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男孩英雄麦修:在中国做慈善

尹丽

7月22日,北京的一个“桑拿天”,在位于双井桥西的“关爱之家”,一件浅蓝色的大号隔离衣,迎来了特别的临时主人。这是一位名叫麦修(Matthew A . Dalio)的美国青年。个子高大,深蓝色的眼眸中不时流露出温和的笑意。

11年前,麦修在美国康涅狄格州成立了中国关爱基金会(China  Care Foundation),为中国孤残儿童筹集善款。同时,年仅16岁的他,也成为了这家基金会的董事会主席。

在北京的“关爱之家”,来自中国各地福利院的80多名孤残儿童,或等待着一场改变命运的手术,或正接受术后观察。麦修每年都会来中国几次,北京的“关爱之家”,是他忙碌行程中不会漏掉的一站。

在这个夏日,一个男孩顽皮地从看护人员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跌跌撞撞地向麦修走来。不等麦修俯身,孩子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他的裤腿。麦修赶忙抱起孩子。他身上的隔离衣,这才真正发挥了作用。

并非所有造访“关爱之家”的人,都记得应该穿上这里准备好的隔离衣——这是为了防止外来者接触孩子时,将可能携带的病菌传给他们。

但麦修却从没忘记过。这或许是经验使然。从2000年至今,中国关爱基金会已经救助了千余名中国孤残儿童,这也是麦修“完全没想到”的。他说,一路走来,就像那句中国老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0608-5

初衷是回报中国人

上世纪90年代,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麦修到过几次中国,对中国的印象多与食物有关,饺子、煮鸡蛋是他当时叫得出名字的食物。但因为在中国没有同龄玩伴,麦修一度感到孤独与不快乐。直到他在北京过了一个别样的圣诞节。

11岁时,麦修成为了北京史家胡同小学的“留学生”。父亲拜托中国朋友顾泽清(后成为中国关爱基金会的董事之一)照顾他。在这所中国小学里,同学起初围观麦修的眼神,“像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这种情形令他苦恼不已,但他只是安静地坐着。思乡的情绪弥漫在这个小小少年的心头。

不久,圣诞节将至。如果是在家乡,空气中早已充满了节日的欢乐,麦修会与哥哥弟弟一起玩耍。但在1996年的北京,他寻遍了大街小巷,才找到一棵矮小的、挂着彩灯的圣诞树。

可是,令麦修惊讶的是,就在圣诞节这天,同学和老师竟都出现在他的派对上。“每个人端着自己家做的菜,还带着礼物。” 这令他感到温暖,“原来这么多人都关心我。” 当圣诞彩灯开始闪烁,音乐声响起,大家不约而同地踩着节奏跳起舞来,这个场景至今仍鲜活地浮现在麦修的脑海里。

麦修逐渐融入到了北京的生活,从听不懂课到说着“京片子”,从刚到中国时想家到要回美国时依依不舍。也就在这时,他希望,将来自己能回报中国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麦修知道中国有很多孤残儿童。“我要帮助他们”,他冒出了这样的想法。麦修选择的帮助方法是,在美国创建一家慈善基金会,为中国孤残儿童募集善款。这些善款用于支付孩子们的寄养费用、手术费用等。2000年,麦修的中国关爱基金会正式成立了。

并非英雄,但不普通

尽管在美国成立一个非营利性基金会并不难,但麦修的故事仍然是独一无二的。一家美国地方媒体很快找上门来。随后,关注麦修的媒体越来越多。知名的《人物》杂志以及奥普拉的脱口秀节目,都关注过这位美国少年的事迹。

“我们中间的英雄”,这是媒体赋予麦修的称号之一。

对此,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认为自己是英雄。我做的事情不普通,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去做,并且坚持下来。但是,这件事情也不至于那么惊天动地。因为事实上,大家都可以做到。”

媒体的报道,使麦修筹集善款变得容易多了。成千上万的邮件,短短时间就塞满了他的电子信箱。一家著名的投资公司也伸出援手。麦修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一位成功的资金管理人,而母亲则出身于纽约名门望族。也正因此,中国关爱基金会的行政开支全部由董事会支付,而不是从捐款中扣除。麦修说:“父母都很支持我成立基金会。”

麦修认为,中国的发展轨迹与他的家族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开始是贫穷,但后来就慢慢地富起来了。” 因此,他觉得,慢慢富起来的中国人,应该更多地投入到慈善事业中。

 与当年初来乍到时的心情不同,麦修在中国找到了一种亲切感。这种亲切感是在美国难以寻觅的。一次,在北京某工厂后院,工人们喝酒至高潮,纷纷脱去上衣。他也被热烈的气氛打动,干脆入乡随俗,光着膀子和工人们一起大喊:“干杯!”

给予比获得更加快乐

在中国关爱基金会的前工作人员王晓更眼中,年轻的麦修“还是个孩子”。2002年,她就是被这个孩子的故事打动,由此成为中国关爱基金会的第一名员工。

 “我为你工作。” 王晓更曾对麦修这样说。谁知麦修并不领情:“You don’t work for me,you work with me(你不是为我工作,而是和我一起工作)。” 这样的理念,令王晓更感动。

王晓更在美国工作过几年,在她眼中,并不是所有的美国“富二代”都像麦修一样。她感慨,麦修的这种特别,让她肃然起敬——“那是个伟大的孩子。”

2003年春天,在王晓更的安排下,麦修登上了中国一所中学的演讲台。面对400多名学生,他不羞不怯,将中国关爱基金会的故事娓娓道来。

  “你们平时有多少人做志愿者?” 麦修在台上发问。一片寂静的台下,只有两只手臂举了起来。

 演讲结束后,学生们将麦修团团围住,大有要追随他之势。而这也让麦修意识到,中国的慈善事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很多改变可能发生。

改变也出现在麦修身上。“多年前的麦修专注、可爱、富有同情心,今天的麦修已经变得特别有魅力,思想超前,具备了领袖才能。” 王晓更在博客中这样写道。

顾泽清也觉得当年的美国小男孩早已褪去青涩,变成熟了。在麦修如今的话语中,并不谈论基金会成立之初的艰辛,对中国慈善事业的现状也极少有微词。她表示理解:“谈这些,对我们在美国的募捐有什么影响呢?”

乐观前行。这似乎是麦修当下的态度。他一直强调,给予比获得更加快乐。“就像过圣诞节一样,送礼物永远比收礼物要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