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佛舍利的故事

美国纽约 圆胜

 

佛舍利(或称舍利子、舍利)是释迦牟尼佛圆寂荼毗后留下的遗骨和珠状宝石样生成物。《菩萨处胎经》云:“佛灭度后,有舍利八槲四斗。”后分3份,“一分奉诸天,一分与龙神,一分分八国。”后来统一印度的阿育王又将舍利分藏于八万四千佛塔内,分布到南瞻部洲各地。根据典籍记载,中国有佛舍利塔共19处。

因佛舍利是佛教的圣物而倍受尊崇。佛教徒信仰舍利所在即如法身所在。《金光明经》卷四〈舍身品〉云:“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大智度论》卷五十九谓:“供养佛舍利,乃至如芥子许,其福报无边。”

关于佛舍利之灵验事迹,古来即有流传,而且由于至诚心而感得佛舍利的记载亦屡有所见。依《高僧传》卷一〈康僧会传〉所述:“吴主孙权原不信佛教,尝召康僧会问佛教灵验之事,僧会乃请期三七日,感得舍利,五色光炎照耀,孙权令力士以砧击之,砧俱陷而舍利无损,孙权乃大为叹服。”

——以上内容编辑摘录于网络

以前自己就听过、读过一些舍利的故事,知道人们在得到舍利后,如果发心清净、福德兼备、因缘具足,那么舍利子会自然生长;反之,舍利子则会消失。在道友中,也隐隐听到过有人供奉的舍利子“跑了”,有人的舍利子“长了”、“多了”。

对我而言,能够礼拜舍利已属罕有的幸事,拥有佛舍利则是不敢企及的奢望。

但是,在去年一个非常吉祥的日子里,我居然幸运地得到了一份来自四川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化生佛血舍利!舍利非常小,珠状,是透明的,每颗的直径大多小于1毫米 ,有浅红、淡粉、透绿、明紫、微黄、天蓝和无色等各种颜色(附我得到的舍利子的照片)。

 

y140429-2

 

请到的时候,打开看了看,因为光线不强,好像不是很多,听带来的那位师兄说大概有二三十粒的样子。等拿到家认真一数,居然有62粒以上!因为自己经历过甘露丸增长的奇事,所以怀疑舍利子是不是自己增长了?后来问过那位师兄,他说分舍利时没有计数,所以无法确定,因此我也没有再特别注意这件事。

 

y140429-3

 

拿到后,我就想:这么殊胜难得的宝物,如果仅是自己持有,实在是太可惜了,自己一定要分享给有缘的道友,并且要让自己的亲朋好友们也能拜见,借此增长福报,种下解脱的种子。于是决定趁自己回国休假的机会把舍利子带回国,让更多人瞻仰。

其实,很多事情是非常讲究福德和机缘的。因为众生的业力,自己这种不看对象、不待时机的蛮干不仅不妥、不仅会有人不理解和不领情,也必定会招致违缘。我曾经数次设想:会不会这六十余颗舍利子带回国去,最后一粒也拿不回来?

临回国的头一天,我还考虑过要不要留下一颗,最后还是决定全部带回。我想:如果可以为几个有缘人种下这个福田,我自己没有舍利了也值得。

这次回国的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星期。我星期天到的北京,没有来得及展示。

星期一,第一次让几位亲戚拜舍利,因为空间小,所以没有要求他们叩拜,只要求他们行礼。但是就在当晚,供奉的舍利塔歪倒了!

当时,舍利塔被哈达裹着放在舍利塔盒子内,盒子又用胶条封了一下,立在供台上。不曾想胶条开了,盒盖被舍利塔压开,因为舍利塔不是密闭的,所以塔顶留在了盒内,塔身却歪出盒子,很多舍利子滚了出来。

因为舍利子非常小,找寻起来十分困难,所以尽管我认真寻找,还是没有找回多少。当时估计,舍利丢失了约一半!

让我费解的是:和舍利子共同放置的4枝藏红花,每枚长一二厘米,棕黑色,居然也仅剩1枚,其它3枚竟然也不知去向。

星期二,和北京菩提学会的一组道友共修、拜见佛舍利。之后细数,舍利还有二十余颗。

星期三,在供奉舍利给一位大德并分享给两位道友后,我新的密封舍利塔中应该剩下8粒舍利。但是,当我晚上拿出塔时,发现在密封的塔里只剩2颗舍利了。再加上旧塔中留下的2颗非常微小的舍利子,共剩4颗。也就是说,3天里约45颗舍利子已经丢失或者凭空消失了!

星期四,没敢再拿出来展示。

星期五,参加北京菩提学会另一组道友的《心经》研讨和共修。当我忐忑地查看那个新塔时,发现2颗舍利还在,暗中长舒了一口气。所以,又一组菩提学会的学员和朋友们有缘参拜了舍利。

因为星期日就要返美,所以星期六我已经没有什么顾虑,只希望把剩下的舍利尽量给大家展示结缘。上午,自己带一些亲戚拜见那个密封新塔中的2颗舍利;下午,带着自己的家人礼拜最后剩下的4颗(加上旧塔的2小颗)。

就在我们行完礼后近前细看舍利的时候,我堂妹发现密封塔里的舍利不是2颗,而是3颗、4颗!后来又多出了几颗!

受刚才发现的鼓舞,我再一次仔细寻找,在供台上又发现了5颗舍利!

在我试图把旧塔中的2颗小舍利倒在纸上向新塔转移的时候,忽然发现那2颗很微小的舍利变大了,而且每颗都即将分成3颗!但是在我从纸上一点点往新塔中挪时,那2颗(或者说6颗)舍利忽然飘起来,清清楚楚地在眼前跑掉了。我后来仔细查看台面,只找回了1颗,而且不再是要分成3颗的样子了。

这时候,家人在新旧两个舍利塔中不断发现有新舍利出现。我也在携带舍利回国的小塔里发现了一颗不小的舍利(那之前已经检查过多次,确认没有留下任何舍利),但是在移舍利入新塔时,那颗舍利也突然消失了!

新生舍利的两次消失,让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午饭所吃荤物引起的口气所致,于是赶快躲开了。但是非常遗憾,后来在旧塔中新生的好几颗舍利最后还是不见了。

尽管如此,我和在场的11位家人无一不被亲眼目睹的现象震撼了,无一不感叹佛法的不可思议!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因此而坚定信心,迈入解脱之路!

我最后带回美国的舍利,是13颗。

尽管此行损失了半数以上的舍利,但因为有了这样一番经历,我不仅没有丝毫的遗憾和失落,反而充满了愉悦和感恩。能让那么多的亲朋和道友结上如此殊胜的法缘,夫复何求!

 

y140429-4

 

回去之前询问过一些朋友,问他们有没有兴趣拜见舍利,但是许多人都没有反应。回国之后,也有少数亲戚与舍利擦肩而过。我由衷地希望,下次可不要错过这异常珍贵的机会了!

总觉得我的舍利的故事刚刚开了个头,会不会还有下面的故事呢?不知道,希望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吧。

(对那些有怀疑的朋友们,我声明:以上所述没有编造,全部是事实。)