中展现了一些我们一直将信将疑的东西。如今再回顾时,我发现,那的确是一项堪称典范的研究,无懈可击。对于人类转变心智的潜能,以及注意力训练可深入到何种境界,西方心理学和西方文化的认识都非常有限。从认知科学的角度而言,冥想是对注意力的再训练。

 

在此书中,我谈到了几种不同的“专注”。一种是“内心专注”,即自我觉知,以及对自己内心世界和紧张情绪等的管控。还有一种是“同理心”(情同身受之心),就是专注于他人,这是所有人际关系技巧的基础。我还谈到了第三种“专注”,即“系统觉知”,它所关注的,是这个星球上所有生命赖以生存的全球系统,以及人类的交通系统,建设系统和工商系统会如何损害这一全球系统。

 

我曾遇到过保罗•普尔曼(Paul Pullman),联合利华的CEO, 他正尝试利用他的地位,使他庞大的商业帝国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他的方法让我惊喜,并有幸进行了了解。他的举措之一,是制定一项目标:他的公司将从第三世界的五十万小农户那里采购原材料。这意味着,那些困苦的人们,将成为他们公司供应链的一部分,这将确保农户们可以定期定额销售,从而获得一份稳定的收入。此举无疑契合要点;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农村社区时,你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高教育水平、健康水平以及收入水平。

 

普尔曼此举,是以最理想的方式,改善商业行为的社会影响。我对此十分随喜。人们正在重塑商业和贸易的形象:帮助世界,而非掠夺世界。不要只关注你的内部状态和你的社交圈,请着眼于整个世界。

 

我的另一件令人振奋的经历,发生在曼哈顿西班牙哈菜姆区(Spanish Harlem)一个二年级教室里。那是一群生活极其贫困,接受慈善救助的孩子。教室里的半数孩子,都患有多动症、学习障碍等。我原以为教室里会很混乱,可孩子们却很安静专注。因为他们每天都做一种叫“呼吸伙伴”的练习:每个孩子拿着一个毛绒小动物,放在地板上;然后把毛绒小动物放在肚子上,观察自己的呼吸,同时数息,“吸”1-2-3,“呼”1-2-3。这是初级的专注力训练。那里的老师说,这个训练使孩子们安静、听话,这样他们就能学习了。这真是令人欢欣鼓舞。

 

本文摘录于Mindful的首席编辑巴里·博伊斯(Barry Boyce)对丹尼尔•戈尔曼的采访视频。

 

文章来源:

http://www.mindful.org/the-science/what-i-learned-while-writing-focus

 

翻译:圆琼

一校:denis

二校:才吉、圆莉

终审:圆德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