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引导:回到当下的经验

 

0526-4

佩玛•秋卓

摘自《当生命陷落时》

平日里如果没有时间静坐,最好的修行方法就是注意对事情的意见。静坐的技巧也包括注意自己的意念。那时我们只是纯然地意识到自己在思考,既不作评断,也不说那些念头是对是错。看见自己在思考,但是不对它怀抱希望或恐惧,不赞许,也不责怪:这就是在修炼不侵犯自己,也是在修炼智慧。可是真正静坐的时候,实际的情况往往不是这么理想的。有时候,静坐一小时即使只有那么几分之一在思考,我们还是会责怪或赞许自己。我们总认为这个意念好,那个意念不好。总之,除了替意念贴上“念”的标签之外,我们还有许多别的念头。但是,练习静坐一段时日之后,由于我们都是与自己独处,除了觉察自己的呼吸、注意自己的意念之外,不做其他的事,所以我们的心会越来越安静。这时我们会开始注意到更多的事情。其实不论我们是不是认为自己注意到更多的事情,我们都已经注意到了。

静坐的时候,我们心里会有很大的空间,所以不论冒出什么东西,我们都会看得愈来愈清晰而鲜明。我们会发现自己随时都在翻搅出一大堆的意念,但是其中又有一些空档。另外我们还会注意到自己对这一切所产生的态度。这时我们就开始调准到自己的惯性模式,看见自己的真相和自己的造作,看见自己如何以意见和观念来维系自我。没有打坐的时候,也可以像打坐时一样注意自己对事情的意见。不过事实上这些意见并不是真理,只是我们的意见罢了。我们背后还有许多情绪在支撑着这些意见。这些意见往往是充满着评断和批判,有时候则是在说某件事有多好、多美妙。不论是什么事,我们都有许多意见。然而意见只是意见罢了,不多也不少。我们可以注意这些意见,替它们贴上标签,如同我们称意念为“念”一般。透过这种简单的修炼,我们会开始认识无我这个概念。那些意见其实就是我们的自我,我们总认为那些意见是坚实的、真实的,而它们就是绝对真理。但是,我们只要开始怀疑自己的意见是否可靠,开始怀疑自己的意见是否就是绝对真理,即使只是怀疑那么一下子,都有可能发现无我。我们不必取消这些意见,也不必责怪自己有这些意见。我们要认清的是自己对自己说了什么,这些意见之中有多少是我们个人对真相的片面看法,而别人也许赞同、也许并不赞同这样的看法。我们可以放掉这些意见,回到当下的经验。

我们可以调回来看一看眼前那个人的脸,喝一口我们的咖啡,刷我们的牙,或是做任何事。只要我们能看清楚自己的意见只是意见,甚至能够放掉它们,返回到当下的经验,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全新的世界,并且有了新的眼睛和新的耳朵。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mp/appmsg/show?__biz=MjM5MjQxNzI4Mg==&appmsgid=200069913&itemidx=1&sign=cef17536f54765490da85583391932da&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uin=Mjk3NzAzMzIyMA%3D%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