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何厚铧之祖上厚德

0530-3-3

阿比甲当嘎

古人有句话叫做:“积金遗于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遗于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此万世传家之宝训也。”

中国近代的长沙安沙镇有一个叫棠坡的地方,有一位义商叫朱雨田。根据《长沙市志》记载,他为人乐善好施,在长沙设保节堂、育婴堂、施药局、麻痘局,置义山、办义学,并疏浚新河、赈济灾民。方志中评价,说他是“长沙近代慈善事业的开创者”。在棠坡,朱家因为扶危济困,到今天仍赢得乡亲的赞誉。67岁的村民王玉龙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那时每月逢三逢八,朱家就开仓济贫,而村里如果有孤寡老人死了,都由朱家提供棺材以及两担石灰,用于埋葬。这位朱雨田,就是后来创造过中国的经济奇迹、清正廉明的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曾伯祖父。

在当代,人们都知道澳门特首何厚铧及其事业上的成就,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曾祖父到父亲三代人行善积德的事迹。何厚铧生于名门望族,由于自小家教甚严,在他的身上,没有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习气。何厚铧的父亲何贤,号称“澳门王”,在澳门非常有影响力。何贤的祖父就是一位大善人,他年轻时就外出经商,经营得法,家境渐渐好了起来。这位老先生乐善好施,谁家没饭吃,他送粮;谁家无衣穿,他送钱。由于有颗乐善之心,在应塘一带,口碑极佳。因名声在外,闻讯与他做生意的人更多,他因此而生意兴隆。到他年老时,在生意上已很有成就。何家虽不能算富商巨贾,但在经济不甚发达的番禺,却堪称为殷实的小康人家。他去世后,乐善好施的做法仍然影响着子孙。何贤长大后,年轻时来到澳门创业,开拓了包括大丰银行在内的大批产业。何贤家族在澳门叱咤风云几十年,堪称澳门“第一家族”。而何贤做人处事的风格依然保持了祖辈的传统,就是一向保持“做人就是行善”的准则。何贤热心慈善事业,不仅出钱,而且出力,除维持镜湖医院的慈善活动外,还多次向同善堂捐助,以供施粥赠药之需。

1955年1月10日,青州木屋区大火,两千多人无家可归,澳门各界成立了“救济青州火灾灾民筹募委员会”,何贤成了会长。他带头捐了55间铁皮屋,又领着人们沿门劝募,不到一个月,就使灾民们有吃有住了。1962年夏,澳门政府决定将一批租给贫民的房屋拍卖,而房屋一旦卖掉,原来的居民就要流离失所。又是何贤,自己出钱把这些房子买了下来,让原来的居民继续居住。故乡番禺仍是最让他魂牵梦萦的地方,他经常回乡祭祖,也经常请家乡的干部到广州晤谈,了解乡亲们有什么困难,需要哪些帮助。他给岳溪的乡亲们捐三千元办信用社;捐五艘机帆船、三台卡车、两台拖拉机、一个水电站,发展农业生产;又捐一台电影放映机、一个医疗站、一个体育场,满足乡亲门娱乐健身的需要。他捐给番禺县的钱物就更多了,1962年1月19日,何贤捐赠汽车75辆,以及汽油、柴油、汽车零件等价值40万元物资,帮助发展县交通运输事业。1964年,岳溪乡遇到了天灾,何贤即向家乡捐赠了一批日本化肥。洛溪大桥边的《大桥碑记》中有这样的记载:“港澳知名人士霍英东、何添和已故的何贤先生为建设该桥捐资一千七百万元。”据了解,霍英东当时出资一千万港元,何贤、何添各出一百万港元,且均以物质兑换的形式来实现。今天的何厚铧家族在澳门富豪排行榜上不是第一位,但就其对澳门的影响而言,是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的。1999年5月15日,在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进行的行政长官选举中,何厚铧以高票当选。同年5月24日,获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颁发任命令,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行政长官,2004年9月被任命为澳门特区第二任行政长官。可见,上天给予那些真心实意行善积德者的子孙后代的爱护是多么的深厚。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64f18960101esb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