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仪轨不能臆测

0511-3

举一反三的重要

过去,笔者常于某道场主持共修,采用噶陀Kunzang Namgyal祖师编辑的《三身寂忿》仪轨。祖师于伏藏正文以外,加进了一些对次第的说明,例如“近前行者:加持、皈依、发心,与教令、结界、表示门,降福、加持供物八。”“正行观修三摩地:真如定及遍显定,因定、生起殿尊四。”“后行次第修二资,座上座间行事二:(座上)请、住、礼、赞、供五者……其次座间行事者:献食、荟供、酬、剩余,盟约、地母、结行七。”1

每次共修,笔者都向法友强调,密乘所有广详仪轨的次第均大同小异,文句虽然不同,意义却相通,一理通即百理明。了解一份长轨的每个步骤,以后看到任何仪轨亦能马上掌握修持方法,无须逐个仪轨请求上师教授(个别法门的不共窍诀除外)。一位上师毕生接受数千个灌顶,根本不可能逐个仪轨学习,他们也是以密法的总体原则应用到不同仪轨的──密法具有严密的理论与实践体系,当然有其共通的原则,不可能千差万别。至于中轨或短轨,则是省略了长轨中的次要部份。若真正通达修持次第,便会知道哪些步骤可以省略、哪些不可以。不丹佛教界流传这样的名言:“不知仪轨广中略,彼为下等修行人。”

 

如理类推 切勿臆测

 学习佛法乃至任何知识或技术,举一反三都十分重要。然而,类推必须建基于正确的知识及逻辑推理上。可惜,现今许多信众甚至学者、僧人,没有先装备足够的佛学知识,便以个人“常识”猜测出一些理论或行法。事实上,不少问题都是事实性或知识性的,并不需要“推论”出来;应该从经典中寻找确实的根据,而非自己想当然地套用别无关系的事物来开发新的解释。

这次本栏主要就仪轨举例:例如藏传佛教有财尊“水供”的修法,即以水灌沐财尊。 2不少汉人弟子套用汉传佛教的浴佛观念,以为不能于财尊头上洒水……

 

浴佛与财尊水供

根据《成就法总集‧吉祥住害修持略轨》,财尊水供的缘起,乃当年恶魔引起山崩,财尊为佛陀档住掉下来的大石,导致额头受伤,佛陀遂让弟子洒水于财尊头上,息除其肿胀。因此,《成就法总集》等等的财尊仪轨均明言“由瓶倒水至宝藏主之顶上……”。(有些仪轨则写向面部或口部供水。)

话说回来,汉传佛教中浴佛应否往太子像头上灌水,也有不同说法。浴佛是仿效佛陀诞生时,诸天向其献浴的懿行。《佛所行赞》云:“(太子出生)应时虚空中,净水双流下,一温一清凉,灌顶令身乐。”可知当时的确有灌水到佛陀头顶。《佛说浴像功德经》也说:“(浴佛时)复以净水,于上淋洗其浴像者……初于像上,下水之时(‘下’为动词,即‘倒下’),应诵以偈……”就文句而言,从太子像上方注水,由头部开始的可能性甚大。

据讲,主张浴佛不浴头部者,乃为表示敬佛。恐怕这纯属臆测,并无经典依据。再者,“沐浴洁体”仅仅洗身却不洗头,到底是恭敬还是失敬?

 

灌顶时的金刚绳和食物

 灌顶法会末段,信众排队至上师座前接受法器加持,有时喇嘛会派发护身结(藏语Sung Dü,汉人俗称“金刚绳”)和一些食物,坊间有传弟子必须马上配戴及进食……

相信这误会源于大灌顶(Wang Chen)的前行部份,仪轨规定上师必须分发护身结予弟子配戴,避免魔障。然而,较常举行的中灌顶(Wang Dring)、食子灌顶(Tor Wang)、随许(Je Nang)、长寿灌顶(Tshe Wang)等,仪轨均无此要求。3

大灌顶时护身结必须在前行阶段派发,而且明文要求戴在上臂;其他类型的灌顶,纯粹因上师欲利益弟子而派发,一般都在法会尾声较方便的时候分发,但并非必需,故不是每个灌顶都有派发。这种护身结,并无特定配戴部位的要求,也可以送给别人结缘。

至于食物,长寿灌顶中以长寿丸作为灌顶物(Wang Dze),通常是甘露丸,否则可能以糖果、巧克力代替,弟子接过后必须食用,才算圆满受灌。除了长寿灌顶,某些灌顶也包含透过食用食子(即多玛Torma,有时可能用其他食物代替)以受取成就的部份,但这情况不算多。多数灌顶后分发的食物只是坛城供品,并非灌顶的一部份,无须强制立刻食用。具信心服食固然有加持,但不吃也无过失。

简单来说,若灌顶正行期间上师高举某食物念诵及指示弟子观想,那食物即是灌顶物而非普通供品。不过,这样分辨对于某些弟子仍不容易,干脆接到甚么食物都吃即可,最重要是别“恐吓”法友不吃会有障碍。

 

法器摩顶不是正式灌顶

 某些随许灌顶,正行念诵及观想后便告圆满,没有法器摩顶的环节,更没有分派护身结和食物,误解必须配戴和进食者无须惊慌,理由如上文所述;然而,以为法器摩顶就是正式灌顶的人则应该警惕了!

或许因为仪式名为“灌顶”,很多人误会上师把法器放在自己头上、倒水给我们喝(按:食物不一定与灌顶有关,但宝瓶水与颅器内的甘露肯定是灌顶的一部份,必须喝下去)就是灌顶。

其实,灌顶正行是弟子跟随上师指示作观想的时候。许多灌顶仪轨都写道,作如何如何的观想,就获得身、语的灌顶;思维甚么甚么,便得到意的灌顶(同时上师也要作观想和念诵)。虽然间中也有某些灌顶只写着把法器交付弟子,但现实中很难齐集各种灌顶的不同法器,通常以绘有该法器的小图(Cakli)代表。弟子仍不可碰一下图片就了事,还须观想该图为真正的法器,思维我获得此法器即接受了甚么灌顶、清净了哪方面的业障、获得何种加持与授权、植下将来甚么成就的种子。本来,接受或触碰法器,应该与上师观诵同时进行,但由于受灌人数通常很多,故一般都会把法器的环节安排在最后,而弟子应该在上师高举法器念诵时即如理观想。

有时,因为缺乏藏语翻译,上师无法解释观想;有时,上师公开灌顶,只当作结缘或加持,又或觉得一般在家众无法进行复杂的观想,故意省略观想细节。纵使有上师声称只要具足信心,法器碰头亦能获得灌顶,但恐怕是对普罗大众的权宜说法;另有上师指出,仅仅触碰法器而不作观想,可能没有得灌。何况,某些随许灌顶或“念诵口传”(De Lung,类似身和语随许的简略灌顶,并非纯粹口传),没有使用法器作为灌顶物。正行期间,上师指示弟子观想,即完成整个过程,其后并无实物触碰弟子。

无论如何,密法是要我们对治“庸常相执”、建立清净观,并非纯粹依靠外力加持。每次灌顶,都是把自己凡庸的身语意,转化为本尊身语意的奇妙过程。用心投入,方可发生力用,培养正善的习气。4

 

本文作者为香港能仁书院客座助理教授,香港多个藏传佛教道场之译者、干事、顾问等。

 


1 见Kunzang Namgyal编《法界光明金刚藏之三身寂忿仪轨‧犹如车乘津梁之日常实修集要》。以上所引非仪轨正文,仅为祖师所撰纲目,具体意义不宜公开解说,聊作示例之用。

2 财尊乃佛菩萨示现夜叉身相的出世间护法。梵名Jambhala,古代汉文佛经译作“宝藏神”。宋‧法天译有《佛说宝藏神大明曼拏罗仪轨经》、《佛说圣宝藏神仪轨经》。今人多称“财神”,唯佛教不崇拜鬼神,称其为“神”恐与世间天神(天人,尚在轮回中的天界众生)混为一谈,故此改称财尊(财富本尊)。

3 有关灌顶的作用及不同种类,可参拙文〈灌顶与三昧耶戒(一)〉。

4 密法修持的本质,见拙文〈密宗到底在修甚么?〉。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9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