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依相伴到永远——救助犬留给主人的临终“遗言”

0602-6

铃铛

孤苦寂寞狗做伴

67岁的亚里年轻时吃了不少苦,且中年丧妻。更不幸的是,就在亚里觉得可以依靠儿子安享晚年时,儿子又因车祸丧生。命运多舛,让亚里心里蒙上了阴云,陷入了极度的悲伤中。

十年前,亚里忽然中风。幸亏被邻居发现,经及时抢救,总算脱离了危险,但他的双腿瘫痪了。那段时间,亚里曾无数次想自杀,在社区心理辅导小组的帮助下,他才慢慢地鼓起活下去的勇气。

亚里生活不能自理,必须依赖保姆过活。然而,由于生活不幸带来的创伤,亚里的性格变得非常内向、固执,对任何人都有防备心理,且极难沟通。

照顾亚里的保姆换了一个又一个——所有保姆都受不了亚里的沉默和倔强,几乎没有人能长期和他生活在一起。

为解决亚里的生活难题,社区服务中心指定专人照顾他的饮食。同时,亚里的私人医生帮他找了一个长期生活的同伴:一只有丰富工作经验的拉布拉多救助犬。这种经过专业训练的“生活救助犬”,能帮助行动不便的主人解决拾起东西、开门、拿手机等等生活困难。

家庭医生把一只名叫格莱特的救助犬带到亚里面前,鼓励道:“亚里,坚强些!格莱特也许会让你开朗起来。”

其时,面无表情的亚里坐在轮椅上,漠然地看着毛色光泽柔顺、模样十分憨厚的格莱特。

亚里保持着沉默。格莱特似乎对亚里一见如故,围着他的轮椅开心地转来转去。

亚里对它并不热情,甚至有点冷漠:他不相信一只狗能改变他的生活。

不是亲人胜亲人

第一夜,亚里和格莱特似乎都没有安睡。那时正是深秋季节,夜半时分,亚里觉得喉咙难受。他有支气管炎的病根,一受凉就会反射性地咳嗽。

入睡没多久,亚里咳醒了。扭开床头灯,只见格莱特正站在床前望着他。亚里没有理它,自顾自地准备伸手拿药。格莱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用一只前爪勾着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

亚里顺利地找到了止咳药。这时,格莱特已经把放在床头的保温杯叼给了他。吃了药,亚里慢慢躺下来了,格莱特则在床边卧下了身子。

凌晨,亚里翻了一下身,想起身小解。趴在床边的格莱特立刻警觉地站了起来。亚里没想到格莱特这么机灵,就下意识地指了一下床边的尿壶。格莱特立刻会意,把尿壶叼给了他。有趣的是,当亚里尿尿时,格莱特轻轻地把头转向了一边,好像怕他尴尬似的。

那天后半夜,亚里睡得很安稳。早上醒来,他注意到格莱特仍旧守护在床边。看到亚里醒了过来,格莱特开心地摇着尾巴。亚里刚坐起身,格莱特就把袜子和衣服叼到了他的手上。接着,又把亚里的轮椅顶到了床边。

经过几天的生活,亚里和格莱特很快形成了默契。有了格莱特,亚里觉得生活上方便了许多,它成了亚里生活上的重要好帮手。亚里感觉到自己心里的冰山正在为格莱特消融。

一天下午,亚里经过社区花园,那儿有许多人在一起闲聊。人们远远地看到他,立即停止了讨论。因为亚里从不参加社区的活动,也很少说话,陌生感使他和邻居们产生了隔膜。这时,格莱特叼住亚里的裤管,想把他带到邻居们中间。

亚里有些犹豫,但格莱特很坚决。亚里只好转动轮椅,朝人们聚会的地方挪去。大家看到这个情形,都鼓起掌来。一个老邻居对亚里说:“你愿意来,真好!”亚里感激地看着对方,喉咙竟有些哽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下午好,各位。”

也许是为了让大家和亚里拉近关系,格莱特讨好地在邻居们身边转圈。人们对亚里的这只“神犬”早有耳闻,现在亲眼看到它的机敏和可爱,纷纷围拢过来,向亚里询问格莱特的情况。

因为格莱特的热情,亚里结识了不少新朋友。格莱特的到来,慢慢改变了亚里的生活。

相依相伴到永远

渐渐地,亚里对格莱特说的话越来越多。他说自己非常想念妻子和儿子;说他对健康生活无比向往……说到伤心处,忍不住落泪。格莱特就叼来纸巾,把头紧紧地贴在亚里的腿上,发出阵阵低鸣。

时光荏苒,格莱特为亚里服务了近10年。10年来,格莱特不仅成了亚里身体的一部分,也成了他心灵的一部分。

格莱特渐渐地老了。帮亚里脱鞋子时,动作不再像从前那么利索了。但它依旧尽心尽力,时刻伴随着亚里。

通常,一条拉布拉多犬的寿命是13年,而格莱特已经快16岁了。它为亚里服务了10年,该退休了。亚里的私人医生要把格莱特带走时,它却咬住亚里的裤脚不放,眼里充满了留恋。

可是,格莱特渐渐走向了衰老。2013年3月的一天晚上,格莱特在帮亚里脱第二只袜子时,突然摔倒了。

亚里大声呼唤格莱特,可是它没有一声回应。亚里紧急拨打了兽医的电话。医生赶来,诊断格莱特中风了。

此时,格莱特已经17岁了,相当于人类的90多岁。医生告诉亚里,格莱特可能永远站不起来了。

亚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不会的!格莱特不会不管我的。”

仿佛听到了主人内心的召唤。两天后,要强的格莱特竟然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然而,格莱特虽然坚强,疾病、衰老和死亡还是不可避免地降临了。2013年9月,格莱特第三次中风。这一次,风烛残年的它再也没能站起来。

突然有一天,一向温顺的格莱特卧在地毯上激动地号叫,声声悲切。亚里难过至极,格莱特到底要说什么呢?悲伤的亚里向救助犬训练中心求助。希望有人能读得懂格莱特的心声。

救助犬训练中心海蒂博士是精通狗语的专家,带来了一只叫拉宾的救助犬。见到同类,格莱特情绪稳定多了。它们相互嗅了气味,熟悉了10多分钟后,奇迹发生了。两只狗时而低吟,时而哀鸣……格莱特发出哀怨的声音,像是在请求什么。

这时,眼泪涌上了海蒂的双眼。她对亚里说:“它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了,身体也站不起来了,所以只能用叫声来保护你。”

听了海蒂的话,泣不成声的亚里对格莱特说:“放心吧,我没事的。”

海蒂将手放在格莱特的头上安抚着。几分钟后,格莱特望着拉宾,眼睛湿润,再次发出了持续的哀号,声音越来越大。拉宾的眼睛也湿润了,它竖起了耳朵,用同样的方式回应格莱特。

海蒂对亚里说:“格莱特请求拉宾和它一起保护你、照顾你。拉宾对它说,我会的。”

格莱特的话令亚里再次泣不成声,他对海蒂说:“我什么都没替它做过,它对我有什么期望吗?”海蒂轻抚着格莱特,用特殊的方式向它传达亚里的心意,一滴眼泪从格莱特的眼中流了出来。

海蒂哽咽着说:“它非常担心你,也非常悲伤。它明白你心里想什么,不想让你为它难过。”

这时,格莱特还在用尽全力留下最后的“遗言”:“就算我的身体变得很衰弱,我还是会守在你身边保护你。我的愿望就是一生做你的伙伴,就这么简单。”

留下这最后的“遗言”,年迈的格莱特终于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亚里紧握着格莱特的“工作证”,上面写着:格莱特,生于1995年,3岁时,经特殊训练,成为一只专业救助犬。它曾遭人遗弃与殴打,是一只流浪犬。

厚葬格莱特后,亚里拿出大部分积蓄捐给了救助犬训练中心。亚里决定,要像格莱特那样坚强地活下去,而且要为他人贡献自己的力量。

文章来源: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10/2014-04-15/14451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