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报》登载的一篇因果报应实录

0606-5

1990年前后,《今晚报》载一则消息,我至今记忆犹新:河北省某村有一老汉,女儿已出嫁他村,儿子当兵驻守四川,家里只有他们老两口。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一些家庭已经开始富了起来。老汉虽家中衣食无忧,但看着别人发了家,自己心里也在思谋着干点什么能够致富。

一天傍晚,在地里干完了农活没有回家,坐在田间筹划着如何挣钱的道道。一会儿天就黑了下来,他慢步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他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他心想一定是村里乡亲回家,想开个玩笑吓吓人家,于是便蹲在路边,等来人越走越近的时候,起身跳到路中央,大喊一声:“留下买路钱!”在静静的黑夜,路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个屁滚尿流。只见这个黑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背的东西也掉了。紧跟着又从地上爬起来,掉头往回就跑。这老汉见状大喊:“别跑,是我!”可是他越喊,黑影跑得越快,最后连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老汉笑得合不拢嘴:“这是谁呀?这么胆小!”他走过去一摸被扔在地上的东西,发现是一只大包袱,伸手一摸,里边好像是衣服。他便坐在地上抽起了大烟袋,等那人再回来。可是等了几袋烟的功夫,也不见人回来。都大半夜了,他想先把包裹背回家,等明天肯定会有人来找,到时再说明情况就是了。

回到家打开包裹一看,原来里面全是一种式样的裤子,还有一个纸包,包着五百元钱,他分析那人可能是个外地来的裁缝。老两口商量,此事又没人看见,如果三两天有人来找就给他,如果没人找,就该咱发这笔财。可是等了七八天也无人查找,村里也无人谈论此事,于是他们放心了。老头跑到远处把裤子卖掉,得了六百元,加上现金五百元,总共得一千多元,那年代可不是个小数目。老两口发了这笔财,着实放开了又吃又喝地风光了一阵子。

一千多元很快就花光了,没钱就又难受起来。没过多久,老汉又大胆地试了一次,又成功了,再试仍然得手,他专拣月黑天出去,要是碰上村里人,扯个谎就过去了,如果是外地商贩,就吓他个闻声而逃。如此这般,隔些时候干一回。一年之后,老汉家盖起了三间新瓦房,准备等儿子复员结婚用。看着新房新家具,老汉心中好不得意,他把劫道当成了致富的手段,想趁着还不太老多捞几把。

就是这一年的年末,他想在春节到来之前再干一回,好让春节过得更丰富。他把准备好的一尺多长的小铁棒,插在棉衣袖口里,趁着黑夜出去了。可是这天他等到很晚也不见有人来,正当他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听见有自行车声朝这边骑来。于是他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当车快到眼前时,发现自行车后驮有东西。他大吼一声,骑车人被吓倒在地上,但迅即就起身欲与他打斗,他用铁棒照准黑影当头就是一棒,黑影应声倒地。老汉心想我出手这么重,可别死了啊!真让他说着了,不见地上的人动弹,他用手一摸鼻子,已经没气了。

他害怕起来,转而却把心一横,立刻想到不远处的小河沟,心想,一不作二不休,该他倒霉吧!于是他熟练地掏空了死者口袋里的钱物,摘下手表,抱起死尸就往河边跑,把尸体沉进了河沟,跑回原处,想了想,恐怕地上有血,又从地里捧了许多土撒在可能有血迹的地方。然后扶起死者的自行车,又将地上的提包及一个纸箱重新绑在车上。当他骑车回家的时候,紧张和恐惧全抛在了脑后。

回到家就把打死人的情况告诉了老伴。老伴虽也担心,但一见到提包里的衣物,刚好有两套适合他们两人穿的新衣、各种爱吃的东西,还有上千元的现金,高兴得什么都忘了。立刻摆上酒菜,慰劳“立了大功”的老头儿。又吃又喝之后,安然睡去。

睡得正酣,老两口被敲门声惊醒。老头儿大声问:“谁这么早敲门?”门外竟是女儿在喊爹。赶忙穿衣开院门。进了门的女儿,张口就问:“我弟弟还没起呀?”老头儿说:“你弟弟不是在四川吗?”女儿说:“我弟跟首长来石市办事,因为离家近首长特准他回家看父母,下火车就快天黑了,先到了我家吃了饭,我让他住一晚,第二天再来看你们,他说明天上午十点前就得赶到石市与首长会面,所以就骑着我的自行车连夜往家赶。哎,这不是我的自行车吗?”见老爹不答语,抬眼望去发现老爹两眼直愣愣地,面如死灰,突然他发疯似的冲出家门,直奔村外。屋里传来老娘撕心裂肺的哭声,“报应啊!”……

等老头双手抱着儿子湿漉漉的尸体迈进家门的时候,身后跟了一大帮疑惑不解的乡亲,见老头将儿子的尸体平放在地上,走进了屋里。老婆和女儿哭叫着扑上来,乡亲们围着想问个究竟。此时,忽然有人惊叫:“他大叔自杀了!”只见老头已用镰刀割断了自己的脖子,正躺在地上作最后的挣扎,喷出来的血溅满了一地。老娘见此,竟一口气没上来,张着大嘴、瞪着双眼也跟着老头走了。已经在老娘那里了解了“隐情”的女儿,不再哭泣,毅然向村委会走去。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64f18960101i2t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