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慈善如何吸引全民参与

0613-2

李炜娜

香港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可以加在前面的定语有许多:东方明珠、购物天堂、金融中心、动感之都、廉洁之都……香港的魅力在于它经济的活力、文化的多元包容、良好的创业环境和营商环境。不过,在繁华闪耀的霓虹灯下,港人乐为慈善的传统更让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华丽的外表下增添了温暖的底色。没有物欲横流的冷漠,享有情义之都的美名,香港慈善事业同样被许多地方作为学习的范本。

近日,有调查显示,90%以上的香港年轻人参与过公益活动,数以千计的慈善组织和团体在尽心竭力地扶危济困……有学者认为,慈善事业和机构在香港已经成为维护社会安定的重要力量。

捐出来的港大

香港大学发展及校友事务部总监徐咏璇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讲述了港大和香港的捐赠传奇。台湾“文化部部长”龙应台曾任港大客座教授,她在新书推介中写道:“徐立之校长在任(港大)的12年中,感动了5万个人捐款,为港大筹得100亿。”

2002年,香港参照新加坡等地的经验,提出校园慈善“配对”,也就是如院校筹得1元,政府便资助1元。此后,慈善捐款成了高等院校的重要经费来源。有香港媒体称,除了政府资助,一直以来,社会各界特别是港大校友的捐助给予了港大莫大的支持。从这个角度上看,说港大是捐出来的一点也不为过。

充足的经费给了香港高校创造奇迹的可能性。成立于1991年的香港科技大学,在2013年QS世界大学排名榜上高居第35位。香港科大在总结年轻学府的成功经验时,就提到了“经费充足”这一条,充足的经费使其在增设实验设施、招聘高端人才上有了底气。霍英东曾一次捐赠8亿元,是香港科大接获的单笔最大捐款。

富豪热心公益,从纯粹数字的角度来看,贡献良多。近日统计显示,去年香港80%的善款是由20%的人捐的。香港还有不少公众知名度没这么高的富豪,比方说余彭年。2010年,余彭年这个名字因为“裸捐”才被大家广泛知悉。那一年9月,88岁的余彭年将总值93亿港元的资产交给香港汇丰银行托管,百年之后全部用做慈善。他因此成为我国第一个以实际行动“裸捐”的人。在当年的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上,97名身价百亿元的中国富豪中并没有余彭年的名字,胡润说,这是因为余彭年长期热心公益,把财富都捐出去了。裸捐在港渐成风尚,香港人乐善好施,盛产企业家,也盛产慈善家。

慈善不是富人专利

当然,对高等教育的捐赠只是富豪们做慈善的一个方向。香港慈善最可贵的是,慈善不是富人专利的观念深入人心。在香港,20%的人贡献了数字巨大的捐款,而另外80%的人的参与却令整个慈善生态更健康、更持续。

香港是东南亚“首善之地”,过去5年连续名列全球十大慈善地区,每年有超过六成市民作出慈善捐款。从街头捐款到定期助学、助老、助环保、助医疗……港人亲近慈善的形式多种多样。

或许连到香港旅游的游客都有过买“旗”的经历吧。每周六是香港“卖旗日”,也就是各类慈善组织街头筹款的日子。义工在不同区域向路人筹款,捐款人会获得一枚圆形的“旗子”贴纸。“卖旗日”的义工中,中小学生是主力,甚至还有父母陪伴的幼儿园小朋友。慈善的种子就在这样的活动中播撒开来。

慈善已经像是流淌在港人生活中很自然的要素。“百万行”、“渣打马拉松”这样深受公众喜欢的体育活动也是一年一度的慈善盛事;“星光熠熠耀保良”、“欢乐满东华”这样坚持了数十年的大型综艺晚会,筹款也是关注热点;就连博彩业也在做慈善,香港最大的慈善公益资助机构——赛马会的捐款总额已超过280亿。

长春社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环保团体,将于4月26日举办港岛区卖旗日活动,现正招募义工,募得的款项将用于举办环境教育项目及自然保育等工作。

善款去向提供公众查询

香港向来倡导“为善最乐,不甘后人”,关怀、信任、互相扶持,是潜藏在民众中的活力。香港的全民慈善风尚是何以形成的呢?

除了文化传统的因袭,慈善的发展也离不开政策引导。香港《税务条例》规定,民众捐钱给经认可的慈善机构和信托团体可以免税,最少只需捐满100港元善款,多捐则多免。市民如果将不动产、遗产赠送作慈善用途,就不需要缴纳不动产过户印花税,更能豁免部分遗产税。香港政府也鼓励企业参与申办慈善项目,企业捐多少钱,政府也投入相同的数额。港府还善待慈善机构,社会福利署、卫生署会经常给予拨款和补贴。

善款运用的透明度,是决定民众参与慈善意愿的重要因素。在香港,政府、媒体和民间团体都是慈善的“看门人”。香港目前有6000多个慈善团体,慈善团体都有公众人士和政府代表参与监督,如何运作、财务报告需要定期向公众公布。近年来,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成立的“惠施网”和“明施慎选”等,更是把慈善机构的财务报告提供给公众查询。

 

文章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9377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