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是如何看待风水的

0531-4

华德

据近代学者考证,历史上对风水最早下定义的是晋代的郭璞,在其著名著作《葬书》中有言:“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由此亦可看出风水即是相地之术,重点在于对住宅及埋葬环境进行选择和处理,以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在《黄帝宅经》中有云:“宅以形势为身体,以泉水为血脉,以土地为皮肉,以草木为毛发,以舍屋为衣服,以门户为冠带。若得如斯,是事严雅,乃为上吉。”然这一内容,不过是借用风水之说,谓人体如果调理得当,则自然就身体健康,而并不是说调整住宅及祖上埋葬之处,便能保平安的。

风水之说与佛教本来是不相关的,但佛教传入中国后,受当时民间信仰的影响,以致于不少学佛人士,也乐于研究风水。那究竟佛教认不认同风水的说法,谓只要调整住宅及祖上埋葬之处,就能达到发财升官及保平安等效果呢?

首先在佛教经典中,释迦牟尼佛明确规定,佛弟子不能从事风水、占卜等一切迷信活动。佛在《阿难问事佛吉凶经》中言:“若疾病者,狐疑不信,使呼巫师,卜问解奏,祠祀邪神。天神离远,不得善护;妖魅日进,恶鬼屯门,令之衰耗,所向不谐。”又言:“为佛弟子,不得卜问、请祟、符咒、厌怪、祠祀、解奏,亦不得择良日良时。”在《占察善恶业报经》中也说到:“不应弃舍如是之法,而返随逐世间卜筮、种种占相吉凶等事,贪著乐习。若乐习者,深障圣道。”很明显,佛陀是坚决反对风水、占卜等活动的,并认为如果对于这类迷信活动,深信不疑乐于从事,则会障碍解脱之道的修行,并且还会感得不吉祥的现后世果报。

不仅佛弟子不能相信风水,并且还不能从事这一行业。如果学佛人从事看相、风水等为人说吉凶的事情,在佛门中是被称为邪命的。在印度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卷三中说到:“舍利弗言:有出家人,合药、种谷、植树等不净活命者,是名下口食。有出家人观视星宿、日月、风雨、雷电、霹雳,不净活命者,是名仰口食。有出家人曲媚豪势,通使四方,巧言多求,不净活命者,是名方口食。有出家人学种种咒术,卜算吉凶,如是等种种不净活命者,是名四维口食。”并且在《大智度论》卷十九中,龙树菩萨给予了五种邪命的定义:“问曰:何等是五种邪命?答曰:一者,若行者为利养故,诈现异相奇特;二者,为利养故,自说功德;三者,为利养故,占相吉凶,为人说;四者,为利养故,高声现威,令人畏敬;五者,为利养故,称说所得供养,以动人心。邪因缘活命故,是为邪命。”

虽然佛经和菩萨的论著,都对占相吉凶给予了批评,并禁止佛弟子从事这一类活动,但佛教人士由于受道教及民间信仰的影响,还是有一大批人热衷于此。这一点从明朝净土宗祖师莲池大师的著作中,也可以看出。莲池大师于《直道录》中言:“世人信风水,尤甚于命。所以然者,命定于有生之初,而风水则即今可以措置者也。以故信之至切,而求之至勤,罕有能破此惑者。乃往告曰:寒微之家,无力寻地,或崛起高科。世禄之门,百计营坟,或子孙贫窘,至有狼狈不可言者,何也?此理甚明,而惑终不解也,曰:此必先世久远以来风水之所致也。又往告曰:汉高帝、唐神尧、宋艺祖,其先世乃祖乃父,谁为择天下最胜第一希有之地,而子孙世世得为帝王也。此理甚明,而惑终不解也,曰:此其先世虽无帝王之想,而偶得帝王之地故也。又往告曰:天文易验,地理难明。且如日食一法,差之毫厘,举国悉见。彼地理者,脉从何来,穴从何结。地不能言,而但取凭于师人之口,果足信乎?又其应也,或远在多载,未见朝安厝而暮现吉凶者,则何所考验其言之得失乎?此理甚明,而惑终不解也,曰:彼师人者,某公所荐,其术精高。曾为某葬父,为某葬母,皆历历有征也。则末如之何也已矣。复次,甲所葬,乙非之。乙所改,丙复非之。遂有求地不得,而累岁暴露其亲者。有兄弟繁多,曰:此不利长,此不利仲,此不利季。乃潜为己谋,各赂师人,而至于争竞不和者。有地邻他宅,而或张茔在左,李茔在右,或前或后。彼曰伤我,此曰犯我,至于成讼者。皆师人为之也。虽高明贤淑之士,堕于中而不能出。嗟乎!穴在人心不在山。妇人、小子无不知之,而若罔闻。吾不知其何为而然也。或曰:风水果无之乎?曰:古有明白真切之言矣。取其无石、无水、无风,无他日为势家侵夺之患,安稳平妥,而人子之心如矣。图富贵利达而过为营求,以受诳于师人者,非吾所知也。如上所言,犹有未尽者。秦皇并六王,一四海,尺地寸壤莫非其有。随所择取,谁其御之?又《六经》、子、史皆悉煨烬,而独存卜筮、种树、杂术之书,宁无精于地理者为之经营?而二世遂亡者何也?我圣祖自言:昔乏葬地,感邻人舍地为茔。而御极之后,侯其子孙以报德。乃垂洪业于万万世者又何也?复次,阳宅风水尤为难通。夫居第可徙可更。若部、院、司、道、郡、县,其衙门厅事,永久如然。而官之居此者,或升或降,或罢或安,或病或死,各各异焉,则风水之说安在?巨室之子孙,贫而卖宅,将归咎于宅之不利也?有富贵人买之,而弥增其富贵者,则风水之说安在?绝嗣之门,有居之而后裔繁衍者。孀妇之门,有居之而夫妻偕寿者。老儒之门,有居之而少年科第者。则风水之说安在?狂言逆耳,唯智者察之。”

在莲池大师的观点中,彼显然认为通过看风水而改变吉凶兴衰,这一说法根本就不存在。要想去衰致盛、趋吉避凶,主要在于人心的弃恶从善,而不在于对住宅位置的改变。而对于那些因为争抢所谓的好风水地,而致家破人亡的不明理者,莲池大师是感到可惜和遗憾的。

同样,在近代著名高僧印光大师的著作中,印光大师也认为风水之说不可迷信。印光大师于《复江有朋居士书》中言:“风鉴家固能令人趋吉避凶,然劳而多费。《周易》是教人趋吉避凶之书,乃逸而无费,以唯在进德修业,改过迁善处注意。不在改门易灶,拆东补西处用心也。余居士之信还他,光现无此精神作文。吾乡一地师为人看地,数十年后之吉凶,均预知之。其子之十余日死,其父之三四月死,均未言及。是知专靠地理,不如专靠心德也。”在信中,印光大师特地以他家乡一个风水师为例。这风水先生为人看风水,能预先知道人家数十年后的吉凶。然而他的儿子十余天后突然死亡,他的父亲三四个月后也就死了,他都没能预先知道,且没有办法破除。以此来说明,专门靠风水谋求吉利,不如一心修心进德为好。

大师又言:“堪舆家言何可为准?若如所说,则富贵之人永远富贵,何以高门每出饿殍乎?世之最有力能得好地好宅者莫如皇帝,何皇帝每多寿短?自汉以来,无有过四百年者。贫人众苦交集,又欲得吉宅吉穴而不得,是欲免苦,而又自设法以令苦更深远也。汝欲转祸为福,当以此《一函遍复》之事,逢人即说。较彼另修住宅,另移祖坟,为有益无损也。世人不在心上求福田,而在外境上求福田,每每丧天良以谋人之吉宅吉地,弄至家败人亡,子孙灭绝者,皆堪舆师所惑而致也。若堪舆师知祸福皆由心造,亦由心转,则便为有益于世之风鉴矣。又堪舆家人各异见,凡古人今人所看者,彼必不全见许,以显彼知见高超。实则多半是小人之用心,欲借此以欺世盗名耳。试看堪舆之家谁大发达?彼能为人谋,何不为己谋乎?”(见《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复昆明萧长佑居士书》)印光大师认为风水先生的话,不可作为依循的准则。如果按照风水家们所说,那么富贵人家则永远富贵才对。为何高门大户的子孙,每每最终会饥寒而死?世间最有能力能够得到好阴宅、阳宅的,莫过于皇帝,而为何皇帝又大多数都短寿?自汉朝以来,没有一个朝代能够超过四百年基业的。印光大师认为要想转祸为福,应当按佛法的道理去做,在心地上求福田。而不是另修住宅,另迁祖坟。并且指出看风水的人,实际上多半是小人之用心,不过借此来欺世盗名而已。因为看风水者,没有哪家是真正兴旺发达的。风水师能够为别人谋求福利,为什么不能为自己谋求到福利?以此来证明,对风水之说不可迷信。

现代人都普遍关注人与环境的和谐,强调居住设施的健康合理。而对于居住环境的布置,不过是为了让人住得更舒适,而不是通过房间的一些设施摆设,就能升官与发财的。正如2004年国家住宅与居住环境工程中心发布的《2004年健康住宅技术要点》中说的:“住宅风水作为一种文化遗产,对人们的意识和行为有深远的影响。它既含有科学的成分,又含有迷信的成分。用辩证的观点来看待风水理论,正确理解住宅风水与现代居住理念的一致与矛盾,有利于吸取其精华,摒弃其糟粕,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关注居住与自然及环境的整体关系,丰富健康住宅的生态、文化和心理内涵。”

是故对于风水热潮,每一个学佛人都应该理智而科学地去对待。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02c1e870101icn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