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憎我 孝方贤

行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做个孝子,尤其是听到别人说:“某人真是个孝子”之时,心里感觉到幸福和感动,觉得做人终于得到了肯定。

但是,行孝是需要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具体地做到,才算是真正的孝顺。并不是光有孝心就行,尤其是遇到长辈与自己的因缘并不是太和乐的情况下,能行孝更是难得的贤孝儿孙。

0516-4

在这里我们想讲一个真实的现代家庭版行孝故事。

某高干家庭,夫妇二人共生育三个女儿。不知为什么,自打大女儿出生之后,母亲就非常不喜欢她。而对二女儿和小女儿,母亲非常喜爱疼爱,甚至到了溺爱的地步。

家务劳动,总是大女儿干。而有了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一定是二女儿和小女儿优先享用。大家可能想象不到,这样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大女儿一直以来都是穿着很粗劣的衣服,“优先享用”剩饭剩菜之类。

这些物质上面的“款待”并没有让厚道朴实的大女儿感觉不快,最令人伤心甚至是寒心的,乃是母亲对大女儿非打即骂,动辄说出污辱女儿人格的字眼,还有”你给我滚出去”的如面对仇人一般的愤怒之音。

在大女儿还年幼的时候,她不解世事的情况下,从一出生就接受了母亲的如此对待。当母亲打她、骂她的时候,她从来没想到逃跑或还嘴。她只是默默地听从母亲的命令,拼命干活,至于好饭好菜的滋味,偶尔品尝到的时候,那种喜悦都不敢表露出来。

大女儿逐渐长大了,出落成了方圆数十里都闻名的大美女,能干而且贤惠,尤其烧得一手好饭菜。

大女儿出嫁之时,她的陪嫁是非常简陋的,少得可怜。

而当二女儿和小女儿出嫁时,嫁妆丰富到令前来祝贺的亲友羡慕得眼红,啧啧不已。而且小女儿的陪嫁还有令人咂舌的部分——一套新房。母亲舍不得小女儿离开自己,哭到晕过去。

三女儿各自出嫁后,夫妻俩还是操不完的心。第一,是对大女儿女婿百般的不满意,动辄埋怨;第二,是对二女儿小女儿的婚后生活百般的不放心,经常去探望,送钱送物,生了孩子还帮着带大。

一转眼几十年时间过去,夫妻俩也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但身体还非常硬朗。母亲还能骑自行车,并挂着一个免费公交证整个城市转悠。

想到自己一生不满的大女儿,又想到自己一生牵挂疼爱的二女儿小女儿,母亲觉得自己晚年不能依靠大女儿,不能拖累二女儿小女儿。于是母亲对她们说:“我老了谁也不靠,就靠我自己。”

谁曾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某一年冬天,母亲开始感觉到自己浑身隐隐作痛,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居然愈来愈明显。而父亲也觉得自己的身体愈来愈胖,走路愈来愈费劲,甚至有时候只想坐着,不想挪动脚步。

当夫妻俩感觉身体不听使唤之时,决定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检查的结果大大出乎人的意料,母亲是骨癌晚期,父亲的身体发展前景是无法走路,今后的生活将会与床相伴直到离开人世。

要强的母亲此时再也没法要强了,把这事情告诉了三个女儿。

大女儿一听,立即和先生商量,自己提前办了退休,和先生女儿一起回娘家住,自己亲自照顾父母,先生继续工作,并另兼一份工作,多赚钱养家,并在适当时候提供经济支援。

二女儿和小女儿嫌照顾父母太麻烦,何况有大姐一力承当,心里暗乐。只在逢年过节时来探望一下父母。不过,她们俩还惦记着父母的房子,每来探望一次,心里就算计着父母百年之后,房子什么时候能到自己手上。二女儿把自己的房子卖了,买了一辆车,并送女儿出国一趟,全家住进了大女儿的房子。小女儿生了一个儿子,想让父母把这套房子给自己的儿子。

父亲和母亲的病势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重。一年之中,不是父亲住医院,就是母亲住医院。平时在家中,父亲和母亲的口味还不一样,从早餐到晚餐,顿顿都需要做两位老人各自喜欢吃的。大女儿每天的日子犹如打仗。从清早起床,自己急急忙忙洗漱之后,打扫卫生,就要伺候两老起床,穿衣,洗漱,父亲的大小便,整理床铺,换洗衣物、床单和尿垫。做早餐,伺候两老吃早餐,餐后收拾。然后到菜市场买菜,回来再看两老有哪些地方需要照顾,譬如给父亲擦痰,翻身,扶坐,给父亲讲笑话、唱歌等等。父亲两百斤左右的体重,让大女儿累到腰肌劳损,腰椎间盆突出。

母亲所幸不像父亲那样躺在床上,但浑身的疼痛也令她脾气更加的古怪和苛刻。虽然她再也不随口就骂大女儿了,可各种衣食住行方面的要求也是层出不穷。譬如她突然想吃某种食物了,大女儿就马上下楼去给她买。买回来吃的味道不是自己感觉的,就会责怪大女儿。而此时大女儿一句不高兴不耐烦的话都没有,会在下一次出门时到另外的地方去买回来,给母亲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时光荏苒,一转眼过去六七年。两位老人的生命也如风中之烛,随时都会离去。大女儿为了让父母来世往生善道,非常认真地学习佛法,并勤奋念佛、拜佛、诵经、放生,利用一切机会为父母积功累德。在母亲生命最后的几天,大女儿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白天照顾父母,晚上跪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七七四十九部。临终之前,老母亲的意志很清醒,当着众人的面说:“我这一生啊,是得了大女儿的济了。我看到三朵好大好大的莲花啦,好美好美。”老母亲往生之后,面带笑容,身体柔软。有经验的人说这是往生善道的瑞相。

老母亲往生后,老父亲的生命也进入倒计时。照顾老人的担子并没有减轻,反而愈来愈重了。缘故是老父亲开始一天二十四小时折腾,尤其到深夜更是活动量大。几乎每晚尿床三四次,就要换三四条床单。然后是痰,需要不停地擦。再就是老人家晚上就开始说各种奇怪内容的话,有时大哭大笑,有时大喊大叫。这期间,大女婿看着太太太辛苦劳累,也办理了退休来帮忙照顾岳父大人。只照顾了几天,逢人就说:“这些年她太不容易了。”

有一天晚上,大女儿正低头给老父亲整理床下的东西,老父亲由于已经有点糊涂了,并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只见他提起自己的尿壶,兜头就倒在大女儿的头上。大女儿不恼不怒,笑着说:“这叫醍醐(提壶)灌顶。”

老父亲临终前的那几天,是在医院度过的。临终之时,他居然完全清醒了,对守在一旁的医生护士和家人说:“我这些年过得很好,亏得我生了个孝女啊。”

大女儿在照顾父母期间,也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她有一次发烧几天,吐出大量血痰后,困扰多年的寒症居然神奇地好了,再也没有复发过。而且身体愈来愈好。等父母相继往生后,夫妻俩开始到各地旅游,在青藏高原也没有高原反应。

有很多人本能地有一种“觉得”:我愿意对你好,但前提是你必须对我好。如果我对你的好,你没有很好地及时反应,或者反应不合我的心意。那么我就不愿意对你好。如果真的要这样,可能最后的结果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这个世间就会变成一个处处是壁垒的冷漠世间。

古人云:“世间有两件事行不能等,一个是行孝,一个是行善。”在行孝方面,确实大部分父母和子女都是善缘,彼此亲情挚爱,点点滴滴都能契合,幸福感与欢悦感伴随终生。但也确实有一部分父母和子女,天生就不太和谐。但人心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有良知良能,只待感动和发掘。既然身为子女,仅仅父母的生育养育之恩,就昊天罔极,难以回报。又怎能斤斤计较父母的言语态度呢?诚愿我们能以古往今来的贤孝子孙为榜样,将孝行落到实处。则无论表面上多“恶劣”的父母,也会在孝子贤孙的孝行中,享受到人间真正的爱与温暖,而获得应有的幸福。而福报、理智与智慧的提升,则是孝子贤孙所获得的最好的回报。

 

文章来源:http://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37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