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我招安的修行

灵山居士

 0616-3

我想在座的每个人都视自己为修行人,我们每天都去做一些诸如打坐持咒之类的事,做这些事情让我们更相信自己是在修行。但我们去做这些并不因为我们希望解脱,你可能只是因为做这些是一种习惯,或是你曾经许诺要这么做。假如不去做,你会很不安,就像你忘了刷牙一样。

但你的修行是否真正触及“自我”?还是你只是在做一些看上去似乎是修行的事?

你的修行是真正的伤及“自我”还是只是从自我的表面轻描淡写地划过,这很重要。如果你只是在做近似于修行的事情,那自我不会感到自己被冒犯,你没有动它的奶酪。

它会欢迎你,如果它足够聪明的话。它会允许佛法的军队进驻,然后把它们全部改造成“自我”的卫队——这种改造并非公开进行,自我做得非常聪明,它会照顾到你的面子。从表面上看,一切照旧。你还是修行人,你还在修行:但内芯已经被换了。

如果你的修行一点也没有伤及自我,那你甚至会很舒服,自我不会给你制造违缘,但你的所有努力都被自我转化了。很遗憾,你是在修行“自我”而非打击它。但是,如果你想动真格的,你想把“自我”赶下台,那“自我”会立即反击。你触犯了它的既得利益,它会使用一切手段、动用一切资源来阻止你去做这件事。自我是伪政权,它极度心虚。它嗅到任何一点危险的气息都会予以封杀。如果“自我”只是发动你的亲友阻止你修行,那你应该庆幸,这是“自我”较为低级的手法。通常你并不容易被这种手法吓退,如果你非常确定你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的话。

“自我”发现这种手段不奏效,它马上采取其他策略,它开始不反对你的修行。它打开城门,欢迎佛法大军进驻,然后把它们巧妙地转化为自我的军队。你也许不会在第一种策略上失手,但你会栽在第二种策略上。

作为佛教徒,你需要了解自我的伎俩、它惯用的手段。但假如你以为自我的手段只有这些,那你就错了。

当你成为佛教徒的时候,你的老师可能会给你这样讲解:成为一个佛教徒是很多世累积福报的结果,可能几千亿个众生才有一个有机会成为人类之后再成为佛教徒。他讲这些的本意是想令你珍惜此生,但你可能会因此产生优越感,你会觉得自己足够优秀,才会从几千亿生命中脱颖而出。这个时侯你被自我攻陷,用于打击“自我”的武器沦为“自我”的武器。

如果你因自己是修行人而歧视不修行的人,那么你被自我攻陷。

当你为自己是一个金刚乘弟子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你被自我攻陷。当你为自己的上师是某位大活佛而睥睨众生的时候,你又被自我攻陷。自我最聪明的方法就是用那些攻击它的武器反攻。你所用来摧毁自我的所有武器,假如使用不慎的话,都会被自我用来反攻你。这种反攻并不令你痛苦,相反地它会让你很舒服。假如你修完了1000万个大礼拜,那非常好,但你若以此为傲(即使你不把它表现出来,即使你把这种傲慢深藏心中),那么你这1000万个大头算是白磕了。任何行为,假如增长你的我执、对你的无明推波助澜,那它都可以被视为恶业。即使这种行为看上去很像修行,但由于它会令你更加深陷轮回,所以它不被视为善业。

我旨在提醒那些资深佛教徒,这种现象并不经常发生在那些刚进入佛教的人身上,但它会出现在那些资深佛教徒身上。由于他们有比一般人更丰富的佛法知识,他们会以佛法来反对佛法。他们储存有足够多的佛法——足够用来反击、进攻自我的佛法。当自我感觉到威胁的时候,它最聪明的办法就是以佛法来摧毁佛法。自我很容易就把你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佛法资产不动声色地转到它的名下。我知道很多人学佛很长时间,却从未真正触及自我,因为触及自我是痛苦的。这种浮于表面的修行不会引起自我的反弹,自我乐见这样的修行,它不会给这样的修行制造障碍。但这种不伤筋动骨的修行不会对你的解脱有任何助益。但若你想让自我下台,它会和你玩命。

你可以把这些话看作一个经常掉进自我陷阱里的人的箴言,当然,这不表示说这些话的人已经不会再度掉进自我的陷阱。时至今日,他还是会经常掉进自我的陷阱,然后再爬出来。有时候这些陷阱太舒服了,他甚至不想爬出来。我想告诉那些刚开始准备和自我交手的人自我会在哪里设置陷阱,这会对他们有所助益。我们都应该尽量少走弯路。我开始修行的时候并没有人告诉我这些,所以你们比我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