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侣

丘彦明

在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年会上,我认识了一对来自美国的夫妇。

0525-1

那天,在柏林一家中餐厅用餐,这对夫妻刚好坐在我身旁。妻子笑着为丈夫斟茶:“来,我敬你。”丈夫欢欢喜喜碰杯饮茶,然后很自然地帮妻子夹肉选菜,恩爱极了。

忽然,那位妻子笑眯眯地向我伸手,问:“可以握个手吗?”我受宠若惊。间隔不到两分钟她再次伸手:“可以握个手吗?”

我疑惑地望向她的丈夫。他平静温和,带着歉意说:“对不起,她是个失智症患者。”我心中一惊,因为看神情她完全是个风度美好的女子。

在那4天时间里,不论任何时候,丈夫都自在地牵着妻子的手,领她观赏风景,为她拍照,带她上洗手间。有些地方丈夫不便陪同,便央求女性同行者协助。由于要搭乘长途巴士及配合团体行动,不能自由行动,所以细心的丈夫会为妻子准备纸尿片,但每日仍会尿湿两三条长裤。晚上回旅馆后,丈夫都会把这些弄脏的衣裤洗干净,拧干后用毛巾吸水,再拿吹风机吹干,然后晾起来。

那妻子原本事业成功,经常在电视节目上分析金融投资形势。可是3年前,她的账目突然连续出错;应邀演讲,她说着说着就会不知所云;两个住在外地的儿子打电话来,母亲讲两句话便自行挂断,不再耐心倾听……医生诊断她的大脑部分钙化,得了失智症。

她忘记了过往的一切,失去了判断力。和她说事情,10秒钟后她就会忘记,但她却能清晰地记得丈夫的名字。她能走路,却没有方向感,一出门便会迷路。警察送回3次后建议丈夫反锁家门,以防她再度走失。出门旅行时丈夫必须紧紧牵住她的手,即便如此麻烦,丈夫仍决定带她去旅行,因为换一个环境,能刺激她脑波的运动,减缓病情恶化的速度。

不到60岁便罹患失智症,医生无法判定原因,丈夫认为可能是金融风暴带来的压力造成的。他不忍心把妻子送进疗养院,于是放弃了自己的事业,专心照顾她。

他说:“她是我大学的学妹,我们恋爱结婚,然后出国打拼。她为我生了两个孩子,都教育得很好。我们在一起整整40年,现在她能依靠的只有我。”

得了失智症的妻子不会生气,总是笑嘻嘻的,很快乐,完全没有负面情绪。病后善良本性流露,算不幸中的大幸。

我们谈话时,那位妻子就那么静静地坐着,深情地望着丈夫。问她:“说谁?”笑道:“讲我。”“讲什么?”她不再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笑。

临别时,她又伸出手来:“可以握个手吗?”然后说,“来我家玩,我先生人很好,会请你吃饭。”望着手牵手逐渐走远的夫妻,我失神呆立,恍惚中手被握住,我丈夫轻声道:“走吧!”我牢牢抓住他的手,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文章来源:http://www.85nian.net/archives/35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