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大花轿》 如今的《觉悟者》

0504-5-1

2008年7月,火风又从藏地雪山闭关回来。当天晚上见到他时,还见到了几件让人不得不顶礼膜拜的宝物。

在青海藏区高原的一个山洞里,拉松杰已经闭关了几十年。他每天都要在一块宽不到50公分,长不到2米的木板上磕长头,木板下方的踩踏处几乎已经被双脚磨穿了,两侧双手滑出去时留下了两道深深的凹痕,而这已经是他换过的第三块这样的木板了。拉松杰将这块板送给了火风,他说:“我在这块板子上磕了230万个长头了。”

0504-5-2

吉和贤,89岁,已闭关50多年,其中无杂念闭关达30多年。这位大德发愿要为天下众生、为世界和平而终生闭关。告别时吉和贤将自己念了五十多年的佛珠送给了火风。

0504-5-3

嘉洋卓玛,62岁,50岁出家,闭关12年,已磕长头120万个,闭斋216天,念四皈依和宗喀巴大师赞40万遍,念金刚萨埵百字明和曼扎罗10万遍,念绿度母赞10万遍,念普贤菩萨行愿3600遍,六字真言1亿遍。她从手腕上摘下自己那串加持了无数遍经文的念珠,送给了火风。


 

火风自述:

我今天能够拿出来展的这些人,每个人都很打动我,每个人都有很多故事,都有不同的故事。像加让活佛,那张照片,他一手指的那个,其实他是盲的,他的眼睛是双目失明的,看不到。他一直都是在山里边,就是自己修行,今年92了。那是我2008年拍的,他跟我讲“我是为了众生来的”,因为他是活佛,“我是为众生来的,我就要为众生做一些事情,通过我的精神,哪怕感染一个人,我也没有白来这个世上”,他又说:“你见的人多,你出去见到那些小活佛们,你就说是我说的,活佛是为了众生而来的,不是为了某一个大老板车接车送而来的,所以说你要为众生而念经,不是为了有钱人念经。”

房子里边有佛像叫庙,没有佛像叫房子,得这么解释,有佛像的,这些佛像是什么?大家是迷信地对待他,有求必应,所以很多人,我敢说现在有80%的人进到寺庙是把菩萨当成财神来拜的,对象都搞错了,为什么后来叫《觉悟者》,其实学佛主要学的是觉悟,不是学的迷信。一生当中学佛,我现在才搞懂,就学三个字“觉、正、净”,觉悟的觉,正确的正,干净的净。“觉”怎么讲?觉而不迷,有觉悟不能迷信;正而不邪,净而不染,其实学佛的一生当中就是这个,这个背后才是贪嗔痴。一个道理,其实刚才我跟你讲,这整个启发点是从我师父那儿来的,闭关70年,太了不起了,肯定就他一个人,没有第二个人像他这样的,不会。

 

火风接受无忌专访

 0504-5-4

色影无忌:你这组《觉悟者》从什么时候开始拍的?

火风:我开始定下来拍这个题材应该是从2002年。

色影无忌:花了几年?

火风:八年多。

色影无忌:当初是怎么想做这个的呢?

火风:本身我是学习藏传佛教的,当时我第一次见到我师父的时候,就是在那拉寺,西藏的那拉寺,它是在海拔5100米的山上,那里终年积雪。我是在那儿跟我师父一起闭关修行,当时我问了师父一下,我说:“你在这儿几年了?”师父说:“我7岁就在这儿。”当时吓我一跳,因为我认识师父的时候他是77岁,也就是说一直在雪山上闭关70年。我说:“你没有下去过吗?”他说:“好像是1952年。”就是五十年代的时候把他给抓到监狱里边,他进了监狱,给他判了20年,在监狱里他还是在闭关,等于是换了地方闭关。等于这都是连带的,加起来就是70年,吓了我一跳。

 

0504-5-5

嘉洋大师,7岁出家,文革期间入狱两年多,是多位活佛的经师。现年78岁。

 

色影无忌:这70年就一直在闭关?

火风:没有,当中有20年是给他判刑了,判刑了就是在监狱里呆着,他说:“那也是在闭关,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我就挺惊讶的,因为在我从小长这么大所接触的人群当中,肯定没有这样的,我们周围很少有能接触到这样的人,所以我就很惊讶。我就问他:“你这时间太长了,应该在所有闭关修行里边,你是时间最长的吧?”他说:“没有,有很多比我长,我听说还有九十多年的。”我说:“闭这么长时间干吗呢?”他说:“为了世界和平,为了天下众生而闭关。”当时我听这句话像是开玩笑一样,但是我就觉得师父既然说还有比他时间长的,我说:“我要找到这帮人。”首先这个意志太厉害了,这个意志是世人没有办法能够理解和相信的,然后我就决定去找这些人。因为师父跟我说:“弘扬佛法不光是给人念经,你是名人,你能够接触到很多人,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弘扬佛法,你要以身作则,你自己首先要学好。”

我当时觉得这个角度挺好,把这些高僧大德,把这个世人所不知的群体展现给大家,这也是我弘法的一种手段。所以我才下了决心找到他们,因为我找这些人会比很多人方便,我就是在这个群体里边。我也在闭关,我问其中的一个,什么地方还有这样的高僧大德,他们互相都知道的。而且这个挺有意思,找到一个,比如找到你了,再问,你知道哪儿还有吗?他说:“我知道那个山上还有。”

色影无忌:他们之间有联系?

火风:互相都知道,因为也有当地的藏民把他们当成活神仙一样供养他们,时不时地给送一点柴火,送一点米,送一点香火之类的东西。

色影无忌:然后你就一个一个地去找?

火风:对,每次都是我闭关的时候,出关以后就开始找这些人。开始是没有目的地去找,漫无边际地去找,到后来找来找去,自己就熟能生巧了。我给自己有一个规划,就是不能一会儿西藏,一会儿青海,一会儿康藏了,这样能把人拖垮了。我就集中一个劲,我先来青海,所以我现在展出的这些基本上是青海篇,青海篇差不多完成了,就差一个玉树,玉树今年地震的时候,没有办法。我本来今年是要去的,我一听说地震就赶紧赶到玉树去了,我去救灾,不是去拍照去了,我的相机当时都没带,就拎了一个小摄像机,就把我救灾的物资,一共是六十多吨,将近31万的物资,两大卡车,拉过去,去送给他们。

《觉悟者》这一篇里边就差一个玉树,所以说我不想在这个动荡的时候,在这个灾难的时候,再去打扰他们,这样不好。青海基本上差不多就告一段落了。

色影无忌:你是要把这几个地方做全?

火风:对,接下来我找时间拍康藏,最难拍的是整个西藏那边的,后藏,因为那是最艰苦的了,一直到阿里,拉萨周围有“参巴”,闭关的藏语叫“参巴”,参军的参。拉萨附近不是太多,因为他们都不是在山里边,基本上很多都是在寺庙里边。在寺庙里边就不是非常方便,因为他们也不希望我们来打扰他们。有很多在寺庙里闭关都是闭黑关,那是非常严谨的,任何人都不能打扰的,没有光的,门是封死的。

色影无忌:怎么吃饭?

火风:很神奇,有很多。像我的影展里,有个叫华乾的那个老人,华乾就是长头发,像老太太一样,其实他不是老太太,九十多了,他是老头,他闭关85年,他中间有4000个斋,闭一个斋是两天,光喝水,不吃饭,不吃东西,就是4000个斋,就是8000天,你算一下8000天多少年。

色影无忌:20多年。

火风:他们很厉害。

色影无忌:你目前拍的闭关时间最长的是谁?

火风:就是华乾。

0504-5-6

华乾,87岁,7岁出家,13岁闭关至今,已闭斋4000余天。当火风问“为什么闭关”时,大德的回答与吉和贤说的一字不差:“为世界和平、为天下众生。”这位瑜伽士的头发已达四米多长,告别时他打开盘在头顶的长发,从中挑出一缕,剪下后送给火风:“这是与生俱来的,跟我的生命一样。”

……

火风含着眼泪讲述了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故事……我在想,末法的时代却还有如此修行的高僧大德,他们身上所传导出的温暖和慈悲、信念和恩德、智慧和高贵,足以开启世人的生命。而火风能够有幸拜见到这么多位伟大的喇嘛,我愿意相信那必是得到了上师们的加持力。

苦修者的洞禅

被七色莲花布满

苦修者的心田

将人间疾苦尝遍

一颗修慈悲的心啊

永世不被尘埃沾染

唵嘛呢叭咪吽的愿力啊

能将时空踏穿

那慈悲的愿力啊

修出最有力量的心

那力量啊

任何时空都无法阻挡

火风的摄影始于80年代。那时也正是他开始在乐坛上走红的时候,所以他的演艺生涯显得比他的摄影更广为人知。而事实上,他从未间断过摄影。早期他主要拍摄风景,后渐渐地转为关注人文,直至2002年开始,他完全投入了《觉悟者》系列的拍摄。这个选题的拍摄,不仅要踏破铁鞋,在茫茫藏区高原寻觅那些隐居于山川之间的高僧大德,同时,由于闭关室空间的狭小和光线的恶劣,再加上对每一位闭关者的拜会时间通常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如果没有过硬的摄影技术,是根本无法完成拍摄的。

火风自己也是一位修行者。每年他都要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去藏地闭关。亲身的体验,以及众多大德们的加持,无疑丰满和增长了火风的生命,并让他把心安住在了他自己心中的庙里。今天他与这些伟大的修行者们一起,透过他们的影像,为我们开示了那道无上佛法的不二之门,让我们领略与探讨有关生命的真意与尊严。

如是因。如是果。

文章来源:http://rufodao.qq.com/a/20140217/0120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