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的异国父子

0609-3

沙漠

我时时想起一对父子,一对外国父子。我不认识他们,自然不知姓名,也不明国籍,但,那父亲的形象却清晰记得,朴实的中年男子。那男孩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但目光无神且怪异。我记得他们,是因为那父亲无微不至的疼爱不同寻常。那情景,留给我深刻的印象。

这事发生在前年年初,我们一家六口飞往纽约。机舱满员,孩子们给我安排的座位非常好,有空间,出入方便,离洗手间近,不远处还有一个能容纳七八个人相聚聊天的地方。十五六个小时的航程可以随意活动活动,真好。乘客几乎全是中国人,且那么多青年,人们心情好、特兴奋,大声喧哗,畅怀大笑,像在国内的亲朋大聚会。

我的邻座是个“老外”,身旁有个七八岁的男孩。老外见我,点头致意,礼貌地道声:“Hi!”我微笑着回应:“Hi!”我对那男孩也道声:“Hi!”孩子没有回应,瞪着大大的眼睛,这是个智障儿童。

我拿起一本杂志翻看着。听那父亲在儿子耳旁不停地轻轻地说着,听不清说什么,只听一声声“Goodboy”。突然那孩子轻轻地说:“Hi!”我没在意,还在继续看书,又听一声:“Hi!”我意识到是和我打招呼,我回头,见他仍瞪着大眼睛,脸上浮现出笑容。我赶忙说:“Nice!Nice!Goodboy!”父亲亲吻着他,不停地抚摸着他的头。我明白男孩的“Hi”和笑脸,是父亲反复做了工作的结果。

这孩子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却紧紧地拉着父亲的手,让父亲的手不停地抚摸自己的脸,亲昵地、小声地喊着“Daddy”。

空姐推着食品车送晚餐了,人们都回到各自的座位,准备就餐,机舱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那对父子忙个不停,儿子已在自己的座位坐定,父亲细心地为他围好漂亮的餐巾,为儿子手上倒了些洗手液,轻轻地擦,抚摸。在儿子身后,垫好自备的小垫子,一边问着:“OK?”那细心、那认真、那流露的爱心,感动了我。空姐的餐车来了,父子俩要了咖喱牛肉饭。我快吃完了,他俩都还没开始吃呢。儿子手里拿着自备的小勺,纹丝不动,眼神里满是“求助”“求援”,他是要求父亲喂他。父亲反复低声说:“You can!You can!”这位父亲的眼光和我的眼光相遇,流露出些许的无奈。我拿起自己的盒饭,用勺舀起往嘴里送,微笑着示意孩子,也说:“You can!You can!”孩子终于举起小勺缓缓地舀起咖喱牛肉饭送进嘴里,说着“I can,I can”饶有兴趣地吃了起来。父亲情不自禁地赞着“Nice!Nice!”,转身朝我连声说着谢谢。我看到他眼里的喜悦和幸福,他那么真挚地赞着“Goodboy,Nice,Nice!”

看着父子俩快乐地吃着饭,看着那相亲相爱的父子情,我被深深感动了。饭后,父亲轻轻地抱起儿子帮他站好,牵着手。儿子艰难地移步,到前面可以活动的空间,父亲扶着残儿,鼓励他放松、活动。见到周围有人好奇地看着,他不回避,却不无自豪地说着“Nice,Nice!”而后,父亲又抱起儿子,走向洗手间,那里有五六个人在排队,他谢绝了别人好意的相让。在他看来,排队是应该的。

出于友好吧,孩子的父亲在随身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多张照片,口中说着什么,我听不大懂,但看一眼就明白了,他说的是长城!真不可思议,这父子俩,游长城!看,父亲抱着儿子的,背着儿子的,牵着手的,儿子独自叉腰挺胸的,还有父子俩相拥着各自伸出手做V字状,张着嘴,是喊胜利吧?还有和游客们的合影。抱着行走极度困难的残疾儿子,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游览闻名于世的长城!为的是让儿子看看,世界多奇妙,多精彩……残疾儿,智障儿,也有权利享受这一切!

这不平凡的父亲,这不寻常的父爱我铭记在心。

文章来源:http://www.cnreaders.com/yilin/yl201313/24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