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养殖业

0509-2

我老家是农村的,我只是讲讲我所知道的养殖业的故事。

一、从来不睡觉的鸡

村中的一个邻居,一直在养鸡,他们家的鸡都是48天就能长大卖钱了。

我总觉得鸡是一种非常可怜的动物,它们的一生要经历很多次的生死关头。

第一次生死关头:到设定的时间,还没有出生的小鸡崽儿,就会被批发给卖毛鸡蛋的人了。

小时候,经常有邻居让老母鸡抱窝生小鸡,每次主人都会等到最后一只小鸡出生,老母鸡离开抱窝的地方,带着一堆的小鸡去觅食了,整个孵小鸡的过程才结束。

我们做为准妈妈,去医院生小宝宝的时候,不管多晚,医生们都会等着我们,和我们一起迎接小宝贝的出生。

但是现在大规模饲养的鸡,就没有这种待遇了,只要时间一到,还没出生的小鸡,就只能变成街边售卖的毛鸡蛋了。

如果有人剥夺我们出生的权利,我们会怎么想?

第二次生死关头:大家都喜欢买小母鸡,不喜欢买小公鸡,所以公鸡的需求量很少。那已经出生的小公鸡咋办呢?被直接扔到粉碎机里,变成骨粉给小母鸡吃。所以,鸡会得各式各样奇怪的病!

如果有人因为性别就剥夺我们出生的权利,我们会怎么想?

鸡的痛苦远远没有结束,为了让幸存下来的鸡不打架,饲养员会用电烙铁把鸡的喙给电掉一块,所以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一些鸡嘴都是少一块的。我总觉得鸡少一块嘴,那还不得一边吃一边漏啊,那吃东西得多费劲啊!

如果有人把我们的嘴电掉一块儿,我们会怎么想?

除了电掉一块儿鸡嘴,饲养员还会把鸡的冠子给剪掉,把鸡爪子给掰掉一个,通过这三种途径,可以有效地防止鸡打架。但是我想在剪冠子和掰鸡爪子的时候,鸡一定会很疼的。现在饲养员在意的是成活率、产蛋率,而不是鸡会不会疼!

如果有人把我们的手掰掉一个手指,我们会怎么想?

为了节约空间,鸡舍都是一层一层的铁笼子,从此鸡一辈子就生活在几根铁棍铸成的拥挤狭小的笼子里,永远也踏不到实地了。而且上面的鸡拉的屎,是直接从铁棍的空隙中掉下来的,有些鸡身上经常会有上层掉下的屎。

如果有人天天在我们身上拉屎,我们会怎么想?!

养鸡的邻居,每天一到快天黑的时候,就去把鸡舍里的灯打开。因为只要有光亮,鸡就会一直吃食,就能一直长肉,所以在鸡的生命中,是没有睡觉这件事情的。

如果有人天天不让我们睡觉,我们会怎么想?

为了不让鸡生病,养鸡的邻居,经常要给鸡打很多针、要喂很多药。但是鸡的抗病能力依然很弱,经常是一死就是一批。

如果有人天天给我们打针吃药,我们会怎么想?

短短的48天,很快就到了,在激素刺激下的鸡,已经全部达到标准的体重了,就会有固定的人来收购了。活鸡和死鸡都有人来收购,只不过是价钱高低罢了。

如果有人把天天给我们吃激素,我们会怎么想?

如果有人把我们的生命就设定会48天,我们会怎么想?

被收购的鸡,很快就被宰杀→烹饪→销售→运输→购买,然后出现在各家各户的餐桌上。

小时候,养一年的老母鸡,需要大半天才能炖熟,咬的时候,还很费劲。

现在,养48天的鸡,几分钟,十几分钟就可以炖熟,连骨头都可以很轻松地咬碎!

我们不能保证下辈子还有机会做人,如果万一变成了鸡,您愿意怎样度过这一辈子的48天呢?也许那时候,科技更进步了,都不再需要48天,也许是40天,也许是30天!

另外说一句题外话,这个养鸡的邻居在四十多岁时,就得癌症去世了。去世前,遭受了很多很多的痛苦。让村里的人唏嘘不已!我当时还没学佛,不懂因果报应,现在懂了,她也死了。

二、每天狂睡的猪

我们家住在村子的第一排,不到10米就是一个养猪的邻居家。

小时候,妈妈用大半年的时候,把一个健康、能吃的小猪仔养到300斤,全村就会很轰动。一到猪出栏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来家里围观,并纷纷赞叹我妈妈能干!

而现在,邻居小方家养的猪, 4~5个月就能很轻易地达到五六百斤。

有一天,闲着没事,我带心契师兄去看小方家养的猪,发现他们家猪正在睡觉。一问才知道,他们每天都给猪吃安眠药,猪能不老睡觉吗?猪要是老活动,这可咋长份量啊!

小时候,妈妈带我赶集,买肉的时候,都会跟摊主说,我不要肥膘,因为那时候的肥膘有3~4指厚。但是即使再嘱咐,也会带块或大或小的肥膘。没办法,妈妈只能回家后,把肥膘放到干净的锅里,炼出油来(忏悔啊)。

我已经很多年都没吃过妈妈炼的猪油了,因为现在的猪,连皮带膘也就只有1指厚,那是吃瘦肉精吃的。

我以前最拿手的菜是酱猪肘子,每次做好拿到单位,都被大家狂抢(忏悔啊)。有一段时间,我时不时就会做一次酱肘子,拿到单位去给大家吃。后来过了好久,我都不拿酱肘子了,大家就很奇怪为什么?我说自从经历过一次焯水之后,我以后再也不做了。

那天是个周末,我把从家乐福买的猪肘子,请道化帮我处理好后,放在锅里焯水。没一会儿,满屋子就开始弥漫一股子强烈的猪屎味儿。我很奇怪,我煮的是肘子,咋会发出这种恶臭呢?低头一看,更让我大吃一惊,煮肘子的水,竟然变成绿色的了!

我心疼花了那么多钱买的肘子,就把肘子捞出来,把水倒了,并且把锅清洗干净,重新放水煮。没想到,没过一会儿,又是满屋子的猪屎味儿。实在是熏得我受不了了,我就让道化把肘子给扔到垃圾筒了。

赶紧给妈妈打电话,问这是咋回事?妈妈说,很有可能我买的是种猪,所以水才会变成绿色。

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脑袋疼,那个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从此,我再也不做酱肘子了!

餐馆、食堂的泔水,很多都被养猪的收走了,替代猪饲料给猪吃。

支持素食,希望有更多的人吃素!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e76501830101cpb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