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

0505

编译:班超

二十年前,为了谋生,我曾经开过一段时间的出租车。我上的是夜班,许多素不相识的乘客上了车,坐在我的后面,开始给我讲述他们的生活。有些人的生活令我吃惊,有些人的生活令我肃然起敬,有些人的生活令我欢笑、流泪,但最感动我的,是在8月的一个夜晚乘车的一位老奶奶。

 那晚,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从小镇一个安静区域的一幢砖制四层公寓打来的。这让我以为,我要去接的是一个参加派对的人,或者要到工厂上早班的工人。

 当我到达那里时,除了一楼的窗户单独亮着一盏灯外,楼里漆黑一片。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司机会按一两下喇叭,等一小会儿,然后开走。凌晨2:30,对于司机来说,一个黑暗的建筑物有太多坏的可能。

 但我见过很多贫穷之人,他们把出租车作为唯一的交通工具。除非嗅到真实的危险气息,我总是走到门口去找一找乘客。也许有乘客需要我的帮助呢,我总是这么想。而且,我不是想做一个热心的好司机吗?

 因此,我走到门前,敲响了门。

 “等一下。”一个虚弱、苍老的声音传出来。接着,我听到在地板上拖什么东西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门开了。一个80多岁的瘦小老人站在我的面前。她穿着印花裙、戴着一顶有面纱的筒状女帽,就像你在服装店或者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电影中看到的那种装束。在她身旁,是一个小尼龙手提箱,我刚刚听到的就是她在地板上拖动提箱的声音。

 房子看上去像多年没有人住的样子,所有的家具上面都罩着床单,墙上没有时钟和任何装饰物,厨房里没有餐具,在角落里,摆着一个装满照片和玻璃器具的纸盒箱。

 “你能帮我把包放到车上去吗?”她说,“我想单独呆一会儿。然后,你能回来帮助我吗?我不是很有力气。”

 我把提箱放到车上,回来搀扶老人。她挽着我的手臂,我们慢慢朝车走去。她不停地感谢我的好意。

 “没什么。”我告诉她,“我只是想以我母亲希望获得的服务方式来对待我的乘客。”

 “哦,你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啊!”她说。她的称赞和感谢几乎令人尴尬。当我们坐进车里后,她递给我一个地址,问道:“你能从市中心穿过吗?”

 “那样就绕路了。”我回答。

 “哦,没关系。”她说,“我不着急,我马上要去的地方是临终关怀医院。”

 我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她的眼睛闪闪发光。“我没有任何家人了。”她继续说道,“医生说我应该去那里。他说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轻轻地伸出手,关掉了计价表。“你想要我走哪条路线?”我问。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们穿过了整个城市。她指给我看她曾经做过电梯操作员的大楼、她与丈夫刚结婚时居住的社区。她叫我把车开到一个家具商店的门前,她说那里过去是一个舞厅,当她是年轻女孩时在里面跳过舞。有时,她会叫我在一个特别的大楼或者街角处开慢一点儿,然后她不再说一句话,只是出神地凝视黑夜。

 当第一道曙光透出地平线时,她突然说,“我累了,现在我们走吧。”

 我们默默地向她交给我的地址驶去。那是一幢低矮的楼房,就像一个小疗养院,门廊下有一条车道。当我们停车时,有两个护理员马上走了出来。没有等我下车,他们便打开车门,把老人搀扶了下去。他们殷勤又热心,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们一定在等她,也许在我们离开她家前,她就给他们打了电话。

 我打开后备箱,取出小提箱,送到门口。此时老人已经坐到了轮椅上。

 “我该付你多少钱?”她问,把手伸进她的钱包取钱。

 “不必了。”我说。

 “你得谋生呀。”她说。

 “还有其他乘客呢。”我回答。

 未加任何思索,我弯下腰给了她一个拥抱。她紧紧地抱住我。“你给了一位老人一段开心的时刻。”她说,“谢谢你。”

 没有再说什么。我又用力握了握她的手,然后走进了淡淡的晨光中。在我身后,我听到门关上了,那是一个人的人生之门关闭的声音。

 那天,没有搭载任何其他乘客,我漫无目的地开着车,陷入沉思。整整一天,我几乎说不出话来。如果这位老人碰到一位态度冷漠的司机,不答应她的要求会怎样?如果我拒绝了这次出车或者按一按喇叭就开走,又会怎样?如果我心情不好,拒绝与老人交谈呢?

 我们总是习惯地认为,生活中最重要的时刻是那些辉煌璀璨的大时刻——获得成功与荣誉,抓住了改变生活的机会,遇到赏识自己的人,等等,但其实还有一些被人们视之为微不足道的时刻,它们同样分外美丽,且能让灵魂如花朵绽放般舒展。当老奶奶感谢我给了她一段开心的时刻时,我知道我做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8ca220101iqo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