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性的贪

0504-1

小西

上次说贪,编辑来电邮,问可否“再讲一下贪的不同种类和层次,特别是细暗难察的?贪的因果与对治?”就种类而言,正如上次所粗略提及,我大体将贪区分为二:一、最显眼或戏剧化的贪,例如“贪污”、“中饱私囊”、“贪财”、“贪名”、“贪权”;二、较细暗难察的贪,例如上次提及不少人在工作上拖延最后期限的陋习背后的贪。

说得再清楚一点,第一种贪的特点在于,对象为社会上大部份人所公认,谚语“没有谁是不贪钱的”可作佐证。而且,像金钱、权力这些大部份所贪恋的事物,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东西,沾染半点,也让人万劫不复。在这里,关键在于人们面对这些为大多数世人所欲事物之态度,与谚语“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刚好相反,贪财者之所以为贪财者,是因为他对金钱的欲望并无节制,欲望失控,自然也取之无道,不择手段,为所欲为,损人以利己。当“贪财”、“贪名”与“贪权”发展至极端,则利先于义,甚至先于法,踩界违法,便以“贪污”、“中饱私囊”等更戏剧化的形式呈现。

至于那些较细暗难察的贪,因为贪恋的对象不一定为世俗所欲,或反过来以天使的面孔示人,跟一般人心目中有关贪的负面形象不大搭配,跟第一类的贪相比,自然更为隐性。由于这一类贪不易为常人所察,且渗透至人们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它的杀伤力更厉害,也更难对治。

例如,无论在个人或社会层面,人们会贪恋“正义”。且慢,“正义”不是总是好的吗?贪恋“正义”为什么会成为问题?正如金钱、权力、名声本身不一定坏,只有当我们“贪恋”金钱、权力与名声的时候,才出现问题;当我们贪恋“正义”的自我形象,认为自己总是对的,甚至为了达至人间义境,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则真正的人间义境,或许只会更远。历史证明,过去不少以“正义”为大旗的极权政权,都有一种“好心做坏事”的特点,只是他们所做的坏事,规模更大,杀伤力更强。而由于“出师有名”,贪恋“正义”者可能比其他贪恋世俗事物者更刚愎自用,加上“正义”往往以社会行动形式呈现,业力果报,在害己之余,很多时候更遗害万民。

美好的自我形象,让人们自我感觉良好,常人贪恋,也委实无可厚非。关键是这份可善可恶的贪,能否转化为人们向善的动力,在正念的鉴照下,如其所如。不过,说到底,贪本身并不足恃,没有提炼,生命只是一头盲目的野猪,就算心怀善意,到底奔向天堂还是地狱,尚未可知。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6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