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传佛教的美国化进程–以休斯顿玉佛寺英语佛学班为例

0603-5

魏德东 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佛教在今日的美国,已不再仅仅是一种移民宗教。随着越来越多基督教背景的美国人皈依佛教,本土化的美国佛教正在逐步形成。这一过程表明,佛教在某些方面满足了美国社会的需要,提供了美国传统中没有、而美国人今天又渴求的精神资源。同时,这一过程也不是自发的,它是一代代移民佛教徒不懈努力的结果。今天无论走到美国的哪一个城市,都会看到佛教的寺庙和学习佛教的美国人,佛光普照了美洲,也照亮了那些播散佛法种子的拓荒者,

在美国南部第一大城市德克萨斯州休斯顿,有一座宏伟庄严的汉传佛教寺庙,叫玉佛寺,人称美南第一佛寺。玉佛寺有一个成立了十年的英语佛学班,堪称美国佛教本土化进程中的一个缩影。1999年我参加过它的几次活动,有一些初步的感受。2000年10月4日、5日,天高云淡的日子,我有幸拜访了它的负责人、玉佛寺主持宏意法师。宏意法师1955年生于云南,两岁半去缅甸,7岁随姑姑出家,15岁到台湾。从1970年到1978年在佛光山学习和工作。1978年底赴美,先在旧金山、纽约等地弘法,1980年到休斯顿,1999年起任玉佛寺主持。宏意法师能够用英语、普通话、粤语、台语等语言说法,是美国汉传佛教圈中年轻有为的僧才。以下是我与宏意法师的谈话主要内容。

缘起

——宏师父,玉佛寺是一所汉传佛教寺庙,但它的英语佛学班在美南地区也颇有影响,您能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历史吗?

——玉佛寺是一九九零年建成的,一九九一年英语佛学班开始活动,迄今已整整十年。最早的时候,这个班只有八位学员。让我非常欣慰的是,其中有一位一直参与到现在。英语班成立了两三年后,发展到二、三十人,基本上稳定下来。今天,这个班每次活动的人数在四、五十人左右,最近我给他们讲《心经》,来了六十多人。

——作为一个汉传佛教的道场,您是如何想到创办英语佛学班的?

——实际上我很早就有这个想法。我觉得汉传佛教在美国应当有两个任务,一是在移民中延续中国佛教,满足他们的宗教需要:另一个就是进入美国主流社会,向美国人传教,实现本土化。玉佛寺建成后,成为休斯顿的一个观光景点,吸引了很多美国人来参观,其中经常有人问到有没有适合他们的活动,这时我想到,向美国人弘法的时机到了。同时,我也认为,我们生活在美国,如果不能使佛法的智慧造福美国人民,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基于这样的因缘,我们就办起了英文佛学班。

成员

——法师,您可以介绍一下英语班成员的年龄、性别、教育、职业、种族等方面的情况吗?

一一对这个问题,我也没有准确的调查。从年龄看,三十至四十的人居多,十几二十岁的青年也有一些,老年人较少。在性别上,没有明显的差别,男女比例相近。从教育情况看,大多数都受过高等教育。这些人一般在大学时接触佛教和东方文化。从职业看,都是有正式工作的人士,如工程师、心理辅导员、书店员工等。从种族看,大部分是美国白人,少部分是印度裔、南美的西班牙裔、黑人等。

活动

——法师,英语学习班主要有什么活动?

——每个星期天上午是这个班固定的活动时间,地点在观音殿。九点至十点是禅坐和经行,十点十分至十一点半讨论法义,另外每年他们还要举办一至两次全天的共修活动,在一起交流学佛的经验。

——美国人很喜欢打坐,是这样吗?原因何在?

——美国佛教的发展已经表明,禅坐是佛教度化美国人的方便法门。美国人很喜欢打坐,这是肯定的。从活动形式看,佛教传统的念佛、拜忏等法门,美国人不容易接受,就念佛法门而言,佛教的净土思想与基督教的天堂观念有相似之处,当它们由基督教的宗教传统转信佛教时,对往生、天堂、净土这些理念,广义上,是接受的,但并不契机,有走回头路的感觉。像拜忏这样的活动,西方人比较不喜欢。打坐比较理性,提醒他们观察自己,谅解自己,放松、安定、清醒,是很好的心理锻炼。美国人日常活动繁多,很少有安定的时候,打坐满足了他们调节身心的需要。

——英语班讨论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我在的时候,给他们讲一些经,曾经讲过《金刚经》,现在正在讲《心经》。我不在的时候,他们主要是由美国朋友带领,讨论越南一行禅师写的英文佛书,目前正在学习锡兰法师Ven∙Dr∙Gunaratana用英文白话写的关于静坐的书。

义理

——在义理层面,您觉得佛教的哪些内容比较契合美国人的根器?

——我先说美国人对哪些内容不太感兴趣,刻板的六道轮回思想对美国人没有基础,比较难以接受。他们最感兴趣的是缘起法、活在当下、慈悲观以及平等观等。我曾经问过一些青少年,佛教不讲创造神,而讲万法缘起,你们能接受吗?有人回答很喜欢。

——法师,这一点可能非常重要。缘起论是佛教的根本道理,可以说是对人类思维的重要贡献。美国人对缘起论的喜爱,应当是佛教在美国开展的可靠思想基础。

——可以这样说。

心态

——美国人大多数都是有基督教信仰的,他们改信佛教,对过去的信仰持怎样的态度?

——今天的美国佛教徒都是比较有思想的人,他们也经常将佛教与自己的原来信仰做比较。凡是经常参加活动的人,一定是对佛教非常有兴趣的,这种兴趣稍稍弱一点,他们就不会来。因为美国社会为他们提供的选择实在太多了。

对待过去信仰的态度,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有一位先生,就是从一开始就参加的那位,原来是摩门教徒,对传统基督教有强烈的排斥思想,不能谈任何与基督教相似的东西。他是一位工程师,理性非常强。当然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大多数人的态度是对基督教不满足,但仍然有感情,佛法对这种情况是完全包容的。我向他们介绍五乘佛教思想,告诉他们这五种人都是佛教所接受的,只是境界不同而己。五乘就是人乘、天乘、声闻乘、缘觉乘和菩萨乘,基督教讲天堂,属于天乘。换言之,一个原来信仰基督教的人,如果想皈依佛教,不必否定原有的信仰,只是在往前进一步而已。对佛教而言,一个人即使不信任何宗教,只要做一个好人,就不会堕落,就是好的。从这一理念出发,美国佛教徒可以比较好地处理佛教与其原有信仰间的张力。

语言

——向美国人说法,很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语言。对今天的汉传佛教来说,既懂佛教,又会英语的人才还是太少了。在佛教方面,您受过系统的学院教育,您又是如何学习英语的呢?

——我当年来美国的主要目的,就是学两年英语,然后回国,但后来并没有这样发展。我曾经在休斯顿大学专门学过一个半学期,这时我有了很大进步,只可惜时间太短。如果我能学两年,水平将不是今天这个样子。我的主要方法是在使用中学习,在佛学英语班上,我对他们说,今天对你们是学佛教,对我是学英语。

中国人在美国弘法还有一个特殊的难处,这就是在许多时候不能再用汉语系的术语解释佛教,而要用英语中约定成俗的梵文和巴利文术语。因此,在美国弘法,不仅要学日常英语,还要懂一些英语佛教术语。

未来

——通过与您的接触,感觉您有很强的开放意识。听人讲,你曾经说过,希望有一天能有美国人做玉佛寺的主持。在向美国人传教方面,近期有什么打算吗?

——近六年来,我的一个理想就是建立一个“美南佛教菩提中心”,其中首要的目的,就是促进佛教在美国的本土化,根据这个设想,这将是一个可以同时用华语和英语弘法活动的道场。在英语弘法的环境里面,主要由美国人负责和维持,它将增强向青少年弘法的力度,并建立正式的佛教学校、出版社和视听中心等。但迄今这一想法还停留在买地阶段。

——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理想,我相信它一定会实现。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78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