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抉择

0509-3

赵涛

“我撞鸟了,我要调整跳伞。”“迫降行的话,我把起落架收起来。”“我把起落架收起来,迫降!”

16秒内的这三句话,是兰州空军某部飞行员李剑英留给世间的最后声音。从请示跳伞到壮烈牺牲,短短16秒成了李剑英最悲壮的生命航程。训练途中突遇鸽群,机鸟相撞,发动机熄火,情况万分危急:是选择跳伞,任飞机冲向人口稠密的村庄,还是为了数千群众的平安而冒着生命危险驾机迫降?李剑英毅然选择了后者。他仅存的一点遗骸还保持着最后一刻操纵拉杆的驾机动作。

在价值追求多元化、炒作横行的当下,公众对主流价值的怀疑与不信任,使感动越来越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人们甚至会对镜头之下的模范、英雄有一种自然的警惕和本能的质疑。但李剑英的这三句飞行员和塔台的最后通话却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危难关头的抉择,来自忠诚,来自无私,来自英雄的勇气。当时机上有800多升航油、100多枚航弹,一旦失控坠落,无异于给周围密集的村庄和几千群众投下重磅炸弹。16秒之前,李剑英还是位普通的飞行员。可放弃了3次跳伞求生的机会后,飞机爆炸解体的浓烟里,英雄永生。

还有一位平民英雄,走的时候没留下一句话。客车在下山途中突然刹车失灵,面对一车38名乘客的生命安全,司机拼命将客车蹭向了靠近自己身体一侧的山崖,驾驶座被挤得面目全非,那个位置上的他当场死亡。他叫骆少兵,西藏喜马拉雅汽车公司47岁的老司机……

危难时刻,他们共同的品质是忘我,一瞬间的生死抉择诠释了大爱。鲜花和赞美,在天国的英雄已不可知,而那种壮烈,却足以让世人常掬一缕心香,让日月山河缅怀。

文章来源:http://www.85nian.net/archives/29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