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苦难的价值

The Value of Suffering

 

作者:Pico Iyer

 kunan

苦难无法避免,但许多人依然想方设法逃避。这种回避,本身就蕴含着风险——“三轮车”特约编辑Pico Lye,在昨天刊登于纽约时报上的文章中,这样告诫人们。Lyer说,苦难之中藏着极大价值。它的危险,并不在于“苦难本身是否会伤害我们”,而是“我们身处其中却一无所获。”

所有文化传统的智者们,都告诉我们,苦难会带来清明与觉悟。佛陀认为,苦难是生命的第一要义(苦谛)。与此同时,既然苦难的相当一部分,源自我们自身的错谬——我们对自我的珍视(集谛),所以,我们也将于此中找到治愈之道(灭谛与道谛)。在一些特定的情形中,苦难和“太在意自己”彼此间也许互为因,互为果。我曾经在日本遇见一位修习过禅宗的画家,已逾九十高龄。他告诉我,苦难是生命的一种恩赐,它推动我们去思考那些真正重要之事,并把我们从浅薄的自鸣得意中摇醒。他说,自己尚在年幼时,就相信这一点:你为苦难付出的代价,物有所值,因为你终将发现,它其实是戴着面具的祝福。

在日本,我的邻居们就生长在这样一种文化中,它深受佛教潜移默化的熏染:苦难是一种现实,即使遇到不幸,你也不必理会。这使我们遭遇的一切,都转化为任劳任怨,坚忍不拔,以及一种持久的体会:困境使我们心心相通——这一点,正是英国人从伦敦空袭中学到的,亦是所有文化在艰难时刻所感受到的,只不过流淌着“相互依存观”血液的文化会加倍敏感,那就是:一个人的苦难,就是所有人的苦难。

两年前,东京北部的海啸夺走了数千条生命。那时的日本,随时可以听到“我会尽力而为”,“我会坚持到底”和“事已至此”的话。而在同样遭受灾难袭击的加州,我听到的,是更多悲叹和恐慌。我的邻居们不是天生的哲学家,但是他们对生活的脉理,有更深刻的理解——它源自与他们朝夕相伴的独特生活方式:对秋日逝去之物的举国膜拜,绽放后旋即凋零的樱花灿烂,还有那首编入教科书的小诗——诉说一份古老的文化情怀,学会与万事万物告别,将喜悦与美丽的瞬间存于心间。有时候,死亡带给我们的损失,远不如怀抱着“死亡永远不来”的希望而不肯舍弃。

 

翻译:圆惠

一校:denis

二校:圆阳

终审:圆德

文章来源:http://www.tricycle.com/blog/value-suffering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