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鸡索命

0519-4

安徽无为州理发师梁家寿,非常嗜好田鸡(又名青蛙),经常烹食,所杀不可计数。

到了中年后,有一夜,梁家寿正熟睡间,忽见田鸡满床、草席、被褥、衣服、袖子、遍处都是。于是起身到灶炉生火,将席、被、衣服都放入锅内蒸煮,烦扰整夜,不能安睡。

次日,向邻居述说昨夜事,正谈论间,忽然紧张地说:“田鸡又在我身上某处了。”别人却看不见。顷刻又告诉别人说:“头发眉毛中,普遍都是田鸡。”于是自己将须发眉毛全部剃光,精神感受仍然如此。每天又命女婿用棒敲打其身,又将衣服放入臼中,令人捣打,整年纷扰不安,如此折磨了六年才死。

这段事迹是民国十一年梁家寿的邻居张中言所述说,这是他十几岁时,亲眼所见的事实。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YG/SY/2014-03-20/20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