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就是一师、一法、一本尊

 

0510-6

白玉秋竹仁波切

佛法须要契机契理、对症下药,对不同的众生要一对一的开导,没有说五个人都是同样一个根器,可以用同样的方法一起改。比如徒弟到了这个境界需要修理他;到了那个境界,必须鼓励他;如果他骄傲起来,就又修理一下;他变得没什么自信时,再鼓励一下。我们都是这样子上来的。难道师父要一路鼓励下去,最后弟子爬到师父头上来?但如果一路修理的话,徒弟又离师父很远,师父就变成过街老鼠一样,让大家讨厌。

每位师父教导方法不一

到处听闻容易产生冲突

学佛不要这边听一点、那边听一点,不要这样!要听的话,就要放下一切。想要来听我的课,要考虑清楚。最起码的要求是五年内,不准听其他上师的课,也不准看其它的书。为什么呢?我不是说别人不好,我觉得你没这个资格听!我口沫横飞讲了半天,都听不懂的人,又到处去听,能听得懂吗?我才不相信!

你们到处听就听乱了。因为每位师父对弟子都有不一样的教导方法,其中虽没有任何冲突。但对一位初学者来讲,内心会产生冲突喔!一位师父说:“这个可以。”另一位师父说:“不可以!”那到底听谁的?听不完嘛!所以密宗就是一师、一法、一 本尊。对我来讲,我对徒弟负责任,也有个规定,就是你们不要到处听,听了没有用!你们不遵守这个规定,也可以,随便你。但是以后就不要来怨我!不要跟我说:“师父!我修得不好!”或是“我没有学会,我好像看门的。”如果遵从我的规定做的话,有什么事我会负责,否则我不负责的!在听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可以了,我绝对会“放牛吃草”,让你可以到处去参访,这是我对你们的教育。

学佛多培养对师父的信心

听课不要缺席应酬也要到

不管你跟哪位师父学,你只要选择跟其他上师学,那就放下这边的一切,安安静静地跟他学。因为他教的跟我教的方法不一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个性,虽然是同一个师父传下来,但师父的精神,传到我这里的时候,加上我的习惯、个性,味道就变成不一样了。虽然目的是一样,但是手法绝对不一样。比如有些师父的刀法是这样砍,有些师父是那样砍,有些轻一点,有些重一点,手法不一样,这是没办法的。但是砍下去一样都砍得很好。现在你还没有学好这个手法,又去听那个手法,这样到处听听听,最后砍不下去,你不是倒霉了吗?

我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师父,但最起码你们的习惯跟生活都要跟师父相似。我身上有的是佛法,我想给,不是不给,但是你们不懂得如何拿。我就很清楚地告诉你们了,要多培养对师父的信心,这是基本的。所以师父的课不缺席,师父的应酬也要到,两个都要到!其中漏了一个,就不如法。

口诀最后告诉你才会珍惜

生活上须要一一折磨调教

我有这个法,我也愿意教你们,但也不是说今天全部讲给你们。先给师父一点点时间,最后给你,你才会懂得珍惜,听懂了吗?不给我一点时间,就传给你,也没有用啊!最后的口诀我都告诉你,传给你:“一切诸法性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你也是佛。”对你有用吗?怎么样?没感觉吧?当然没感觉!口诀最后也就这样讲而已,没什么其它的。所以须要折磨,折磨就是生活上一个个调教。

我觉得有些弟子的做法很好笑。他们跟我翻脸后,跑去寺院向菩萨忏悔。但你得罪的不是菩萨,而是师父,不是吗?你得罪了师父,跟金刚萨埵说:“我忏悔!”这是什么道理?不是很好笑吗?有人说:“师父,我没有来。”“为什么?”“我没钱。” 师父什么时候跟你开口要钱?或是说:“师父,最近我修得不好,所以我在家里。”修得不好才要跟师父粘紧一点,修得好师父就要赶你走了嘛!上面这些都是你们徒弟常常干的事。不要干这种事啊!不会又修得不好,那就要跟着师父,粘紧一点。师父负责让你学会、让你清楚,学得好就靠自己嘛!

师父领进门要花很长的时间

不是皈依剪发、改名包红包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是徒弟把这句话解读得乱七八糟,认为“今天师父剪个头发、给个法名,这样就是师父引进门,可以回家修了。”那可千错万错呢!“师父领进门”虽然是一句话就带过去,实际上这段要花最长的时间。玛尔巴领密勒日巴进门,要等多久?汉族弟子以为包个红包,皈依一下,隔天听几堂课,那就是“喔~我在师父门下,我回家修。”汉人不都是这样搞的吗?“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话是这样解释吗?是这样执行的吗?这样是对还是错?

“师父领进门”,密勒日巴被领进门的时间多久?大家都读过传记。七、八年嘛!七、八年内是不是每天跟玛尔巴在一起?玛尔巴早上看到他,中午看到他,晚上看到他,有时候玛尔巴睡觉睡到一半睡不着,不爽就起来踹他的门,又毒打一顿,不是吗? 密勒日巴莫名其妙,为什么被打?不知道!传记不就是这样写的吗?这叫“师父领进门”。对我来讲,我运气不好,师父过世得早,但一直到师父涅槃为止,我觉得师父还是在帮我,领我进门。我指的师父领进门是这样的,不是说今天办个皈依、剪个头发,就“喔~师父领进门了”。师父引进门的标准、规定不是徒弟来订的, 是师父订的。师父说:“喔~从今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一些祖师们被师父赶啊,不想走也不行,所以一直到师父赶你走为止,这个叫“师父领进门”。

今晚死了心里仍有个准备叫修行

《堪布雅嘎传记》中喇嘛隆多丹比尼玛说:“从今天开始就离开我。”堪布雅嘎哭得半死,不是吗?他说:“我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我也知道你的修行,可以自己作主了,你去佐千寺读读佛学院。”他说:“不要!我不要读佛学院,我要跟你。” 师父说:“不可以,一定要出去。”最后喇嘛隆多说:“你今天不出去就是违背师命。”这种叫做师父领进门的规定。古时候就是这样订的。

现在汉人的解读都是自己订的,高兴去找师父就找师父,不高兴找就不找。这样结果所学会的都是乱七八糟嘛!打个比方:今天晚上我断气死了,你们每个徒弟心里都有个底吗?有学会什么吗?遇到生、老、病、死,怎么办?遇到世界末日,你想怎么样?只是喊着师父而已,喊着师父能做什么吗?没有办法嘛!今天晚上秋竹死了,我自己心里仍然有个准备、有个谱,能修到这样叫做修行。

文章来源:http://www.duozhiqin.com/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