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重要性


The Importance of Compassion

作者:彼得·纳维斯

by Pieter Navis

2013年7月22日

July 22, 2013

cibei

慈悲的重要性——但也别忘了智慧。

最近我再次进入到佛教徒的生活模式。读大学时我第一次接触佛教,但是除了一点认同感,我并未真正进入佛门。去年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的伤痛开始浮现,我不得不去面对它。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命中注定,在我人生最困难的阶段,我认识了一位叫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的英国僧人。

听着这位僧人富有激情、慈悲以及恰到好处的英式幽默的演讲,我找到了很久以来自己一直在寻求的答案。这让我认识到,无论在佛教或是其他任何智慧传统中,找到自己的路是最好不过的。我并不需要成为一个僧侣,方能学习教义;我也不用做得完美无缺,方能更有智慧或慈悲。这些道理其实再明显不过,可是不知为何这么多年来我却总是无法触及。这就是阿姜布拉姆的众多伟大“力量”之一。他了解人们的心理。我们需要让人们找回他们的价值感和自强动力,否则,他们就永远不能对自身的生活完全负责。

当我在生活中苦苦挣扎时,心灵深处的创伤渐渐浮现。我意识到是时候寻求帮助了,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应付。世界相互依赖,没有东西可以独立存在。我依靠别人就像别人也依靠我一样。当我伸出求助之手时,我为从别人那里所获得的帮助感到震惊。我从不敢奢望可以得到如此多的同情、关爱和帮助,但我确实得到了。它帮助我再次站起来,从自怜、自弃的沼泽中爬出,重塑自信和自尊。阿姜布拉姆帮助我重新找回了内心深处的力量和智慧。他想通过让我们逐渐恢复人的本性而变得更有人性。为了让我们历经苦难的心得到安抚和滋养。正如老子所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有趣的是,我并不只是从阿姜布拉姆那里学到这些。这么多年来我有过无数的老师,也得到过众多的教诲。我一直把一切都当成是自己的老师。因此我对这一路上帮助过我的人都充满感激——不管是阻碍我的人,还是帮我克服困难的人。我们会忘记那些曾经阻碍我们的人或事,尽管他们经常教给我们最宝贵的经验教训。常常是要经过许多年后,这些经验教训才展现出它们的意义。面对旧伤,过去的某件往事浮现脑海,开始我不知所措并感到震惊。我真的需要面对它吗?我真的有必要再次审视它吗?我原以为我已经克服了,但到最后才发现我只是把它藏起来放在幽深的心底深处而已。

几个月过去了,现在的每一天,我越来越能游刃有余地处理痛苦。这让我明白了遵守一些规范的重要性:我需要照顾自己的身心,我要对我的想法负责,所以为何不对它们慈悲一些呢?我可以假装我不存在于这个身体,然而接着我就会忽略了事情的真相。所以最好爱护好你的身体,用健康的食物来养护它,锻炼或者再做一些禅修——这些可以使心平静。然后我可以观察心和身的融合,从而更深入地观察万物背后的内在真相。

最基本的准则就是要善良和慈悲。善良和慈悲可以让你远离自私。自私就是自给自足,完全脱离任何事和人,但最终只能导致孤独,因为你没法分享快乐、慈悲和智慧。我们为什么会自私呢?是源自对我们本性的无知么?如果我们通过以善良和慈悲之心帮助他人来寻求答案,会发现这其实是在帮自己;那么接受这简单却强有力的真相是不是就行得通了呢?

以这种方式生活并不意味着你不能犯错。这种观点是另一种陷阱。在西方,我们是在害怕惩罚中被教育长大的。如果你犯错误,你会受到惩罚。但是这些惩罚对我们有任何好处么?或者这些惩罚只是让我们不再说出真相?如果这种对惩罚的害怕本身就是对说出真相最大的障碍呢?对我来说,关于事情真相最好的一个例证就是南非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1]。只有在不惧怕惩罚的时候,真相才能水落石出。

如果想了解更多阿姜布拉姆的教言,可以在网上看,那有很多视频。我贴上我今天看到的视频,这个视频包括了很多我写到的事情。我不太在乎是否是自己的原创,只是出于诚实。我确实深受他的开示激励和启发,因此才决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注释】:

1.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是南非为实现“在弄清过去事实真相的基础上促进全国团结与民族和解”的目标,于1995年11月29日,宣布成立的社会调解组织。

文章来源:

http://www.collective-evolution.com/2013/07/22/the-importance-of-compassion/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王筱艺

一校:祖蕾

二校:圆修、圆言

终审:释明权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