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药启动申遗 为世界仍在用的少数传统医学体系

人民日报海外版

0513-2

疾病的诊断(来自:《四部医典系列挂图全集》)

相传有一座药王城,四面环山,山上生长着各种治病的药物,香气四溢,城中住着的药师佛为息除404种病痛,化身为5位仙人,在天庭侍医、为诸神讲医。仙人讲授的内容后来流传到世间,经一位凡人医圣宇妥·元丹贡布整理后,成为藏医圣典——《四部医典》。

 如果不是《四部医典》,元丹贡布也许只是浩渺历史中的一位匆匆过客,但由“隆”、“赤巴”和“培根”组成的生命之树,高高托起了这位藏医祖师,也保留和传承了藏医学历史久远的丰富内涵。经后人逐步积累、完善,藏医药成为独具特色、具有完整理论体系和丰富临床实践经验的传统医学体系,成为中国目前最为完整、最有影响的民族医药之一。

申遗启动

近年来,被誉为“雪域奇葩”的藏医药事业,喜事不断。

2014年2月,记者从西藏自治区文化厅了解到,藏医药申报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工作已完成申报文本、视频的撰写及拍摄,并已正式上报文化部。

西藏自治区文化厅非遗处处长吉吉说,藏医药作为中国传统民族医药的典型代表,以其悠久的历史、完整的理论体系和特殊的药理效果备受世人关注与青睐,是藏族历史、文化、宗教、民俗等各学科的珍贵遗产。

吉吉介绍,2013年初,西藏开始着手藏医药“申遗”工作,并专门成立由文化厅、藏医院等多部门组成的工作领导小组。同时召集西藏、青海、四川等地的藏医药专家,成立了申报工作专家委员会。

与此同时,记者从西藏自治区藏医院了解到,自2013年初开展名老藏医经验和处方挖掘整理工作以来,西藏已收集经验处方10万条,名老藏医经典医案220例。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仲格嘉研究员向记者介绍,由该中心副总干事郑堆任课题负责人的中国藏学研究中心重点课题《藏医药藏汉大词典》,计划今年截稿。其最终的成果将覆盖几乎所有的古代权威医学专著典籍(其中包括大量散落在藏区寺庙、山村等边缘地区的珍贵的一手资料),拟收词条1.3万余条,涵盖藏医基础理论、藏医临床、藏药、藏医器械、藏族天文历算等多个方面。

历史悠久

“藏医学的特点,可用汉语中的‘精美绝伦’来概括。” 藏医专家尼玛次仁、曲桑、刀杰热旦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自豪地介绍藏医。

精,在于精确地将天文历算应用在藏医的诊断学、病理学、药物学中。美,在于它的大善、崇敬生命。在藏医学古代巨著《甘露精要八支秘诀续》(《四部医典》)中,将身体、诊断、治疗等内容的结构喻为菩提树的树根、树干、树枝、树叶、花朵和果实,将人的生理和病理、疾病的诊断、治疗,非常形象地画在菩提树上,不仅完美严谨地表述了藏医学体系,也寓意人体如菩提树一样生机盎然。绝,在于藏医学把人体构造和天体相对应。伦,就是行医伦理,是藏医学的魂。

青海省藏医院副院长端智博士介绍说,藏医学是目前全世界仍在使用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传统医学体系之一。据考证,四五千年前的史前时期,青藏高原的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卫生保健措施和医学观念。

18世纪以后,藏医学陆续有一些论著问世。《四部医典》是藏医学最主要的医典,而曼唐可以说是《四部医典》的图解版本。17世纪末,当时总理西藏地方政务的第司·桑杰嘉措,召集了全西藏有名的医药学家和画师,整合前人绘制的图谱,并结合其他医学典籍,补充数幅穴位图,最终绘制成79幅成套曼唐,成为藏医药学理论和实践发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据现任西藏藏医药研究院藏医药文献研究所所长的次旦久美介绍,79套曼唐问世后,曾多次被复制。即便如此,现存的曼唐数目仍然很少。在2012年以前,西藏共有294幅曼唐,仅能配齐两套完整的曼唐。次旦久美也一直在主持曼唐的复制工作,以确保这一医学瑰宝能更好地流传给后人。

现存的成套曼唐,除了79幅正图外,另附一幅历代名医图,作为第80幅。

名医辈出

在跨越古今的藏医发展进程中,涌现出了无数巨匠。但要说藏医药事业发展最迅速的时期,当属中国改革开放的这30多年。

藏医药大师、天文历算学家强巴赤列,德高望重、学识渊博,有许多光环和荣誉围绕着他。但在拉萨,找他却一点都不难。无论是内地来的普通群众,还是当地农牧民,只要到西藏自治区藏医院门诊部大院,就可以不经任何手续见到强巴赤列。

半个多世纪间,强巴赤列潜心研究藏医药和天文历算学科理论。其中,他翻阅大量资料,证明《四部医典》的作者为公元8世纪西藏的一代名医玉妥·云登贡布,把藏医学理论形成与发展的历史向前推进了800年。同时,他还主持编写了《四部医典彩色挂图全集》(藏汉、藏英版),为书中4700多张照片作了文字说明,共计25万多字。该图被誉为国内藏医界第一部教学彩色挂图。他首次对藏医胚胎学的历史及其对胚胎学的贡献作了详细的研究,使得藏医对胚胎发育过程的研究早于国外学者。

在甘肃省夏河县,50岁的藏医贡保扎西数十年来一直牢记“行医只为救人不为赚钱”的师训,带领甘南藏区首所藏医院坚守对“社会效益至上”的追求。贡保扎西的老师是拉卜楞寺著名僧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旦巴坚措,也是甘南州首位藏医主任医师,于1996年圆寂。

贡保扎西说,旦巴坚措老师对藏药的质量要求非常严格,绝不允许用替代品生产藏药,“老师坚持原材料找不到就不能做,否则就是对病人不负责。”

快速走向世界

 近年来,在藏医药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藏医药文化交流活跃,藏医药正在引起国际医学界的关注。除了每年都有各类国际藏医学大会外,众多外国专家、学者到西藏考察藏医学,还有一些国家的留学生前来学习藏医药。美国、意大利、日本、印度、泰国等国相继成立了藏医药学研究机构,学习和借鉴藏医药特有的治疗理念和方法。

青海大学藏医学院副教授贡却坚赞介绍,自2007年起,青海大学藏医学院开始与美国象雄国际学院等海外高校建立医学教育合作关系。“目前已经有来自美国、俄罗斯、西班牙等多个国家的数十名留学生获得青海大学藏医学院的结业证书,” 贡却坚赞说,“除了派送留学生到中国学习藏医知识外,海外高校也会邀请我们的教师过去授课交流。”

贡却坚赞说,藏医药国际市场的前景看好。藏医讲求身心合一,对身体问题和心理问题相辅相成治理,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人欢迎。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